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光復香港」的抗爭意義


【撰文:素心】

反逃犯條例的抗爭運動持續多月,最近重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本土派的口號,它的內涵值得細意推敲。

 「時代革命」四字意思含糊,尤其在選舉臨近的政治語境下,將它理解成「奪權」或「推翻政府」肯定觸犯忌諱。於是「革命」一詞只能捨棄一般理解,依附於前句「光復香港」的抗爭理念。

至於「光復」,它的意思就是恢復或收回曾經失去的美好事物。這裡所指的「曾經」,應是「九七回歸(或「被回歸」)」之前,至於要光復的內容則有不同的理解:
 
1.    以人口質素及社會資源分配為著眼點,針對内地新移民大量來港引發的各種問題,要維護「原香港人」的權益,恢復香港社會九七前的「本來面目」。
 
2.    以公民享有的政治權益為著眼點,針對中港之間的矛盾及「回歸」後落實「一國兩制」的預期落差,要恢復英國殖民地時期比較重視自由和人權的開明管治方式。
 
3.    以族群內部關係為著眼點,針對社會氣氛和人際關係的矛盾撕裂,恢復集體回憶裡的「獅子山下」精神。
 
第1、2兩項訴求是否政治正確可以再斟酌,不過因為涉及切身利益,而且都不可能單靠個人的努力而改變現狀,較容易引起市民的關注共鳴。另一方面,掌權者無視問題的嚴重性,只向中央負責,欠缺為港人請命的承擔,終於激起了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助長了這兩項訴求的力度。
 
至於第3點,是恆常生活待人接物的態度作風,是一種不易表之於言説的社會狀態。它強調守望相助、以和為貴,藉著潛移默化的體驗和薰陶感染,發揮凝聚力量,促進族群的發展。因為它傾向於「藍調」的色彩,所以很難成為抗爭的主題。

再者,這次抗爭運動的主要參與者比較年輕,自懂事以來便置身於種種社會矛盾和激烈爭議之中。在他們心裡,獅子山只不過是掛直幡、築人鏈宣示訴求的制高點,而且已經符號化,與許多「前朝遺老」、街坊鄰里的體驗實在風馬牛不相及。

今年中秋節,市民登上獅子山拉人鏈和掛上「實行真雙普選」的直幡。美聯社

然而,我們若從社會發展的角度檢討抗爭運動,它的意義不單在於當下的主題和手段正當與否,更在於它的理念如何與族群的命運扣連──要得到怎樣的具體結果才算「達義」?要為那樣的結果付出怎樣的代價?那位主張「上善若水」的老子也曾經提醒我們,「大軍之後,必有凶年」。抗爭行動必定對社會秩序帶來衝擊,甚至挑動當權者的紅線,以「大軍」之力塗炭生靈。我們處於亂局之中如何珍惜當前所有?如何關顧我們為之挺身而出的族群利益?如何盤點成效?如何因應局勢調節各項訴求的規模和優先次序?折衝的臨界點在哪裡?抗爭如何在受控的情況下了結?了結之後如何化解矛盾、修補撕裂以締造新的和諧局面?……這些都是有心人必須認真反思的項目。

如果我們將事態放在社會發展的宏觀視野,「抗爭」與「和諧」之間其實存在著微妙的辯證關係──抗爭是維權手段,和諧是達義初心。先「破」而後「立」,「有理有節」就是它們之間的平衡原則。抗爭行動如果只憑激情熱血,沒有和平理性的座標軸予以制衡,很易變成無的之箭、脫韁之馬,增加重建秩序的代價,甚至搬演成萬劫不復的悲劇──「攬炒」絕不是「打和」,而是雙輸,而且弱者比強者輸得更慘!

抗爭運動發展至今天,「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模式已經出現許多令人擔憂的場面,連議會選舉也可能遭殃。著眼於全局和後續發展,如何以公義的初心制衡抗爭手段是當下必須面對的難題。

「街坊鄰里」的啟發

筆者記得童年時一家五口住在一個板間房裡,左鄰右里都是販夫走卒。三教九流、大江南北,或者曾經享有光輝歲月的人物,都在四堵牆的蜂窩裡圖個棲身之所。一踏出房門,走廊奪路、廁所爭先、廚房霸位無日無之,立體聲的喊打喊殺不時震耳欲聾。緊張的人際關係甚至禍延小兒女──玩伴之間要陽奉陰違,假裝如臨大敵,而實則暗通款曲……

可是,到了歲時節令,或者遇上某戶人家有紅、白二事,大家的戾氣馬上抑制下來。儘管有房客仍會冷漠處之,但也有通情達理者為宿敵致以低調的祝福和慰問──尤其在孩子面前,大家僅餘的風度會稍加調節,亮麗起來。原來普天同慶的大日子,悲喜共鳴的人生大事往往是舒緩矛盾、化解冤劫的契機。懂得迴旋折衝,以同理心超越同仇敵愾肯定是香港人那些年值得自豪的榮光。
 
如果我們能光復這份集體記憶,藉以檢視當前的困局,或者有助於確立「復和」的座標,讓抗爭的步伐走上康莊大道。

11月9日,市民在添馬公園聚集,追悼在將軍澳警察驅散行動期間墮樓死亡的科大學生周梓樂。有市民舉著促請特首林鄭月娥「止步製亂 停止奪命」的標語,在台前的花海跪下。
 

後記

謹以本文深切悼念抗爭運動的犧牲者,並向各方受傷害的人士致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