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余若海代表政府答辯:《緊急法》合憲因制定《基本法》時允保留  


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社民連梁國雄提出司法覆核,質疑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違憲,案件周五於高等法院進行第二日聆訊。政府一方陳詞,引用《基本法》第8條及第56條指,人大常委會制定及審議《基本法》時已允許保留《緊急法》,並訂明特首有權制定附屬法規,以說明當局做法合憲。高院法官周家明及林雲浩聽取雙方陳詞後,決定押後裁決。

相關報道:

民主派司法覆核質疑《緊急法》違憲 予特首無上權力不符三權分立
陳文敏:《禁蒙面法》損市民和平表達自由及個人私隱

特首林鄭月娥10月4日宣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10月5日凌晨起生效,引起爭議。資料圖片

申請人一方,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由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及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代表;梁國雄則由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答辯人依次為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由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代表。申請人一方主要質疑《緊急法》違憲,抵觸《基本法》就三權分立及特首職權的規定,以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對人權的保障。答辯人一方陳詞,集中說明《緊急法》合憲。

余若海引用《基本法》第8條指:「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他解釋,人大常委會制定、審議《基本法》時,未有排除殖民地時期留下來的《緊急法》,因此《緊急法》屬《基本法》第8條所涵蓋的部份,而《基本法》亦沒有條文限制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行使《緊急法》賦予的權力。

余若海指出,《緊急法》第2條(4)項訂明,依據《緊急法》訂立的規例、命令或規則,即使與任何成文法則中所載者有抵觸,仍具效力;與此同時,根據《基本法》第56條,特首徵詢行政會議意見後,有權制定附屬法規。他重申,特首引用《緊急法》,以附屬法例形式訂立《禁蒙面法》合憲。

李志喜在余若海陳詞後提出反駁,指《緊急法》凌駕了《基本法》之下立法會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的權力,顯然違反《基本法》。

潘熙指出,權力的運用應該受到制衡,行使權力者可能任意的決定應受限制,以充分保障市民。《緊急法》容許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即時推行新法,而市民只能靠司法覆核來推翻該法,到法庭處理司法覆核時,市民的基本權利可能已被侵害。他續指,《禁蒙面法》第5條賦予警察要求市民除去蒙面物品,甚至是強行除去市民的蒙面物品,是容許警員任意地侵害市民的權利,純粹因為警察想去核實某人的身份而除去市民的蒙面物品並不合理。在市民沒有不當行為的情況下,即使警方為預防罪行,都會出現任意執法、濫權等問題。

政府:隱藏身份逃避刑責損法治
泛民:《禁蒙面法》超越維護法治的目的

特首會同行會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背後的理據,遭泛民一方質疑。余若海陳詞時覆述林鄭於10月4日宣布《禁蒙面法》記者會的發言,指近日暴力事件升溫,並出現一些變化,包括由集中在一、兩區變成所謂「遍地開花」;縱火、投擲汽油彈由馬路延伸至在港鐵站內;被大肆破壞的建築物由公共建築物延伸至由一些選定的目標商店;針對警員的行為由對峙、突襲去到圍毆、用致命武器、腐蝕液體、搶犯等。另外,大批學生參與暴力事件以至暴動,令人非常擔憂,學生佔被捕者的比例上升,當局要盡力遏止暴力,阻止學生以身試法。余若海形容,林鄭的說法是陳述事實背景。

余若海表示,蒙面與否跟暴力行為有顯著關係,在匿名的情況下,人們自我制約的程度會降低,更容易做出違法、暴力的事,假如有一個人在一個群體內,當中有人主張用暴力,該人容易順應(conform)群體而行,而蒙面可令他避免被人認出、因而面臨刑責,更加可能做出暴力、違法行為。他又指,近月的暴力示威活動中,示威者往往採用「black bloc戰術」,令人難以識別身份。

余若海指出,在近月的暴力示威活動中,示威者往往採用「black bloc戰術」。EyePress圖片

余若海續指,示威者破壞港鐵、中銀等,然後一走了之,逃避刑責,是損害法治。他重申,引用《緊急法》的目的正是恢復法律及秩序,他不認同陳文敏所指,訂立《禁蒙面法》只是因為警察想要更多權力。至於陳文敏質疑《禁蒙面法》給予警察重複的權力,余若海指,在香港法律之下,同一個行為,都可以涉及不同的罪行,而刑罰往往是同期執行,故《禁蒙面法》沒有減少市民的權利。

陳文敏隨後表示,不同意余若海指犯事者逃去是損害法治的說話,陳認為犯法的人會被拘捕、審訊,不會令法治受損,他始終質疑為何要進一步立《禁蒙面法》,去針對沒有犯法的和平集會者。陳文敏批評,《禁蒙面法》是超越了維護法治。

政府:《禁蒙面法》為阻嚇及拯救年輕人

余若海說,雖然確實參與非法集結的年輕人數字不詳,但當中的確有年輕人參與,並以蒙面去達到其目的,情況令人憂慮。至於陳文敏指,涉及暴力行為的未成年被捕者比率增加的數據毫無意義、不足以帶出任何結論,余表示不認同,他認為數字反映年輕人參與暴力行為上升的趨勢,並非毫無意義。余指出,即使《禁蒙面法》不能夠阻嚇所有人,但至少可以阻嚇部分年輕人。他形容年輕人是較脆弱(vulnerable)的一群,《禁蒙面法》可以「拯救」一個年輕人亦不會太少。

對於陳文敏質疑近月的公眾活動中,仍以和平的佔多數,余若海陳詞時回應指,不能單憑數字去說明示威主要是非暴力的,他續指,該些沒有暴力收場的公眾活動包括撐警集會,而即使暴力收場的公眾活動非大多數,但這類暴力示威一宗都已經太多。

政府:公眾秩序是市民享有表達自由的前提
泛民:沒解釋《禁蒙面法》為何涵蓋和平表達意見者

陳文敏質疑,《禁蒙面法》涵蓋面過闊,令市民即使參與合法集結時戴口罩亦面對刑責。余若海陳詞時解釋,近月不少合法集會都是暴力收場。他指出,《基本法》所保障的集會、遊行、示威自由,限於合法、和平的集結,若一開始和平的集結演變成暴動,不參與暴力的市民應該遠離,而不是在場支持他人使用暴力。余若海續指,協助合法公眾集會進行是政府的責任,政府能夠維持公眾秩序,是市民享有表達自由的前提。

陳文敏曾經提到,和平集會者可能為隱藏個人身份、免遭起底而蒙面,又舉出航空業界有多人因表達立場而失去工作、中國要求NBA解僱火箭總經理等例子說明。余若海反駁指,申請人一方所提及近月面臨解僱的人,都是因為他們在社交媒體的言論,與公眾集會無關。余若海又稱,參與同志活動的人士,如果想隱藏身份,可以舉起標語遮蓋容貌。他以法國的禁止蒙面規定為例,指只要對公眾安全存在一般威脅,禁止蒙面都被視作合適的手段,香港實施《禁蒙面法》亦然。

陳文敏提到,和平集會者有權選擇蒙面,以表達某些訊息,或保護個人身份。EyePress圖片

不過,陳文敏隨後提出反駁,指余若海沒有解釋《禁蒙面法》要涵蓋參與和平示威的人士。陳指出,正如余所言,過去有撐警集會沒有暴力收場,陳反問該些參與撐警集會的人士為何不可以戴口罩,以防被起底,尤其當警察本身都擔心被起底,而向法庭申請多個禁制令。對於余若海指航空業界被解僱的人士與公眾集會無關,陳文敏澄清指,這些情況說明市民會有真正的恐懼,因為表達立場取向會被秋後算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