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二:訴求與回應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一:性質與目的

第四,兩次社會事件中對立的雙方及其訴求

在67暴動中,對立的雙方由始至終是左派與港英政府的對決,而由於香港市民支持港英政府,遂導致左派也針對對無辜市民,造成左派對市民的矛盾。在2019抗議事件中,最初是香港市民對抗林鄭政府,但由於林鄭企圖以警察暴力來解決她個人一手造成的政治問題,遂導致抗議活動亦變成市民與警察之間的矛盾。後來更由於中共支持林鄭,導致矛盾再擴大為香港市民與中共之間的矛盾。

在67暴動中,北京最早(5月12日)提出四大訴求,即:
1. 立即停止血腥鎮壓行動
2. 釋放所有被捕者
3. 懲辦兇手
4. 賠償道歉
(以上見廖承志1967年5月12日向周恩來提交的《關於香港愛港同胞反迫害鬥爭的初步意見》,載余汝信《香港:1967》頁120-121。5月16日在香港成立的“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提出四項訴求,基本上以此為準)
5. 立即接受香港中國工人和居民的全部正當要求,保證不再發生同樣事件。
6. 捍衛香港愛國同胞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權利。
(以上第5條是外交部5月15日發表外交部聲明時新加上去的,第6條則是5月18日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付主任謝富治在10萬人集會中加上去)。

在2019反送中運動中,市民最初提出五大訴求,後來發展到六大訴求,即:
1. 撤回《逃犯修訂條例》
2. 廢除「暴動」定性
3. 釋放被捕人士
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5. 林鄭下台(後來改為舉行雙普選)
(以上五大訴求中第一項經過三個多月的較量後終於迫使林鄭同意撤回,而其中第5項訴求則從原先林鄭下台轉化為舉行雙普選)
6. 解散/重組警隊
(以上第六項訴求是在警方暴力嚴重升級以及警隊中出現耐人尋味的事項後群眾提出的新訴求)。但是最多人喊的口號仍然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第五,兩次社會事件中兩個政府的回應

從「危機管理」的角度看,在1967年的暴動中,港英的應對手法,堪稱「危機管理」的典範,而面對左派奪權的目的及暴力程度,港英政府的強硬措施可以說是「恰如其分」。筆者在拙作《香港六七暴動始末 ---- 解讀吳荻舟》一書中,總結其成功管控暴動危機有賴以下的策略:
一, 有居安思危的意識:對即將到來的危機早有警覺
二, 樹立堅定的統治意志:抗拒「澳門模式」(即向左派投降)
三,作最壞的打算:包括緊急撤退和採用核武
四,謀最好的結果:各種策略的運用恰到好處
五,心戰奏效:內提民氣、外樹形象
六,重要的領軍人物
以上詳見絀作第八章(頁167-211)茲不贅。而關鍵中的關鍵是能夠:
- 準確判斷北京意圖及港共實力;
- 採取堅定但不挑釁政策,既鎮壓了本地左派,卻又不至惹怒北京,使暴動始終侷限為地方性事件而不溢出成為國際事件;
- 有效的心戰策略,贏得了市民的支持及國際社會的諒解

同樣從「危機管理」的角度看,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則提供了一個極失敗的危機管理個案。林鄭自從二月份推出修例以來,她的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甚至每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都產生激化矛盾的作用。從一開始,面對市民只要求暫緩修例以作更深入的諮詢這單一訴求,發展到後來五大訴求,就是她激化矛盾的結果。相對於民眾比較溫和的五大訴求,林鄭的暴力鎮壓程度明顯是過於激烈的,這就說明為什麼迄今政府期待的所謂「民意逆轉」、「與暴力割席」等,始終未有出現(《明報》委託中文大學所做的調查更說明此點)。而且最嚴重的後果就是使一宗本地政府行政失誤的簡單事件,升級成為國家級、國際級層面的矛盾,變成中共眼中的「顏色革命」、「搶奪管治權」、甚至「恐怖主義」。過去幾個月,香港見證了林鄭的應對方法,使本來的小錯誤釀成大錯誤,大錯誤變成大災難,至今仍然看不到出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