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法治不等同違法必究  


【撰文:戴耀廷】

被問到會否引用《基本法》第48條賦予特首的權力,當完成司法程序後特赦因「反送中」運動而被判囚的人,林鄭月娥沒正面回應,只說特赦曾犯法被逮捕或正被檢控人士,是有違法治社會價值,故不會做。林鄭月娥所理解的法治社會價值,似乎只是「違法必究」。這樣理解法治,是過於簡單,誤解了法治的真正意義。先不論這點,單是「違法必究」,也實際上不可能做到及不必須。

用最簡單的例子,也是我上課時常問學生的一個問題:「你們有沒有人一生都沒有犯法?你們有沒有人從沒違反交通規則過馬路?」差不多每一次都沒有人會舉手說自己從沒犯法。實際上每一刻都有人在犯法,不依交通規則過馬路、違例泊車、超速駕駛都是常見的例子。真要做到「違法必究」需要投入不合比例的資源去執法,也會過度地侵入公民的私人生活。但即使要如此做,也未必能百分百做到,總會有漏網之魚。故即使在法治社會,必然要容忍公民某程度的違法行為發生,只要社會的秩序大體能維持得到就可以。要做到公民「有法必依」,不是由執法部門用盡方法去達到「違法必究」,而是透過宣傳、教育,讓公民自覺法律的公正及權威,自願地遵守法律。

但公民為何願意即使是違背自己即時的利益也會遵守法律呢?那就關乎到法治的真正意義,是林鄭月娥及一眾特區政府官員包括警隊到現在還未能明白的,就是法律為公民所認可而享有權威。要做到,政府的權力必須受到制約以防止濫權,且法律能實質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及尊嚴。林鄭月娥之流常以為法治是針對受法律管治的公民,要保障的是政府官員的執法便利,但法治的真義是針對行使法律權力的政府官員,要保障的是公民的基本權利。

本末倒置正是導致當前香港法治崩潰的原因。現在香港的危機,正因中共濫用釋法,任意解釋《基本法》的條文,令林鄭月娥及特區官員放膽無限放大現行法律所賦予的權力,用來打壓反對的聲音,弱化各個監察政府的力量,並配合中共把香港融入大陸的部署。到「反送中」運動爆發,林鄭月娥縱容警察任意使用法律賦予的權力濫查、濫暴、濫捕、濫告,不受監察。結果是近八成人反對林鄭月娥當特首,超過五成人給警隊零分。香港法律被這些人來執行,在短短數月間,已喪掉了一切權威。現在法律在香港已沒有太多意義,這才是真正違背了法治社會價值。

警察濫捕情況嚴重。圖為大批防暴昨天在沙田乙明邨拘捕多名穿黑衣人士。EyePress相片

能明白法治的真義,就知道特首行使《基本法》第48條的特赦權力,不單不違背法治社會價值,反是撥亂反正,幫助香港走回正軌,重建已破壞了的真正法治社會價值的必須之法。在這場「反送中」運動,人們走上街頭是因林鄭月娥背離了法治的真義,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即使有百萬人上街和平示威後仍一意孤行,在6月12 日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去驅散大部分是和平的示威者,更要定性他們是參與了暴動,才會引發之後幾個月無休止的街頭衝突。警方的濫暴迫使本是「和理非」的示威者也變為勇武,亦把衝突擴散至差不多每一個社區,因當權者要不計代價去止暴制亂,終摧毁了香港的法治。

嚴格來說,不能說抗爭者沒有違反現行法律,的而且確一些抗爭者使用了暴力。抽離地看,他們當受法律懲處,但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使用了過度武力的警察。林鄭月娥才是始作俑者,其他人包括了抗爭者及警察,都在不同程度上是受害者。我不寄望林鄭月娥會行使特赦權力去處理由「反送中」所導致的違法事件,除非中共改變對港的策略,真心讓香港人能享有民主自治。

但若真能有這機會,特赦所有涉及「反送中」運動違法事件的人,不論已被拘捕、檢控或判刑的人,是重建法律權威的必由之路。掌權者這樣才能向香港人展現真誠面對過去所犯的錯誤,並願意重新開始。特首可行使特赦權力赦免已被判刑的人或減輕他們的刑罰,指令警方對這些案件停止調查,及向律政司強烈建議須嚴格審核證據及慎重考慮公眾利益在相關案件不予檢控。這些都不會破壞香港法治,因那已被過去當權者的惡行破壞殆盡,反讓香港法治能浴火重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