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是香港人 新冷戰開始了(11月9日在柏林牆的勃蘭登堡門宣讀)


筆者按:我授權"Germany Stands With Hong Kong",201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在柏林牆的勃蘭登堡門,代表我宣讀這篇文字,我也同意制作成雙語傳單,向在場民眾散發。

德語版

今年9月9日,香港最年輕的政治犯,22歲的黃之鋒在保 釋期間訪問柏林,他說香港是冷戰時期的西柏林。這個比喻意蘊深遠。30年前,黃之鋒還未出生,可香港已開 始紀念六四,接著年復一年,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追悼 六四死難者的數萬人燭光晚會,黃之鋒父母參加了,接 著才是黃之鋒自己,形成了一種與德國社會相似的「傳統紀念文化」—這和當代中國人的遺忘傳統反差強烈。

遺憾的是,黃之鋒的比喻沒有引起關注,他想去柏林牆發表演講的願望也未能實現。這是一個西方政壇務實、投機、左右搖擺的時代,當美國總統特朗普頻頻發動針對中國的貿易戰時,他並不瞭解香港對整個自由世界意味著什麽,而其它西方領袖呢?對香港瞭解更多或更少?也許,在將來某一天,政治家們想到補課和複習的時候,就已退休了......我退不了休,我是一個價值觀堅定的流亡作家,我想說:「新冷戰開始了!」

像30年前柏林牆倒塌象徵著舊冷戰結束,今天香港的不屈不撓,象徵著新冷戰開始。西柏林曾經是一塊「民主飛地」,儘管四周被社會主義陣營重重圍困,仍有多少東德人冒著生命危險,翻越柏林牆——正如有多少中國人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山嶺、荒原和大海,偷渡到香港——因為香港是整個亞洲最接近西方的國度,與香港接近的台灣和日本,都有根深蔕固的東方文化傳統或包袱,只有香港在英國人手中,從一個無名漁村發展為一個著名國際都市,它那持續了100多年的傳統是英美政治、經濟、文化傳統。

——如果香港失敗,就如30年前西柏林被東德和蘇聯吞噬,人類歷史將進入最黑暗的時期,只有北京天安門燈火輝煌。除開10月1日,他們還有無數反人類的盛大慶典,一直持續到上帝發怒,讓地球跌入茫茫冰河。

——如果香港失敗,傷痕累累的抵抗者們能否如1940年的鄧寇克大撤退,突圍並安然渡海?可歐洲大陸對岸是英國,是給予了香港民主制度的英國;而香港的對岸是台灣,是鄧小平提出的、要按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最終實現祖國統一的台灣。

台灣擁有民主,因擔心中共滲透,暫時還沒有《難民法 》。可據最新消息,在美國國會即將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的鼓舞下,台灣政府也正醞釀出台一部類似的、專門針對香港危機的難民法案。

中文版

1963年6月26日,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來到剛建好的柏林牆,宣布他是柏林人。今天,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都必須說:我是香港人。我是《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前就在這裡的香港人,我見證過1997,英國的撤離,我不願被共產黨奴役;我是逃港者的後裔,我的祖父因為飢餓和坐牢從中國偷渡過來;我是與警察對峙的示威者,我也支持1989年被鎮壓的中國民運;我是被跨境綁架的銅鑼灣書商,雖然我的國籍是瑞典和英國;我是關注新疆、西藏、法輪功和709迫害律師案的人權工作者,我也可能被跨境綁架到廣東;我是在柏林申請政治避難的第一個香港人;我是因為恐懼逃到台灣、又返回香港的「勇武派」;我也可能是再次逃離香港的政治難民、中國政府通緝的暴亂分子,我在茫茫大海上漂泊,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我是香港人,我相信香港的呼救會被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的人聽到,會被上帝或佛陀聽到。我將反抗和堅持,直到最後一刻。

******

廖亦武,天安門大屠殺主要見證者之一,中國政治犯群體中最為突出的詩人、作家、音樂家,因在六四慘案之夜和加拿大漢學家 Michael Martin Day 一起創作並製作《大屠殺》錄音磁帶並傳播到20多個城市而被捕,判刑4年。出獄後長期從事底層人物採訪和地下文學創作。 2011年7月在德國前外交部長韋斯特維勒的親自幫助下,買通黑社會,渡過中越邊境,從河內機場飛抵柏林。

主要作品有長詩《大屠殺》、音樂CD《河流或時間》、 見證文學《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來自中國監獄的見證人報告》《吆尸人》《上帝是紅色的》《子彈鴉片—— 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輪回的螞蟻》等。他的作品已被翻譯成近30種文字,深具國際影響。他是2011年德國紹爾兄妹獎、2012年德國書業和平獎、2016年德國 Hohenschhausen監獄博物館獎、2018年美國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基金會奬得主。也曾多次被劉曉波、赫塔穆勒、獨立中文筆會推薦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