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英國《衛報》報道:一個香港警察的自述「不是由我們來作出懲罰」


《衛報》今次有關香港的報道。網上截圖

英國《衛報》網版周二有一篇來自香港的報道,〈Hong Kong's reluctant police officer: 'It’s not for us to deliver punishment'/香港的不情願警察:不是由我們來作出懲罰〉。報道的署名是該報在港的撰稿人Verna Yu ,報道引述一名任職超過20年的警察Larry Yeung,自述他對警方行動的看法。

Larry Yeung是假名,用來保護其真正身分。《衛報》報道說,「這些日子,Larry Yeung在警隊顯得份外孤立」。報道稱,「Larry Yeung 於20多年前加入警隊,為的是公義。他驕傲地展示着畢業領帶,還記得自己當學警時,一心要服務社會和幫助弱勢人士」。

報道引述Larry Yeung說,「我遵守警隊教我的」,並稱他一邊說、一邊展示他簽名的警察誓詞,其中包括「維護法治」、「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以及「不敵視他人」。

 

《衛報》說,「但在香港最近的政治危機中,警方使用暴力手段鎮壓越來越激進的示威,令他對警隊的忠誠備受考驗」。Larry Yeung說:「警察應該保護市民,但我們卻成了當局維穩的工具」,「我們的高官躲起來,我們成為他們的擋箭牌」。

《衛報》續稱,「警察和市民之間的敵意,已經大到令人震驚,警察使用越來越多的催淚彈、橡膠彈、毆打和水炮對付憤懣的群眾。10月1日,警察首次使用真槍實彈,射中一名18歲青年的胸口。三日後,一名14歲少年大腿中槍。過去四個月,超過2,700人被捕」。報道說,「示威者也採取更激進行動,作出他們視為合理的報復。蒙面人向警察投擲磚頭和汽油彈、搗毀港鐵站和被視為親北京的商店。他們在街上縱火,甚至襲擊警察或疑似卧底警察或親政府人士。本月初,一枚土製炸彈爆炸,另有一名警員遭示威者𠝹頸」。

報道說,「警察無差別打人,這令到他們隱瞞打死人的謠言四起。警察在偏遠的拘留中心濫用暴力和性暴力的傳聞,令市民對警察爆發空前的憤怒和不滿」。

《衛報》又指,Larry Yeung不同意同僚的行為,這使他們之間出現嫌隙,「學堂只教我們使用最低限度武力,不是要我們作出懲罰」,「但現在大多數警察認為有必要懲罰『暴徒』⋯⋯他們無差別打人,即使非示威者」,「可怕的是,大多數警察不視之為問題」。他說:「當看到警察打人的片段,他們會歡呼大叫:yeah,我們打曱甴」,「他們想也不想示威者自由和民主的崇高理想」。

被問到警察為甚麼使用暴力行為,Larry Yeung說同僚大多感到憤怒,覺得有權來濫權,「這是路西法效應—權力使人瘋狂。他們憤怒,需要宣泄。但這就犧牲了警隊的聲譽」。他說,警察不須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處理示威時,警察現在戴上黑色面罩,不展示委任證,在制服上沒有警察編號。內部規例規定警察每次使用警棍、槍械和胡椒噴霧都要寫報告,但現在很多人都不理了。

報道說,Larry Yeung曾嘗試令同僚從另一角度看事情,但這令他被標籤為叛徒,「我嘗試向他們解釋甚麼是公民抗命。譬如,如果老闆不准許你應有的假期,你就拿病假。那就是通過法律途徑對抗體制」。

《衛報》說,香港政府多次拒絕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暴,激起更多公憤。這是示威者堅持要實現的其中一個訴求。Larry Yeung相信,當局採用強硬鎮壓,實是令示威火上加油。《衛報》說,有報道指中國公安部長出任中共港澳協調小組副組長—分析指這個前所未有的舉措,加強了中國對香港警察的控制,而中國視鎮壓騷亂是自然反應。他提到上級的取態,「我認為他們要把恐怖推向極致。盡量毆打和拘捕更多人,令人們驚嚇至不敢再走出來」。

Larry Yeung同情示威者,「如果我不是警察,我會像他們那樣走上街」。然而,即使想法和大多數同僚不同,他在示威者眼中依然是「黑警」。他說,「有一次,我在警車內,一群年輕人向我叫囂。我舉起手,像是示意與我無關。但我怎能不是他們一分子呢?」「我沒有站出來更正同僚的過錯—那就是共謀了」。

至於是否想過辭職,Larry Yeung說家人年紀還輕,辭職很難,「但我不排除那個可能」。他是基督徒,堅持自己的使命是幫助弱勢和為不公發聲,強調只能支持為人服務的政府,「如果國家建築於血肉上,如果為『發展』而犧牲人的自由和生 命,我寧願不要」,「我至少能做到自己不作惡,提醒同僚不要太過份。但他們常常問: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