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對不起,我缺席了


【撰文:比達】
筆者是一位身陷囹圄仍心繫港人前途與民主步伐的社運人士

同一天空下、站在不同土地上,和我同樣愛著這個家的家人:
對不起,我缺席了。

無法在這場戰役為戰友擋下極權的槍火,是我這一年多以來、第一次為身陷囹圄感到後悔,亦將是我永遠的遺憾。回想這數年的抗爭歷程,對你們的虧欠又怎會僅只不能在戰場上並肩?

雨傘運動、旺角黑夜,作為先軀的我們不夠成熟不夠團結,一敗塗地之餘還助長了赤納粹肆意散播白色恐怖壓下民怨粉飾太平,縱容共奴小丑目中無民、任由蝗國蠻夷踐踏蠶蝕我們的家,還令到你們付上比我們更沉重的代價──未成年的踏上戰場、數以千計義士被濫告、無數平民包括記者醫護被濫暴,還有以死相諫的、無懼槍炮的、被性侵的、被自殺的各位⋯對不起。

四個月來,沒為戰友貢獻過甚麼,看著新聞報道空著急,最多間中在籠牢內激烈辯論據理力爭(激烈到力爭到差點拼上刑期「獅鳥」),或者教育一下港豬廢中(已成功令到部份淺藍日夜鬧爆警畜濫暴廢官無道,技能Get!)⋯⋯感到現在的自己除了不滅的抗爭之火外,只有「死剩把口」了,對不起。

今天收到「星火」替我整理、各位的生日留言。兵凶戰危,你們的掂念祝福格外窩心。細想入獄以來,每逢生晨、節日都收到不少打氣加油,自己卻從未回覆過片言隻字,曾撰寫的兩封公開信,有分享生活點滴未來大計、有嚴詞論政,這篇就讓我跟大家談談天、說說感受⋯⋯

比達前作:One Step Forward

時代選中的孩子

孩子們,我們的新一代,這個家未來的支柱,請你們不要再妄自菲薄。

從一個小漁港發展成轉口港,再拓展製造業和旅遊業,演變成現今金融、物流、科研的國際中心,每一個時代都顯出了港人非凡的創造力和適應力。智能電話普及之初,學者們還在擔心沉迷手遊網遊會形成嚴重社會問題,幾年間,電競已是年盈利近百億的新興產業,隨著隊伍在亞運和國際賽不斷取得佳績,香港亦穩佔投資者眼中在亞洲區的重要戰略性基地,這正正有賴年青人頑強的鬥志和對革新的追求,方有此番景象。

時代、是由敢夢敢想的人和信念堅定的人共同開創和傳承的。
孩子,時代沒有選中你們,相反、是你們創造了時代。

感謝年輕人的犧牲

年輕人標誌著時代革命的起點,但犧牲的又何只他們?

失去眼睛的教師、絕食的長者、深入陣地的社工、受盡阻撓仍苦苦守候的義務律師、TG包圍仍緊守崗位的記者、義診的醫生、被無理解僱的機師和空服員、守護孩子的銀髮族、「湊仔放學」的家長、槍桿前面的傳道人⋯還有很多很多無名英雄,也許他們不再年輕,但都為了公義、懷著良知,以自由甚至生命作代價,為這個家肩並肩咬緊牙關在奮戰。

這是一場跨世代的戰鬥,舉世都將和歷史一起記下你們的名字。

 

「呢個時候都唔行出嚟就唔係香港人」

徹夜未眠,執筆當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眾議院獲得通過,最快下星期提交參議院,通過後交由總統簽署、便正式生效。

運動之初,由攬炒團隊到英美港盟,由各國頭版廣告到民間外交團隊,配合前線堅毅不屈愈戰愈勇的街頭運動,才成功爭取到國際間的廣泛關注。國際制裁會為這場運動帶來勝利嗎?相信無人敢下定論,但至少我們知道港共政權和北京真的怕了──怕到以武警軍隊屯駐作威嚇,躲在警隊背後借「止暴制亂」施行「以暴易暴」,方寸大亂到剛撤回《逃犯修訂條例》之後旋即以緊急法實施《禁蒙面法》,重蹈覆撤再令民怨沸騰。

赤納粹借香港輸入並盗取歐美高端科技、仰賴我們國際金融市場地位吸引外資方能製造改革開放強國的假象已被完全撕破,運動所引起的關注、各國對習帝國內部腐敗加深了解,亦間接打亂了他們「以商圍政、以經促統」、伸出獨裁魔爪統治世界的步伐。我沒奢想各國無條件為正義發聲甚至視香港為盟友,畢竟國民/僑民的安危和國家的經濟利益才是他們的首要考慮,但今天至少成功告訴各國赤納粹的野心是全球的共同敵人,這亦全賴大家「兄弟爬山」,體現了真正的「一個都不能少」。前線的、文宣的、海外留學流亡的、高牆內的,不論有沒有上街、只要為公義真理發過聲出過力,都是真・香港人。

獅鳥

看到生日留言有不認識我的朋友說我或者覺得「比達」很有型才以這名字為外號。覺得這角色有型是真的,不過這外號其實是戰友們因著我的外型替我改的。後來有朋友說、我交疊雙臂畢直站在前線目露兇光的時候也真有幾分他的影子(嘻嘻,暗爽)。

原作動畫裏,比達初登場時是個頭號反派。後來他跟主角們有了共同敵人,被逼並肩作戰後,開始一同生活,慢慢被他們同化,逐步放下尊嚴和好勝心,甚至懂得犧牲自己拯救地球。最新一輯動畫裏的比達,是悟空最好的競爭對手,最有默契的戰友,有時是戰場上最冷靜的軍師,最能激勵士氣的領袖。

看到新聞片段中拿著武器無差別襲擊市民、毀壞連儂牆意圖滅聲的,腦海中總會浮現一句「與民為敵,死不足惜」。但把孩子趕離家的父母、向赤納粹低頭的商家/政客/學者、頑固的廢老、怕事的港豬、離地的專業人士──他們不是敵人,也許因爲利益,或者只是無知;也許是奴根深種,或者被白色恐怖嚇怕了⋯⋯他們都是未覺醒、或者迷失了的家人,少一點仇恨、多一點耐心和諒解,喚醒他們、團結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個都不能少。」

選舉v.s.抗爭

選舉是這場運動的出路?I don't think so。眾所周知選舉制度的不公義,加上民心盡失的保皇黨在未選先告急的現況下,可預期他們在即將舉行的區會和來年立會選舉的犯規手段將更肆無忌憚。

追求民主的人民理應杯葛沒有公平被選權的假選舉,但別忘了我們還有多不勝數的沉冤待雪──追究警暴、QE洩露病人私隱、國泰無理解僱、官警黑勾結等。奪回議會和抗爭運動本身並無衝突,議會內外同時推動相關部門啟動調查、問責官員和司局長皆可以更快見效更低成本。

運動團結人民、議會進行監察,進入體制再實行改革,推翻傾側離地的制度,修訂不公義、過時、違反人權的條例,寸步不讓,再落實五大訴求,踏出真正還政於民、港人治港的第一步。

End Game

這場運動絕對不是End Game。

運動之初,200萬+1那天,我已開始有這樣的願景:

光復了的香港就似一顆世界樹,港人團結之火燃起了各地人民的希望──台灣、西藏、新疆、內蒙古,慢慢傳到俄羅斯、中東、中亞和小亞細亞,再飄洋過海到南美和非洲等地⋯⋯終於一天,極權主義消失了,世上再沒有欺壓人民的政權,理念一致的各國執政者承諾絕不發動戰爭,從此世上再沒有軍備競賽,國與國之間、不同文化和民族之間互相尊重、彼此欣賞學習,實現真正的世界大同。世界歷史這樣寫著:「公元20XX年6月9日,XX國軍政府投降,議會主席宣佈將盡快舉行大選、成立人民政府。各國領袖紛紛發賀電祝賀最後一個極權國家的人民終得到解放,並表示願意在各方面提供協助,同時世界各地都有人民上街慶祝第三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是次被稱為「End Game」的戰爭並非發生在國與國之間,是全球渴慕自由的人民與獨裁者之間爭取平等人權之戰,戰役始於2019年在現稱「自由港」發生的「光復香港」運動⋯⋯

你們的團結和進步開創了前所未有的局面,牽動了全球對民主自由的追求,讓民主大國刮目相看,教待解放的人民拭目以待,令極權主義者坐立不安。香港光復了,民主的前哨戰才算報捷,但真正平等自由的路還很漫長,假民主、野心家隨時恃機而動,驅蝗之後我們還要保持警惕,建立進步健全的制度,積極參與監察政府,將團結抗爭的意志薪火相傳。

甚麼叫做共同體?甚麼叫做民族?經過一場共同的鬥爭,一個共同體、一個民族就誕生了。──Max Weber

 7.21,第一個悲憤莫名、淚崩無眠的晚上。
 7.23,完成了這首《風雨中抱緊您》。
或者是人微言輕,沒有政治領袖的名氣,刑期也未至於長到引起關注,把歌曲send過給十數位電台DJ和知名音樂人(當然是站在雞蛋一方、敢於發聲的),都沒有回音,作品完成了三個月還未能讓它面世。借此信公開它,謹作為高牆內送給同路人的一份心意,希望有心人能夠代我將文字和音符化成旋律。

我知道有一首《願榮光歸香港》作為軍歌響徹城邦、振奮人心。但若你面前有一個受傷的靈魂──受傷被捕的孩子、無力感侵佔心靈的知己、不理解孩子的父母、鬧翻了的戰友⋯⋯願你也讓他聽聽《風雨中抱緊您》,給他一點溫暖,教他記起維繫這個家除了公義,還有盼望、包容和愛。

我也有個盼望,有一天能跟戰友們陣前並肩。烽煙間就暫不相認了,等一天,風雨停歇、樂土復見,我們約定晴空中星空下──

煲底見。

編者按:看到比達的來稿後,有一班音樂人很樂意把《風雨中抱緊您》錄唱,並製作成MV。第一次試唱的歌者說,很感動。請大家拭目以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