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網媒攝記梁柏堅:維護制度前,先維護人性


網媒米報攝影記者梁柏堅,連日在理大拍攝。8月31日晚上約11時,梁柏堅在太子港鐵站內拍得一條長達3分鐘短片,當時警方速龍小隊衝入列車車廂,向市民揮棍並噴射胡椒水,情侶雙擁痛哭。那是8.31事件中,最觸動人心的一幕。

 

梁柏堅說:「做記者,偶發性好大,係嗰日嘅選擇;怕唔怕佢哋 (警察) 打我?當時無諗,就跟住架車,閂門停咗再開,大家都好崩潰,你發現你就係當刻最有經驗嗰個。」3分鐘後,他決定停機,先替片中情侶清洗胡椒。「安排人去分流急救,邊啲嚴重醫護做,邊啲無事互相安慰企埋一邊。我做完我嗰part喇,之後嘅記錄,同處理其他人受傷,邊樣緊要啲?」

「好多嘢之前,首先都係一個人。」區議會選舉周日舉行,39歲的梁柏堅是灣仔大佛口選區的候選人,是繼2015年之後,他再次挑戰在該區做了12年議員的民建聯李均頤。他4年後再在警察總部所屬的深藍選區出選,在當前的社會氛圍下,梁柏堅有更深的體會。

米報攝影記者梁柏堅,831在太子港鐵站內拍得長達3分鐘短片,知名度大增。(Alex 攝)

梁柏堅續說回8.31那天:「8.31俾我最大嘅impact係,好多嘢你做記者之前,首先都係一個人。選舉係好理性,但場運動,接觸都係好感性、好情緒化。好似有一個周六,唔係因為選舉,係你望住啲街坊,咁啱經過,警察就亂放催涙彈,喺佢哋面前爆,爆到伸手不見五指,你係咪唔除你個面罩俾佢哋呢?就算我帶多個面罩,都係會除晒俾佢哋,帶佢哋撤退,來來回回幾次後,到周日就知道出事喇 (身體不適),但當時都會諗幫咗佢哋先。與選舉無咩關係,但我諗維護一個制度前,首先要維護人性。」

梁柏堅是地區組織「灣仔廣義」召集人,也是繼2015年區議會選舉後,再次出選灣仔大佛口。「做議員要好硬淨,我唔算好堅強,亦易有emotion,但人脆弱至會感受到其他人嘅痛苦,希望先講同理心,唔係講黃藍,係講良知。」

與灣仔有何緣份?他中學時期曾隨父親到非洲生活5年,後來在灣仔藝術中心修讀純美術,一直從事攝影工作。「2009年時,打算租studio 開公司, (時任特首)曾蔭權講活化工廈,當時睇緊嘅租盤要封盤,隔兩星期租金升了兩成,覺得政策好影響自己,於是開始留意社會嘢。」2014年雨傘運動,梁柏堅擔任義工,與「佔中三子」出入相隨。「佢哋位置好特殊,兩位學者一位牧師,咁安穩都走出嚟,反而自己做咗十幾年嘢,就算幾唔鐘意,對社會都無認真關心,空白咗。」

「到雨傘運動差唔多完,內部有好多夾心人,唔係話想點做就點做,無力感帶咗出嚟,講民主民生需求,都想帶落社區。」2015年中,梁柏堅與幾位灣仔街坊創辦「灣仔廣義」,以政治素人身份參加當屆區議會選舉。結果他得793票,較得1505票的對手李均頤少712票。「輸贏都預計咗,不足在認知度、社會氣氛同投票率,但唔算差。當年(傘運)整個灣仔區直接受影響,都仲有700幾票,已經唔錯。你出嚟選,係一種好清楚嘅民意。」他亦認為,區議會的功能,正正在於搜集民意、反映民意。

梁柏堅的Facebook都是他拍攝的抗爭現場相片,卻不見很多他競選拉票宣傳。Copyright CC By: 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

區議會功能是搜集民意

梁柏堅說:「區議會係最易反映民意,佢係吹水會亦係收風會。收風好緊要,咁多年建制把持過半嘅議會,就係將地區唔同意見,視為唔需要理,咪無咗區議會嘅職能。民政司署 (今民政事務總署)嘅出現,都係因為六七暴動,而家係將原先設計嘅職能 、即溝通民意完全抹煞咗。」

「唔收風,唔知道地區人士、街坊點諗,無反映俾(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知,5年前佔中坐低(與學聯對話)佢可以無嘢講(劉江華當年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林鄭今次對話會又一句都無嘢講,呢啲咪失職囉。區議會一直以嚟都無反應民意,最終(反送中)咪谷爆咗。」

「區議會係第一個防坡堤,有咩事無反映意見,你條街幾乾淨都無用,去到大是大非過唔到。今次你無咗一代人嘅信任,點都補唔番。」梁柏堅認為,區議會當然要關注民生,但其反應民意的功能更為重要,並非「政府附屬啦啦隊」。

「一地兩檢話過,18區區議會主席就話支持,佢哋攞住嗰種民意授權假象,最終政府又會攞番出嚟話佢哋有民意授權,我只能話呢個係共業。」他反問大家:民生是指甚麼,是街道清潔、大廈爆水管嗎?「民生係緊要,我哋要服務街坊,但我哋有啲嘢要帶領,無呢個vision 好難去選。」這是過去4年,他參與地區服務後所認識的區議會功能,「要政府做啲乜,區議會無實權,但唔再做啦啦隊,要議席過半,就係唔好俾政府再做啲乜。」

過去4年多,他曾就政府於2016年底提出探討尖沙咀西、銅鑼灣、跑馬地及金鐘或灣仔四個策略性地區發展地下空間,發表意見。「原意係疏道人流,但又話發展要回本,要做商店吸引人流,咁係擴闊條路俾人行,要疏導人流,定開店吸引人流回本?城規會對公共空間有規定,一開始就唔可以俾佢哋該地契,一改就會變成綜合發展用地。」

「只能提呢啲意見。有咩成功?其實有好多挫敗。但我想大家睇到挫敗嗰位喺邊,講成功做到乜係假象,自己都無權力,政府都唔係我哋可選出嚟,點可以做到有呢啲假象嘅權力出現?」

警察總部位處深藍的灣仔大佛口,梁柏堅要在區選勝出並不容易。資料圖片

「個個覺得區會唔重要」

梁柏堅這個名字,有人誤以為是填詞人梁栢堅。眼前這位灣仔梁柏堅的知名度,多少來自當前的反送中運動。「運動前期,我主要跟立法會議員做緩衝工作,但去到7.21,警察連議員都趕,大家要搵其他出路。」其後,他成為網媒米報攝影記者。米報簡介指,其編輯委員會由USP、SocREC、D100以及 DASH 等多個網媒前創辦人、前註冊人及前記者組成。

「第一個禮拜就腳中彈,第二個禮拜就8.31,好大壓力。」他說,知名度對選區議會幫助有限,「灣仔係好藍,議席最少,得13席,過去3屆都無泛民落過嚟。呢度幾乎全部單棟樓,由山到海。呢度做街站,起碼每日要有50個義工至得,個個覺得區會唔重要,咁政黨覺得無資源做,咪我哋做囉。」

梁柏堅強調,4年前參選已經準備好,而近日網媒記者的經驗亦為他增值。「見到社會好極端嘅狀況,落到區更加識得點樣處理。十萬火急,點樣決定、點樣商議、點樣會信大家,可以睇到人性嘅表現,做區會帶到好嘅經驗。」

「譬如前線話走唔走,裝唔裝修、裝修定裝飾,佢哋每次做都有商議,都有debate過,或者點樣顧及其他事。幾場運動都講黃藍之爭、黑白之爭,喺呢場運動會搵相同,再去傾分歧喺邊,好多抉擇都係取捨,呢啲經驗幾艱難、幾嚴峻,我覺得人性最緊要。帶到社區點處理日常事,記者係好寶貴嘅經驗,自己記者身份唔會轉。」

他明言即使當選亦不會全職做「區佬」:「大佛口個區只係三條街,5分鐘行完,喺呢度做服務,為自己、為大制度、為真正受益嘅,都唔係嗰種淨服務。」他說,沒太多時間擺街站,亦不介意政府最終取消區選,「取消會帶來憲制危機,我welcome ,本來就唔係為議席,係為公義,我點會蝕得多?我都無擁有過。係你建制派擁有,cut咗佢,你死先定我死先,我傷100都想你傷50,況且而家係你傷100我傷50。」

「見到大家攰,我同大家一樣咁攰,無打氣説話都咁無方向。保住條命先,少啲受傷、少啲流血,多啲關心身邊嘅人,我諗未來想行得更長更遠嘅位。我唔會講話係咪休息,有人休息咪有人繼續行。」梁柏堅說。

記者曾向梁柏堅的對手、民建聯李均頤查詢,未獲回應。

梁柏堅希望公眾思考:民生是甚麼,難道只有街道清潔?(Alex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