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場秋雨


照片由筆者提供

等。一場一場雨。

每次都以為是秋雨,但雨後還是那個樣子,溫度讓你愁苦,空氣叫你窒息;跼蹙、渾沌、歪戾、詭異;你身處的那塊土地,偶爾清涼,難得寒冷,大部份日子,除了熱還是熱,你的夏季太長太長了。

遠方的這裡,清早只有十四度;之後,一場雨,氣溫驟降至十度。一場秋雨,旋即入冬。這裡,四季分明,熱的酷熱,寒的嚴寒;春秋兩季特別短暫,一霎眼,春過渡到夏,秋過渡到冬。

院子裡,再也聽不到秋蟬鳴唱,看不見到處蠕動的蟲子,當季出生的小貓都沒個影蹤了。冬,何其肅殺!躁動不再,一切寂寂,幕下。Finalé?萬籟俱寂?生命歸零?卻原來在你我毫無知覺間,世代正在交替,生命也在延續。

無數雌蟬早已將卵產到樹枝裡,蟬卵隨乾樹枝掉落到地,入土進行孵化,來年幼蟲鑽出,最終在樹上蛻變成蟬,而當年的雌蟬的生命,就在完成繁殖後圓滿了。

小蟲子在入冬前大量進食,儲備供應冬季消耗的養料;有些昆蟲一身硬殼,自帶盔甲增強抗寒能力。秋之將盡,它們鑽到縫隙里、泥土中、或者躲藏枯枝殘葉裡面,默默等待來年一聲春雷。

而當季出生的小貓,在冬之將至前茁壯成長,累積大量體脂,長成豐盛皮毛,尋覓一個安穩的好去處,休養生息,若然能熬得過隆冬的話,來年再見,就已經是生理機能成熟的大貓了。

照片由筆者提供

你的那塊土地,無論夏再漫長,到底會入冬的。尚未結束也該歇歇,修整的修整,療癒的療癒,安息的安息。當一切平靜下來,你可以想想,得到什麼?失去什麼?真的假的看清楚,你身邊的是人是鬼?什麼是愛?什麼是恨?追求什麼?放棄什麼?什麼值得你哭、值得你笑?

啊,恕我嘮叨了。這樣好嗎?某個冬夜,讓我為你燒一鍋粗糙的熱騰的小米粥,你捧在掌心裡,暖和暖和冰冷的手、風霜的臉。

不必謝我,不需聊天。就這樣靜靜待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