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寒梅不畏嚴冬 吳傲雪


 

8.31太子站事件將近兩個月,記者訪問當晚的被捕傷者、中大學生吳傲雪 (Sonia),究竟早前何來勇氣在鏡頭前除下口罩說出經歷,難道不擔心人身安全?她說:「咁樣就好似問示威者有無考慮過安全,(佢哋) 有考慮過,但都係會出;人一世得一次機會,timing過咗就無,now or never,同埋最壞嘅後果就係死。好多前線手足都寫咗遺書,我都寫咗,準備擺上 facebook。」

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文學士(幼兒教育)的吳傲雪 ,是繼梁繼平7月1日佔領立法會時發表抗爭宣言後,第二個公開除下口罩的抗爭者。

她曾化名「龍小姐」、「S傷者」、「S同學」,先後出席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召開的記者會、民間記者會、9.27新屋嶺被捕者集會。她在8.31被捕後曾被送往新屋嶺拘留中心,指在葵涌警署拘留期間遭受警方性暴力。

24歲的吳傲雪,因有著不平凡的人生經歷,令她這朵寒梅自小便能在嚴冬中,傲雪凌霜。

吳傲雪是反送中運動以來,第二位在公眾面前除下口罩,公開身份的抗爭者。攝影:阿言

兵行險著 非一時衝動

10月10日,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校友及教職員對話,Sonia發言期間除下口罩,聲淚俱下向段崇智提出要求:「校長,我願意鼓起勇氣除低口罩,請問你願唔願意同我一齊鼓起勇氣,同學生同行,譴責警方對被補人士包括中大學生施暴?」她在發言時,提及在8.31被捕後面對警暴,個人生長於家暴環境。

段崇智之後與學生閉門真情對話,發生由「段狗」變「段爸」的戲劇性大和解,並於8日後 (10月18日)發表公開信表示:「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當晚,吳傲雪亦見記者,以「唔完美,可接受,要改善」回應段崇智,她呼籲所有院校及教育工作者,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

Sonia 強調,除下口罩並非一時衝動:「本嚟預佢 (段崇智) 唔回應。佢作為一校之長,我明白要include 好多parties。(除口罩)諗咗好耐,係planned。成件事就好似一盤棋,你無得搞我屋企人,你搞中大,成間大學同你對抗。啲人話我係攬炒,扯埋其他大學校長落水。」

公開身份後,Sonia 收到無數的滋擾電話及恐嚇訊息,有人稱「天拿水等緊你」、「一年內輪姦」云云。「我真係唔敢睇陳彥霖嘅新聞,我唔怕死,我都企跳過三次,我成日有抑鬱自殺念頭,殺死我好似成全我;唔殺死我,又篤眼篤鼻。」

她的後續,是以中大學生身份,向作為中大校監的特首林鄭月娥陳情,促請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你應我呀!唔理你用 (中大)校監身份應我,定行政長官身份,但你唔可以淨係理『潘曉穎』(命案),唔應我!」

小小肩膊背負著世界的責任

與Sonia對望,在她臉上看到一個「累」字。她說,10月10日後,最高峰是一天做了4個媒體訪問,也與不同組織、單位會面,而且適逢校內中期考試。

說著說著,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說很喜歡日本動畫《天氣之子》(新海誠編劇及執導)主題曲《大丈夫》的歌詞:

「世界が君の小さな肩に 乗っているのが (只有我能看見你那小小的肩膊上承載著世界)

僕にだけは見えて 泣き出しそうでいると (令我不禁感到眼眶泛涙 )」

Sonia 幽幽地唸著:「世界的責任背負在你小小的肩膊上」。處事看來世故成熟的她,個子小小,只不過5呎高:「出嚟講完嘢,已經係半個公眾人物,其他人將希望擺喺我身上,但係我得咁細嘅肩膊,你哋想我做幾多嘢呀?不過企咗出嚟,我係唔會彈出彈入,我唔會話:『我唔投訴喇!』無可能,頂硬上!」

當人人讚她勇敢、堅強,不畏強權,但她更想跟大家說:「我寧願人哋讚我靚女、可愛、得意、温柔,好過勇敢。」勇敢是迫出來的,烈女或許只是傳媒塑造的形象、大眾的期望:「我一啲都唔獨立,我好倚賴人,我都有好軟弱嘅一面,有要俾人呵護、保護嘅時候。」她在2017年5月確診患有抑鬱症及邊緣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BPD),曾經3次企跳,亦因少年時遭受家暴,17歲離家出走。10月10日脫下口罩那天起,家人沒再跟她聯絡。

她是獨女,出生14天交由阿姨照顧,只在周末回家。「童年從來無family day,未試過一家三口出街,星期六日做老師的媽咪要改簿;爹哋有另一頭家,一係去澳門賭,一係去搵嗰個女人。中一前都無家嘅概念,知道係寄人籬下。」

她說,患有邊緣人格障礙,是因為媽媽兒時的嚴厲管教:「政府推普教中,媽咪考咗三次基準試都考唔到,校長想解僱佢,佢就將壓力帶返屋企。老豆又唔喺度,得我一個,她就發洩落我度。」Sonia 說,媽媽會因為不滿意她的學業成績,或者她不幫忙做家務而責打她,「每次我都會鎖埋喺房,媽咪就用鎖匙開番房門,捉我出廳打,表面係因為我唔乖,實質原因一定係佢壓力。」

Sonia勇敢站出來後,面對蜂擁的網絡聲討,她特別需要大家的支持、包容和接納。攝影:阿言

家暴下成長

中學時期,Sonia 被媽媽封鎖經濟,不給零用錢:「點生活?試過同班同學去茶餐廳,一人俾一啖飯我;試過瞓通州街公園、試過一張紙巾分五次用;又試過食麵包店2蚊一個燒餅當一餐。有時老豆私底下瞞住媽咪,塞20、50 蚊俾我。」童年和少年時期的經歷,令她缺乏自信:「好痛恨自己、好自卑,沒有愛同溫暖嘅感覺,即使有軟弱嘅時候,都唔會show俾人睇。」

她缺乏父母的愛,更渴望被愛。「尋求戀愛係唯一出路,我懷疑自己中三已經有 BPD,無時無刻要人陪,見唔到男朋友就無安全感,佢同另一個女仔講多一句,就驚人搶走佢;內心好大缺口。」她覺得家人從沒有愛過自己,只有管制:「我copy咗媽咪嗰套,然後apply 落另一個人身上,控制佢。」

「中三初戀,但同男朋友關係極度惡劣,因為佢要養埋我又要考DSE;我唔鍾意返學,又唔鍾意留喺屋企,成日捉住男朋友拍拖,太黐身,有次佢喺奧海城門口對我拳打腳踢、掌摑、扯頭髮,我即刻跑入廁所,喊到好似世界末日。所以,初戀已經有伴侶家暴我。」 她亦因為不善與朋輩相處,指曾面對欺凌。

她拍過N次拖,有兩次企跳因為愛情:「由細到大都好少有人同我講會無條件包容我,曾經有個男朋友好support自己,但佢好快就有另一個。」第二次企跳則因為給同居男友家暴:「當時打到眼瘀晒,係俾最愛嘅人打,成個月無出街見人。」

「2017年第三次,係覺得人生無咩意義,覺得死咗比唔死好;啲人成日話死咗都解決唔到個問題,其實唔係。譬如我俾人網絡欺凌,個影響喺我度,我一死,呢單公審案唔會對其他人有negative effect,但我一日未死,都要背負莫須有罪名,呢個label 係跟一世。」Sonia 摘下口罩後被人網絡起底、抹黑,甚至有連登貼文質疑其誠信。

縱然迷惘 還要向前看

Sonia第三次企跳後,心念一轉:「都廿幾歳,無勇氣就唔會有勇氣,不如幫吓其他人,所以2018年開始參加為中大學生打氣活動。」她自小學開始睇報紙,關心社會:「中二第一次參加七一遊行,跟高登飛影 (活躍討論區的網民)去,後來也有擺街站派傳單。」她早前被警方拘捕,因有案在身未能透露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始末,但就指昔日的清拆皇后碼頭、反高鐵運動,對她影響深遠。

小小肩膊,經歷無數,她坦言:「好攰,唔知自己做緊咩,好迷失。」一旦被起訴,她說做不成教師,或會改吃自己的人血饅頭:「搞太子站導賞團,我是嚴重傷者、被捕人士,夠晒綽頭,每位收500。」亂笑一輪,她說會考慮轉報讀社工:「想做child abuse (幼兒虐待),想以過來人身份幫番受虐者,不過,都唔知收唔收 ……」

她說要向前看:「收到市民嘅支持信,好開心,會撐到落去。」可有甚麼需要?「點會話唔需要錢,我瞓過通州街公園,高中時靠食七仔烏冬過活,一個老婆餅當一餐,唔會死嘅。」她表示,已有足夠的法律支援,所以目前更需要是「大家嘅關注、接納同埋包容。」

她最大的期盼是:「想做到自己想做嘅嘢。願民主自由歸香港。」

本地插畫家蘇頌文 (Pen So) 欣賞Sonia的勇氣,特別以她作畫並送贈。攝影:阿言

Sonia很喜歡自己的中文名吳傲雪:「未出世時,媽咪照過兩次超聲波,都話係男仔,媽咪本嚟諗住改我名做吳傲然;點知出世後係女仔,姨丈話唔好叫傲然,叫傲雪,因為佢前一晚唱K,唱鄧麗君嘅《雪中情》,有兩句歌詞:『寒梅仍能傲雪,你更加勝別人。』我覺得自己都好襯呢個中文名:『寒梅傲雪、傲雪凌霜』。英文名Sonia,字典解係wisdom。 」

祝願這位小女孩,未來依然不畏霜雪嚴寒,走出暴力與欺凌的陰影。關心社會的同時,也擁抱愛與幸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