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阿遠的故事(延續篇)——以同理心進入臨終病人的內在世界


前文:阿遠的故事:童年夢魘

前文提及患有思覺失調的阿遠,因為童年陰影,人變得焦慮敏感,常常害怕太太及媽媽會離開他,近日媽媽癌症復發,病情急轉直下,亦令他跌入負面情緒的循環,連帶身體也出現嚴重不適。
 
阿遠的自我形象非常低落,需要身邊周圍的人的肯定及接納,即使媽媽正面臨生命倒數,他也比較難代入對方的角度理解其心情,反而因為媽媽一些負面的回應感到受傷。
 
在過往的人生,媽媽一直是阿遠生命最重要的女人,即使他面臨疾病的限制,也盡自己所能去孝順及關顧她,而他最期待的,是得到對方的肯定及讚賞。

網絡插圖

前文所述,在母親節那天,阿遠在院舍接媽媽出來飲茶,之後並返家短聚。為了逗媽媽開心,他特别在雪櫃拿出不同口味的雪糕,拼湊一起給媽媽品嚐。
 
阿遠的媽媽過去很喜歡食雪糕,每次他為媽媽準備不同味道的雪糕,都會逗得對方樂不可支。不過,這次媽媽的反應卻截然不同,只勉強吃了幾啖,便淡然說:「搞咁多嘢做乜」。
 
對於這意料之外的回應,阿遠感到滿腹委屈,之後幾天腦海一直重複這畫面,無法釋懷,心情也大受影響。直到筆者日前到訪,與他回顧及討論有關片段時,他方想到媽媽受癌痛困擾,加上接受治療後不能再自由行走,被迫坐輪掎,確實很難有好心情,如俗語說:「食龍肉都無味」。

阿遠媽媽的例子,提醒筆者在應對那些患上絕症及面臨死亡個案時,别理所當然的以為甚麼是對方好,最重要還是要有同理心,嘗試代入他們的內心世界,了解他們的困擾及感受。

試想想,我們並沒有類似經歷,實難以相像一個人面對死亡時,會有甚麼的想法及感受。可以做的,是盡量與他/她溝通,讓對方感到被尊重及理解。
 
筆者猶記得,幾年前在處理一個晚期癌病個案,案主病情非常嚴峻,整條食道幾乎全被腫瘤阻塞,無論是案主家人、主診醫生及筆者都認為,紓緩治療是最切實的方向,強行求醫只會增加肉體痛苦。
 
不過,案主的求生意志非常旺盛,他一直上網找尋不同的偏方,只是苦於無經濟能力實踐,對於被安排入住紓緩病房,他是千萬個不情願,擔心就此「有入無出」,只是因為他是獨居,留在家中無人照顧,情不得已才被迫就範。
 
筆者無法忘記他離世前的幾天,仍然在想辦法掙扎求生,對於即將到臨的死亡非常不甘心,而筆者對於無法協助他實踐不同治療方案,內心也感到非常歉咎。
 
過去的經歴體驗,讓筆者明白到尊重瀕死或絕症病人的感受,至為重要。是以我也鼓勵阿遠多些與媽媽溝通,無論是治療選擇、照顧方案,以至後事安排方面,都盡可能尊重及滿足媽媽的意願,讓她在人生的最後一程,也感受到自主自決。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