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警察員佐級協會得直 上訴庭禁公眾查選民名冊 人權監察憂選舉欠監督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上周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質疑選舉管理委員會披露選民登記冊違憲,並要求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選管會向公眾及候選人披露選民登記冊資料,惟遭高院拒絕。協會提出上訴,昨日獲高院上訴庭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選管會以任何可聯繫選民姓名及住址的方式(包括選民登記冊)提供資料予公眾查閱,直至挑戰選民登記冊違憲的司法覆核有結果為止,期間容許區議會選舉中已獲確認提名的候選人查閱選民登記冊。高院今早就司法覆核申請作指示聆訊。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質疑,上訴庭的禁制令削弱公眾對選舉的監察,尤其是無競爭或偽競爭的選區,欠缺公眾及競爭對手的監督。他不認同一刀切限制學術、新聞等其他專業界別查閱選民登記冊。羅沃啟憂慮裁決打開缺口,選民資料日後或受更多限制。

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將於11月24日舉行,選舉事務處本於9月25日發布選民登記冊,供公眾查閱。不過,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昨日獲高院上訴庭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選管會以任何可聯繫選民姓名及住址的方式(包括選民登記冊)提供資料予公眾查閱。美聯社圖片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民登記)(立法會地方選區)(區議會選區)規例》,選舉事務處要為選舉準備正式選民登記冊,並開放予公眾查閱,裡面載有可聯繫選民姓名及住址的資料。上訴庭裁決書提到,選舉事務處於9月25日,已為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發布選民登記冊。截至10月16日,選舉事務處已向6個主要政黨及26個人提供選民登記冊資料,並有超過30次公眾查閱。

高院上訴庭署理首席法官潘兆初及副庭長林文瀚在裁決書指出,網上及社交媒體等有大量個人資料洩漏及網絡欺凌,超過2,000名警員及家屬,包括幼童,遭到「起底」。警員及家屬之間瀰漫著對家庭尤其是幼童的安全感到不安及恐襲。他們對這類「起底」行為持續非法侵犯他們的私隱。法官考慮到「起底」對於受害者的潛在嚴重後果,認同應考慮批出臨時禁制令。

兩名法官認為,申請方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代表超過2.5萬名會員(約佔整體警隊人數的85%)的利益,今次申請是避免警員受到持續大規模及惡意的「起底」行為所侵害。證據顯示,針對警員及其家屬的「起底」令人震驚,受害者的個人資料被公開,廣泛流傳於社交平台,當中帶有侮辱性、粗俗內容或粗言穢語,沙及騷擾、恐嚇、嚴重的人身安全威脅,甚至死亡,部分是針對幼童。

法官表示,若大家仍以香港作為一個文明、有法治的社會為傲,則不應容忍「起底」行為。但不幸地,在當前的社會動盪中,香港有部份人傾向以這些醜惡的做法,作為傷害個人及目標群體的武器。「起底」造成廣泛的傷害,遠遠超出了受害者本身,危及到整個社會。很多個人及目標群體被嚇至保持沉默,或公開坦誠表達意見受到壓抑,對社會造成寒蟬效應。

法官提到,鑑於香港目前的情況,不少公眾似乎認同「起底」作為對付警察的武器,向公眾提供選民登記冊大大增加了選民資料被濫用的風險,而且網上訊息傳播難以監察,資料被濫用的風險明顯高於限制披露的風險。

為平衡維護區議會選舉廉潔的公眾利益,法官表示,對於批出臨時禁制令持非常謹慎的態度。法官指出,個別選民希望查閱選民登記冊的唯一原因是要確保他們已正式登記,但他們可以經網上查核有關資料,不必親身查閱選民登記。另一原因就是查核他人的資料,法官認為,禁制令只限制公眾查閱並列的選民姓名及住址,但姓名及住址可以單獨分開查閱,故認為禁制令的安排並不顯著影響整個選舉的公開性。對於候選人、其政黨及支持者,基於明顯的原因,應該會是首批警惕地監督選舉過程的人士,如果他們發現任何選舉舞弊行為,必定會提出,引起選舉當局注意。因此,即使普通市民在短時間內不能查閱選民登記冊,上訴庭並不認為區議會選舉會受到重大損害。

高院今早就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挑戰選民登記冊違憲的司法覆核作指示聆訊。資料圖片

人權監察不認同一刀切禁查選民登記冊 憂裁決打開缺口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回應裁決指,公開選民登記冊助揭示很多問題,例如種票。羅沃啟質疑,在臨時禁制令之下,如果有選區沒有競爭、候選人自動當選,便沒有對手查核、監察。即使選區有多於一名候選人,該些候選人都可能是互相掩護,而非實際競爭對手,不一定存在互相監督。他提到,功能組別的選民資料,過去經公眾查核,披露個別人士的家庭掌握大量公司票,顯示到權力分布如何不對等,對於公眾具有很大意義,但如今即使功能組別與警員的關係較少,也同樣被禁止查閱。

羅沃啟指,公開選民登記冊是為保障選舉公開透明,法庭不予公眾查閱,卻為何不容許學術、新聞等其他專業界別查閱?他認為警隊似乎得到「特別照顧」,香港就如「警察國家」。

羅沃啟形容,裁決如同打開一道「floodgate」(防水閘),難以預計選民登記冊日後會受到什麼其他限制。他提到,有被捕者同樣擔心警方洩露資料或起底。雖然警方已掌握被捕者的個人資料,但被捕者亦可能會擔心家人的資料被警方查閱、「起底」,他反問,一般市民是否可以用擔心自己及家人被「起底」而入稟要求限制其他人查閱選民登記冊,又例如有人因曾經坐監、欠債,有被「起底」的憂慮,法庭是否應該受理、該如何劃線?羅沃啟形容法庭的劃線「任意」,今次先例一開,往後的情況難以預測。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