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謀殺區選的刀手


11月6日,屯門樂翠選區區議員何君堯設置街站時遇襲受傷,需要送院治療,更加獲得醫護人員六星級款待。根據HA Secrets屯門醫院醫護人員的消息,只是受了輕傷的何君堯可以擁有特權,即使傷口只有小小的兩厘米,卻可以霸佔急症室內用作治療有生命危險的R房,又可以獲安排打尖接受手術,更獲得麻醉科部門主管安排全身麻醉進行平常只需要局部麻醉的傷口縫針。建制派口裏說譴責暴力,但當所有建制派人士衝出來譴責的時候,竟然讓人覺得建制派似乎比起任何人更樂見這件事發生,齊齊建議押後甚至取消區議會選舉。何君堯受襲擊當然是一件暴力事件,但為何過去幾個月發生了更多比這單事件更嚴重的暴力事件,又不見得建制派一樣齊心去譴責,甚至反過來支持使用暴力的人。因為建制派眼中見到的不是公義,而是利益。他們只緊張自己能否受惠,有人受傷甚至有人死,他們從來沒有緊張過。

照片來源:葛珮帆Facebook

10月19日,大埔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一名19歲青年人遭到內地刀手襲擊,肚皮爆開腸臟外露 。11月4日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尚德邨停車場墮樓,當時警察在附近施放催淚彈驅散街坊,周同學盆骨骨折及腦出血,延至8日早上不治。10月6日,一名59歲的士司機在深水埗刻意加速剷上行人路,撞到兩名女子,其中一人嚴重骨折,之後這名冷血的司機被私了。面對這名司機如此暴力的行為,來自建制派的黃英豪及吳秋北親身到瑪嘉烈醫院探望,守護香港大聯盟更捐出52萬給這名蓄意傷害他人身體的暴力的士司 機。更令人憤怒的是這名司機到今時今日仍然未被拘捕!

岑子杰遇襲,倒臥血泊中。

自九月開始已經有多名區議會候選人遇襲受傷,包括鄺俊宇、何偉航、梁凱晴、仇栩欣、岑子杰、葉子祈、梁衍忻、趙家賢。以上各人傷勢輕重不一,當中最血腥的當然要數岑子杰及趙家賢的傷勢。就著以上多宗暴力事件,香港的建制派代表不但沒有像何君堯事件一樣高姿態地譴責,部分人更選擇身體力行,支持發起暴力事件的人,例如那名深水埗的士司機。但見到何君堯胸口上兩厘米的傷口,所有人即時全體召集齊齊聲討。究竟你們什麼時候出來譴責使用怎樣的標準去決定?為何其他人受到更嚴重的肢體傷害你們不但可以視而不見,甚至顛倒是非黑白,反過來支持蓄意撞傷途人雙腳的那位司機。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建制派的字典當中從來沒有公義這兩個字,他們字典中只有金錢、席位、利益、西環、中共這幾個字。就算警方濫權濫暴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甚至死亡,這批可恥的建制派都不夠膽譴責,相反更會埋怨受害人做錯,警方「被迫」使用武力。至於何君堯可以有特權,在香港數一數二繁忙的屯門醫院打尖,建制派當然也不會有半點不滿,因為不論是譚耀宗還是陳恆鑌都是類似情況的得益者。

何君堯遇襲事件的確很恐怖,並非因為有區議會候選人遇襲,反正何君堯的傷勢比起其他之前受襲的候選人都要輕得多。最恐怖的是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將這件事件無限放大,漠視之前其他區議會候選人遇襲的事件,然後藉著這件事件要求押後甚至取消區議會選舉讓自己得益。

如果建制派選情依然不樂觀,究竟會否有別有用心人士,尤其是一直在幕後操縱香港的北方勢力在未來兩星期大規模發動針對區議會候選人的暴力事件,包括襲擊敵方候選人,一來可以迫使政府押後或取消區議會選舉,二來可以復仇。大家必須盡全力阻止所有潛在的區議會暴力事件發生,不但是希望保護同路人,更不能讓建制派有藉口押後這場選舉,漁人得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