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四:緊急法的使用與軍隊的角色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一:性質與目的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二:訴求與回應
香港1967和2019社會動亂的異同之三:「境外勢力」與「暴力事件」

第八,兩次社會事件引用《緊急法》的情況以及軍隊的角色

在1967年港英政府在8個月內共頒佈5條緊急法,計有:
㊀「防止煽動性言論」緊急條例(五月廿四日);㊁「防止煽動性標語」緊急條例(六月一日);㊂「防止恐嚇」緊急條例(六月廿四日);㊃「九項緊急法令」(包括:虛偽報告之散播、檢查武器之權力、內庭不公開審訊、啟封或封閉屋宇之命令、表明身份、驅散集會之權力、阻礙罪行、集會罪行、破壞罪行。)(七月二十日);㊄「修訂一九六七年緊急(主要)規則第四十條條文」,任何獲授權人員,不需持有搜查令,可進入屋宇、車輛或船隻,搜查任何武器或軍火,同時可截查可疑人物;此外,任何人如獲悉別人藏有攻擊性武器者,須向警方檢報(七月廿二日)。

這些緊急法有效地制止了暴動,使港英政府能夠保持旺盛的鬥志直到周恩來下令終止暴動為止,期間整個政權不受絲毫衝擊。

2019年林鄭東施效顰,也學人引用《緊急法》頒佈一個《禁蒙面法》。它不但完全起不到制止暴亂的作用,反而更加觸發大規模群眾示威。該法頒佈當天就有不少人自發地參與蒙面示威,視該法如無物。

在1967年左派暴動中,由於這是國家級推動的暴動,旨在奪取港英政權,所以英國也嚴陣以待,當港府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時,駐港英軍即處於戒備狀態(但始終沒有出動)。英國航空母艦「堡壘號」也訪問香港提供象徵性支援。另一方面,中共則在深圳發動槍擊事件意圖向港英施壓。

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雖然中共決定不出動解放軍,但在不出動軍隊的前提下卻動用各種維穩暴力,這包括體制內暴力(容許警察暴力升級、允許使用實彈)和體制外暴力:默許黑社會打擊示威人士以及縱容親政府人士組織鄉勇團練式武力來香港準備參與鎮壓勇武派,是中共挑動群眾鬥群眾的一貫策略。

第九,兩次社會事件中本地民眾與國際社會的態度

在1967年左派暴動中,民眾可以說是一面倒的支持港英政府採取強硬措施鎮壓左派暴動,這從左派人士在暴動後被社會邊緣化可見市民對他們發動的暴動深惡痛絶。國際社會對左派發動的暴動無一同情,僅有個別英國國會議員和國際特赦組織、紅十字會等敦促香港政府要善待被囚人士。

反觀2019年反送中運動,大多數市民支持反政府活動:
- 兩次百萬級及多次十萬級的全港性示威活動,而群眾的地區性示威活動也遍佈18區
- 抗爭中展現出的創意充分顯示運動的自發性及群眾性
- 自發將抗爭訊息推向國際社會
- 暴力雖不斷升級但迄今還沒有出現政府期待的「民意逆轉」
- 從建制派擔心區議會選舉對他們不利因而欲借緊急法推延選舉可以看出民心背向

香港民眾反林鄭亂港的堅決態度可以從他們對抗爭過程中出現的暴力傾向有理解、同情甚至支持的表現,這可以從中文大學的調查看出(見李立峯、鄧鍵一、袁瑋熙、鄭煒等人《「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現場調查報告》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9年8月)。民眾這種真實的情緒是這次自發性抗爭活動能夠持續下去的一個主要原因。

除了民眾支持外,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得到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英、美、加、澳紐、歐、日等國家的領袖和民眾都齊聲要求中共善待香港,國際媒體全程跟進香港的抗爭活動。美國總統特朗普更罕見的在聯合國發言向中共施加壓力要遵守《中英聯合聲明》。

值得指出的是,在這兩次社會事件中,中共都受到國際格局的制約而無法採取更極端的措施。1967年的暴動發生在冷戰時期,東西方軍事對峙,當年中共是否出兵香港的決策,很受中東六日戰爭的影響,該場戰爭的迅速結束迫使中共取消出兵香港的計劃(詳見絀作第六章)。

2019年「反送中運動」,則是在新冷戰格局下發生,中國與整個西方世界在經濟、科技、意識形態出現嚴重對峙,中美貿易戰的開打,特別是美國總統在聯合國的發言,有力地制約了中共的對香港政策,促使中共決定不對香港出動解放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