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多片)【中大二號橋戰役】防暴警闖校園兩波攻擊 施放數百發槍彈 逾80學生傷 校長段崇智硬食催淚彈


中大學生連續兩日與防暴警察在吐露港公路上方、中大校園範圍內的二號橋對峙,山城校園持續槍林彈雨。周二下午2時左右,校方代表一度介入,惟調停不果,學生、警方各不退讓,警察隨後強攻進入校園,追捕、毆打學生,並發射多枚催淚彈。有5名學生被捕(其中3名是中大學生),期間多人受傷,有學生頭破血流。傍晚5時許,中大校長段崇智首度現身二號橋,與警方談判,隨後向學生建議由中大人員駐守橋頭、警察退至橋尾,雙方停火,但學生拒絕,要求警方先釋放被捕的學生,及完全撤出校園範圍。入夜後,攻防戰更為猛烈,警方不斷向學生發射催淚彈及各類彈藥,槍聲連續4小時不絕於耳,副校長吳基培在場跟警方交涉,但至晚上10時,警方出動水炮車攻擊學生。這一夜,校長段崇智首次在校園硬食催淚彈。前校長沈祖堯出面斡旋,警方撤離二號橋,但學生通宵留守。

除了中大,城大、港大同日都發生激烈衝突。有城大學生在宿舍外的歌和老街設路障,防暴警察發射多枚催淚彈,期間指揮官曾指令槍手向示威者「打頭」。

續11.11「黎明行動」後,11.12再有「破曉行動」,示威者堵塞香港主要幹道,以「三罷」抗議暴政。其中,在中大、港大、理大、城大對出的道路,都有雜物堵路的情況,大批警察攻入大學,令多個校園淪為戰場。警方形容,「暴徒」中有很多是年輕人,就警方11.11拘捕的287人中,有190人為學生,佔整日拘捕人數近三分二。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在周二下午的記者會上態度強硬地說,警方不容許香港任何一個地方變成罪犯窩藏地,只要有人犯法,警察就會執法。即使沒有搜查令,《警隊條例》已賦予警方法定的權力,去進入這些處所進行拘捕。學校、商場、港鐵站都不是「無皇管」的地方,而在《公安條例》下,學校並非私人地方,警方會「依法辦事」。

在中大,激烈衝突持續一整天。中大學生與防暴警察在二號橋持續對峙,校方代表下午一度走入警察防線,嘗試交涉,但最終調停不果,學生推前防線,警察不斷開槍。學生戴上頭盔、面罩,用垃圾車、水馬擋在前面,並開長遮、盾牌,極力抵擋警方的催淚彈及其他彈藥,部份學生投擲汽油彈及雜物還撃。 


 

學生防線最終失守。警方衝入中大校園,追捕、毆打學生,有3名學生被捕,多人受傷,有學生頭破血流,記者拍攝到有倒地的學生,被兩名防暴警察用膝跪壓,一人壓、頸一人壓胸,受制學生表情痛若。警方在校園發射多枚催淚彈,又對記者施放胡椒噴霧。 



傍晚5時許,中大校長段崇智現身,兩名副校長吳基培和吳樹培、數名教職員、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以及中大舊生、人權律師林洋鋐在場陪同。學校高層走到警方防線,跟警方談判,雙方得出的方案是,由中大保安人員駐守二號橋的橋頭,警察退至橋尾,學生不再掉雜物至吐露港公路,警察不會再經二號橋入學校,雙方停火。 


段崇智隨後見學生,嘗試遊說學生接受方案,惟學生表現不滿,質疑警察不該進入校園拘捕、打傷學生。有學生批評,警方3次在沒有衝擊的情況下,舉黑旗及挑釁學生。另有學生控訴指,他親眼見到有同學中槍,「郁都唔郁,畀狗(警員)抬走。」

有學生明言「無妥協空間」,不接受警方僅退至橋尾,而非全面撤出校園,「條橋係我哋㗎,唔係警察㗎。」學生要求校方譴責警察入校園,並要求警方完全撤出校園範圍,以及釋放被捕的學生。

段崇智與學生討論逾半小時,學生一直譟動,師生未能達成共識。至晚上7時許,段決定改去警署支援被捕學生,副校長吳基培留在校園。

段崇智走到二號橋,準備登車離開時,大批學生跟在後面,一邊敲打鐵欄。在二號橋的防暴警察,用強光燈照射校長及學生,聲稱跟在段後面的學生有武器,要求段離開:「段校長,請你立即離開,呢個唔係談判同對話嘅時候,請你立即離開。」警方又警告學生不要挑釁,放下武器、不要開鐳射筆,學生未有理會。未幾,有學生向防線擲物,警方隨即施放催淚彈,學生再投擲汽油彈。當時段崇智仍在現場,沒有任何防護下硬食催淚煙。


學生替留下的副校長吳基培戴上豬嘴和眼罩。陳駿豪攝

入夜後,攻防戰更為猛烈,警方不斷向學生發射催淚彈及各類彈藥,槍聲連續4小時不絕於耳,副校長吳基培在場跟警方交涉。

至晚上9時56分,警方發稿指,為緩和形勢,希望以一個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警方和校方作出溝通,正安排撤退以停止對峙。警方呼籲示威者停止追擊,亦不要向吐露港公路和九鐵路軌投擲物品。警方的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輛在現場準備,有需要將協助警方後撤。不過,不足10分鐘,警方出動水炮車,用水炮及顏色水攻擊學生,學生投擲汽油彈還擊。 



晚上約10時半,前校長沈祖堯現身,嘗試斡旋。沈對學生說,希望大家和平散去,不會再有催淚彈或其他對抗,校長段崇智已與警方商討好,警察會退出校園外。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到二號橋前線,引述沈祖堯指,校方曾與警方溝通,如中大學生今晚不佔領二號橋,中大保安組將會接管二號橋,警方便不會推進;另一選擇為中大學生繼續佔領二號橋,但警方攻入中大的情況可能再次發生。鄺俊宇分別與不同中大學生傳遞訊息,並說「沈祖堯今次是押重注拆局。」

中大前校長沈祖堯到場時,有學生向他遞上「豬咀」口罩。EyePress照片

有學生呼籲學生撤離二號橋,並於橋往中大的地方設置路障。有同學表示不會相信警察,有心理準備再上前線與警方對峙,但暫時不希望再有人在事件中受傷。前線有人告訴現場學生,待二號橋端火勢熄滅,會在二號橋中大一端架設路障,然後呼籲同學往校園撤退。

《大學線》報道,中大學生事務處在大學體育中心成立臨時急救站,在場支援的急救員稱,由11.12中午至今11.13凌晨,已接收約80名傷者,大部分為擦傷或燒傷。兩名傷者情況較嚴重,一人被催淚彈擊中頭部,當時神智不清並出現抽筋症狀;另一人則呼吸困難,兩者均被送院治理。約20名傷者被水炮車波及,已悉數清潔。

在11.12二號橋一役,至少80名學生受傷,兩人傷勢嚴重,需送院治理。EyePress照片
學生在校園檢獲其中一桶滿滿的催淚彈殼。陳駿豪攝

警方在11.13凌晨2時36分透過fb發布錄影簡報,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表示,為防止有人危害吐露港公路道路使用者的安全,以及確保主要幹道暢通,警方派員到場。警方在二號橋設防期間 ,不斷被攻擊,「警方喺多次警告無效之後,喺別無選擇嘅情況底下,使用咗最低所需武力,包括催淚彈、布袋彈,同埋橡膠彈。」她聲稱,在過程中,警方只在二號橋,及吐露港公路旁邊的環迴東路執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