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練乙錚:五大訴求,國際仲裁 


持續將近五個月的反送中運動,遠在日本教書的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思考了很多。人們如今想知道:運動有何出路?練乙錚建議,香港民間團體可以將五大訴求,帶到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仲裁結果對香港有利的話,將是一個很重要成果。練乙錚續說:「香港政府更加可以藉仲裁作為下台階,在國際上取回一些公信力。」練認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至關重要,中共不會想香港變成一個只是紅色資本掌控「紅水滾紅魚」的地方,否則會有很大損失。

練乙錚又分析,警隊近月作風暴露了當中有人唔聽話,而中共最忌就是有人不服從,相信運動之後,警隊會被大執位。

反送中運動史無前例,練乙錚認為,香港民間可將五大訴求提上海牙法庭仲裁。眾新聞製圖

練乙錚回港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分享他的想法:「香港民間組織可以將五大訴求,拿去做國際仲裁。海牙常設仲裁法院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會處理國與國之間的主權仲裁、法人(例如公司)與國家/政府之間的商業仲裁、人權仲裁。菲律賓2016年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出處理南海主權爭議,中國雖是仲裁庭成員,但不肯參與,結果菲律賓直接要求裁決,仲裁庭裁定菲律賓得直,但中國不承認。」中菲兩國就南海仲裁的爭議,至今仍未解決。

「如果將五大訴求拿去國際仲裁,仲裁結果對香港有利的話,那會是很重要的成果,即使特區政府不參與。」但可以預料中國會有很大反彈,「仲裁不牽涉國家主權,是香港人權事務,有關警察行兇、一國兩制的民主發展,同主權沒瓜葛。」

「我其實覺得,特區政府可以藉著仲裁,借勢取得下台階,恢復外商來港投資的信心。如果政府想回到以前、獲得外資信任,無可避免要大幅退讓。」即特區政府說到底要回應五大訴求?「是,或者斬件接受,如某一項唔做的話(如真普選),後果就要看國際反應。但訴求即使在香港內部能夠啟動,例如獨立調查,要做到外國也信任卻有困難。擺上國際做仲裁就唔同,如果特區政府明智,這樣做可減少香港內部矛盾,否則香港人持續抗爭,政府還要損失幾多威信?」

香港人今次運動,以爭取國際關注為重點。美聯社

要恢復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塊肥肉。練乙錚說:「大陸官場各個派系,都有人在香港搞私募基金多年,那是通往國際的資本,唔同派系在香港都有利益,唔想亂。」

「如果話,外資和港資撤退,可以用紅色資本、國有企業來補位,這樣對中國其實不是好事。所謂一國兩制的初心,是保持香港的國際商貿、金融中心地位,這是香港對中國的最大價值。要用紅色資本來補位的話,只能『紅水滾紅魚』,如果香港失去國際地位,對中國來講就沒有作用,但正正今次運動引發了這個效果。」

「紅色資本也不想去到『紅水滾紅魚』這個局面,走資即代表香港風險高,紅色資本好似阿里巴巴、騰訊等或會問:點解要將我哋放在高風險的地方?如果話國企無得揀,硬接旨來港,卻只會令香港人更加抗拒,日後『被裝修』就更加普遍,下一波抗爭再來時,紅色資本就是矛頭。」

至於香港的老牌商家,練乙錚留意到,他們今次不像2014年佔中時高調撐政府警察。「中共甚至想將政治矛盾罪名轉給資產階級,將地產商說成是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元兇(指李嘉誠發表「網開一面」論後被批)。這會令本地資本家產生很大的疑問:跟你中共合作多年、助你改革開放,忽然被說成是罪人,政治矛盾轉嫁到我們商家身上,即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死到臨頭搵我們做擋箭牌。事實上過去十年八年,炒高地皮好多都是紅色資本,但你而家忽然話我哋衰,香港資產階級都會好唔順,識諗就走頭。但正如我所說,外商、港商走資對大陸不會是一件好事。」他預計,如中共不變,本地與紅色資本矛盾將會加劇。

「今次商界沒有像佔中那時高調發聲,是因為他們明白眼前亂局是政府一手搞出來的,早在送中條例一出,商界就已經反對。」

練乙錚指,中共若加大紅色資本控制香港的力度,只會引發更多矛盾,對中共利益也沒有好處。圖為工銀亞洲被激進示威者縱火破壞。EyePress照片

至於香港人關注的警暴問題,練乙錚分析:「林鄭搞到警察治港、警察惡晒,非常不智。中共現在縱容你,但平亂之後就過橋抽板,唔聽指揮的人就會被抽起,鬧過張建宗的有可能被踢走,唔係話你做得唔啱,而係暴露了你唔聽話。中共要的是絕對服從政治領導,最介意係有人唔聽話,這是中國傳統智慧,所謂『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共產黨九成管治智慧是來自中國傳統。」

林鄭又如何?「我估她做不完5年,遲早要走的話,不如早走。今次個運動辣著全球,林鄭在共產黨入面係好大罪,如果有人要砌低林鄭的話,她的罪名可以好大。當然,罪名有一半是共產黨人搞出來的。」

回想送中條例,林鄭可是始作俑者?練乙錚覺得一半半,「有聽過一個說法,送中是某位二線AO度出來的橋,林鄭覺得好正以為得米。但大陸也有誘因想做,希望搞一樣可以反制類似孟晚舟的個案,想有途徑整蠱番美國。對大陸來講,送中條例可能原意係咁。」

林鄭月娥的第三份施政報告要在禮賓府錄影發表。這份報告也極可能是她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政府新聞處照片

「但大陸和香港都錯估了民意,以為一地兩檢、DQ等贏咗,等於香港人投降,仲大條道理講乜嘢修例是為堵塞漏洞,完全沒想過香港人咁大反應,結果俾特朗普、蔡英文有武器在手。」

「今次再換特首,代表回歸之後四個特首都失敗,這證明中共對港政策一日不變,一國兩制都不會行得通。四個人都是香港精英,有經驗、學識、地位,都係你英明領袖揀的,但四個都唔掂,代表一國兩制行唔通。所以我話,要保持一國兩制就要改變態度,要大徹大悟,其中一個做法就是我剛才說的:五大訴求,國際仲裁。」

練乙錚在2016年提出過「瑞士模式港獨 」,他至今仍認為,這對中國、西方、香港三方都有利,「但中國要有足夠智慧,才明白當中的竅妙。要明白一國兩制行不通,四個你揀出來的都唔掂,你以後仲點搞,下次再爆就更加大鑊。」

練乙錚說,沒想到香港人的大爆發會這麼早出現,「以為將近2047才會來」。他曾分析本土派青年在傘運後保持士氣,抑鬱的是泛民和評論人,如今應驗。EyePress照片

「今次運動出現的質變,是年輕人追求民主的意識有強烈分離主義,包括自決和獨立。中老年人受影響,不再視分離主義為異端,而且對勇武抗爭也有包容,只因大家明白係政府衰先,年輕人反抗很合理。」

「運動平復之後,大家不會再像傘運時覺得輸了。民間的確有損失:坐監、失業、盲眼;但政府損失的,卻是大部分人的民心。今次香港人與體制的對立,比2014年深好多。下次不知什麼原因再爆發的話,可能更加厲害。不要忘記, 1997至2047只是過渡期,真正回歸是2047,青年最切身關注。」

不少人都擔心,運動過後,中共會透過改變人口政策、以白色恐怖來進一步控制香港。練乙錚說:「你換大陸人來,好,下次爆得更厲害啦;公務員換晒自己友,政權愈係你嘅人,跟社會對立就愈清晰,無晒緩衝;國際大財團、NBA都被你搞,原本只係波牛的美國佬都醒水啦,心諗:唔通連我哋都要跪低,咪反你大陸囉,特朗普睇通晒用來做連任籌碼。」

五個月來,練乙錚感受最深,是香港人的特性:

平時話港豬、港女,但香港人死到臨頭,會個個醒晒,多年來都係咁,愈嚴重的問題,就愈醒得透,時窮節乃見。香港人這特性,一代傳一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