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面臨死神召喚的李伯


兩星期前談及人如何面對死亡的議題,令筆者想起另一位案主李伯的故事。
 
大約兩年前,筆者遇上了患有肺病的李伯。由於其肺積水問題相當嚴重,長期受到氣喘困擾,需要依賴呼吸機及安眠藥才能安眠。
 
李伯一直由外傭照料。除了身在外地的女兒,兩位兒子不時登門造訪,並在經濟上提供支援,生活本無後顧之憂。直至有一次,外傭放大假回鄉探親,李伯需要遷往老人院暫住;他的情緒突變,在院舍出手打人,被送往醫院接受檢驗與治療。

網絡照片

醫生診斷李伯患上腦退化症,但礙於其肺部功能太弱,不能也不敢處方太多藥物控制其情緒,怕他身體抵受不住。他其後返回家居住,情緒持續不穩,經常發脾氣,並懷疑兒子連同外傭謀害自己,甚至出手打外傭等等。筆者多次造訪,李伯也無法心平氣和進行交談,總是煩躁不安的樣子;兩位兒子也束手無策,惟有多點回家「睇實」爸爸,罵不還口,並叮嚀外傭小心,要懂得保護自己。

在差不多同樣的時間,李伯的肺病進一步惡化,肺部被發現有腫瘤,醫生對他的病情並不樂觀,著家人要做好心理準備。而在他情緒出現問題至離世之間的四個多月,李伯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煩躁的情緒狀態,除了女兒由外地回來探他的那段日子,他表現稍為安穩,能夠與3個子女平靜交談,甚至憶述起年輕時帶他們3人看電影與玩樂等趣事。

李伯的個案讓筆者想到,多年來自己處理不少重病離世的個案,案主們在面對死亡時,都缺乏一個安全、舒服與包容的氛圍,讓他們坦然表達自己的恐懼,以及種種難以言喻的感受。

或許是基於華人社會對死亡的忌諱,很多時,無論是案主、家人、醫護人員以至我們做社工的,都未能坦率談論這個議題,李伯這個案也沒有例外。

事後回想,筆者總覺得李伯在離世前數個月所展現種種的異常行為,包括那些被謀害妄想與對家人的纒繞等等,好可能是出於其害怕與面對死亡的本能反應,渴求更多愛、接納與關注。但我們的醫療制度卻只求息事寧人,視之為精神錯亂,給他兩粒精神科藥物了事,但求「炸冧」李伯讓大家好耳根清靜。至於當事人的主觀想法與感受,從來都不是最重要。

希望這位百病纒身的老人家,在另一個國度獲得最終的安息。更希望這個社會對於患重病與瀕臨死亡的病人,能夠有更多的關愛與了解。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