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記科大周同學安息禮


【撰文:青】

這幾個月以來,有些人只看到暴徒、暴力、外國勢力等等,卻也有人看到信望愛。

照片由筆者提供

作為香港人、將軍澳居民以及前科大職員,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重傷離世的事,令筆者感到份外痛心。周五早上知道周同學離世,透過新聞見到史維校長忍痛公佈消息、即時脫下帽子要求大家默哀、再離場趕往醫院的畫面,感覺一切太近、太真。午後再看新聞,校園部分設施被破壞,還以為科大當天很亂。可是傍晚六時親身到科大Atrium參加安息禮,卻是絕對平靜有序。

EyePress照片
照片由筆者提供

學生做得很好,得悉死訊後數個小時已找到朱耀明牧師前來分享信息。牧師引述聖經說,耶穌見到受苦的人,自己也哭了,祂與受苦的人同在、體會人的痛苦。有人為了鞏固自己的利益與位置而依附權勢、合謀將耶穌處死;耶穌卻沒有退縮,背負了十字架。同理,朱牧師表示周同學的勇氣與信念能發出光輝、照亮社會,讓大家彼此守護、抗拒摧毀人性尊嚴的力量。
 
之後大家排隊到俗稱「火雞」的巨型日晷雕塑獻花;火雞是科大地標,周五早上仍然是應屆畢業生拍照的地方,到了下午卻變成鞠躬弔唁的臨時靈堂,晚上在束束白花與點點燭光之中,更令人想起六月的維園。

Atrium後方距離火雞只有數十米,然而由於弔唁人數太多,大家要在原地呆等一至兩個小時方可獻花。雖然如此,等候期間大家完全安靜,連秋蟬飛過也聽得見,其次就只有飲泣聲、和遠處講台傳來聖詩「奇異恩典」的鋼琴聲。大家沒有喊口號,只默默地等,尊重死者,送他上路。
 
這時,有位女士見筆者沒有準備,主動將她手上唯一的一束白花給了我,彼此交換了一個互相了解的眼神。靜靜等待期間,我一直低着頭,有學生以為我在哭,特地遞上紙巾。就這樣,我們無聲connect起來了。
 
這幾個月以來,有些人只看到暴徒、暴力、外國勢力等等,卻也有人看到信望愛。

終於來到火雞前獻花,看到前面寫著「Chow Tsz Nok 1997 - 2019」的白色紙牌,我方意識到才22歲的周同學正是於香港回歸那年出生。才22年,這個本應年輕煥發的生命,卻跟許多我們珍惜的香港片段一樣,無法留守到最後。
 
報章報道,有一位畢業生在臨時靈堂見到遺照,方知道周同學是自己以前的波友師弟,即時激動大哭;畢業生哭訴,周同學為人良善,自己真是「死十次都不夠」。
 
周同學,雖然我不認識你,然而你那充滿陽光的微笑,將永遠留在我們心中。你並且捐出運動健兒的器官,將愛留在天上人間。

晚上八時多,仍有百多人在排隊等候獻花,相信身處龍尾的人士還要多等近一個小時。這個時候,有教授留守,靜心細看學生的留言。

EyePress照片

跟舊同事談起,大家不禁低徊,萬料不到歷史會選中這間大學…誰會料到科大全年最大型的畢業禮,最終會變成安息禮;過往最愛在Atrium以震耳欲聾的聲響作chanting的科大學生,竟會靜靜在此嚴肅默哀。
 
誰又會想到,過往被認為對社會事務較為冷感的科大校園,從此不再一樣。是好?是壞?當中一定會有上帝的帶領。
 
禮成後回家,透過新聞看到科大校長史維的公開信,另外多區悼念會上再次響起久違了的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註:周同學是基督徒,午後網上有不少信息呼籲大家不要燒衣)。從周一校長第一時間趕往醫院,到即時取消周五下午的畢業禮,科大的處理合乎人性,能夠顧及各人的感受。

本區有一位官階頗高的警察,是筆者認識的。是晚我思前想後,最終決定除了要為死者家人朋友禱告外,也要為這位警察禱告。Who knows?這是一個轉捩點,無數香港人將要度過更多無眠的晚上,求上帝讓每個人做上帝看為對的事。
 
在歷史的洪流中,人很渺小;但是心中有神的人,也可以很強大。
 
香港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暴風雨之中,大家都感到徬徨無助。然而從亙古到永遠,上帝掌管歷史,在洪水中主祢仍然坐著為王,祢的公義必定會降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