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這是一場「維權抗爭」還是「奪權內戰」?


【撰文:素心】

反逃犯條例觸發的抗爭愈演愈烈,香港前途未卜,的確令人惴惴不安。有評論將香港的現況稱為「內戰」或「半戰爭」狀態,就感性而言,它對所有香港人及香港命運的操控者都是當頭棒喝──眼前的局勢應是深切反省的轉捩點了。不過,這種啟發式的論述往往只求當前效應,立論確當與否仍有待斟酌。

編者按:11.12晚,中大二號橋仿如「戰場」

認為這次抗爭運動已發展成「內戰」的說法,可分為四個有代表性的類型:
 
1.    學者型:以羅秉祥為代表。他於本年7月15日發表「香港內戰系列」第一篇文章──〈香港內戰是如何形成的〉 (註1)。他認為7月1日抗爭者衝擊立法會是「前哨戰」,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衝突是「抗暴戰爭」的開始。11月12日他再發表同系列的〈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註2),再引述戰爭學者的著作,指出香港正發生內戰,並處於「半戰爭」狀態中。
 
2.    說客型:劉細良於本年7月15日在網上發表以〈醜陋的香港內戰〉 (註3)為題的時事評論,以之前一晚的沙田警民衝突事件為例,推想政府已用軍事思維介入事件,並以此判斷香港正陷於內戰中。節目並沒有為「內戰」一詞說明定義,它的含意其實只是特區政府以警力「止暴制亂」已有內地軍管的性質,並非指真正發生一般意義的內戰。
 
3.    勇武派:化名「Philodora」的作者於本年8月1日發表 〈很多人不知道,香港內戰早已爆發〉 (註4)的評論。他認為「抗爭」與「戰爭」的最大分別在於,前者以議題和訴求為本,功成在乎訴求能否落實;後者則是以特定群體為對象,該群體本身就是議題,功成在於那群體的投降或瓦解。他判斷當時「抗爭」的目標已不止於五大訴求,更在於「殺傷」和「瓦解」那在元朗事變中現出真身的「警、政、黑三頭集團」。說得很清楚:這是一場推翻政府、奪取政權的內戰。
 
4.    建制派:化名「兔主席」的作者於9月3日在「大公網」發表 〈香港實質已經陷入「內戰」〉 (註5)的評論。他認為「內戰」就是在掌握國家機器的政府之外,「出現了另一隻(筆者按,應作「支」)反對派政治力量,並且這支政治力量擁有足夠的市民支持和武裝力量。……香港執政政府之所以無法打敗反對派,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反對派擁有外部勢力的支持。」他認為這其實就是一場奪權的「(顏色)革命」。
 
上述第3、4項論述中,「內戰」的定義都比較清晰,而且與該兩派的立場與思維模式一脈相承。至於第2項,劉細良口中的「內戰」是個比較廣義的措詞,而且有關判斷僅憑他的想像而得之,讀者不必深究它的嚴謹定義。
 
至於第1項論述,因為屬於以「內戰」定性香港局面的專題探究,作者如何定義「內戰」是一個關鍵的前設,值得細意揣摩。由於羅先生的系列文章仍未完結,相信日後還有許多延伸和補充,不過由於時局的發展急劇變化,如何定性這場風波直接影響受眾的心態和抗爭的後續發展,因此不辭冒昧,提出一些問題,希望能開拓同路人的思考空間,為化解社會危機作出明智的規劃。

編者按:11.16這一夜,理大外也成戰場

「內戰」的商榷

〈香港內戰是如何形成的〉  一文中,羅先生引述了戰爭學者Brian Orend等人的著作,指出「發動內戰也可以是義戰,因為暴政等同內在侵略,人民有權利用武力自衛」。引文中的「內在侵略」是個延伸解釋的用詞,與一般用法並不一致。我們現實上絕對不會說「法國政府侵略黃背心運動苦主的權益」,因為那是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剝奪」。面對剝奪的回應是對抗,對抗強烈程度由「抗爭」到「戰爭」,光譜極寬,可惜在該文中未有論述憑甚麼臨界徵狀將「正義的抗爭」判斷為「內戰」。而且「發動內戰」的說法對於香港人這次抗爭的被動性和群眾認受性並不吻合。
 
之後,羅先生引述一些未具名人士對這次抗爭運動的評論,以及大量與戰爭有關的詞彙描述抗爭的表現,並以之作為立論的依據。然而那些詞彙大部份只發揮比擬或設喻的作用,而並非取其實質意義。以下為其中一個典型的片段:「不少人評論林鄭月娥的施政是『與民為敵』,甚至是『出賣香港』;抗爭者的口號是「沒有暴民,只有暴政」。用戰爭的術語,林鄭政權是一個侵略性很高的政權。……」至於這個句子:「7.1之後,歷經7.7晚上旺角彌敦道上軍警對示威者的兇殘人身傷害……」真的有點造次了。

編者按:

「半戰爭」的商榷

羅先生在 〈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一文中,分三個層次回答這個問題。
 
1.    性質:這場抗爭屬於「戰爭」
羅先生的論點如下:
A.   戰爭是政治的延伸;
B.   戰爭是兩個或以上政治群體之間的事實上、有意圖,及廣泛的軍事衝突;
C.   戰爭是以暴力方法確定在一個領土上哪個群體可以取得管治權的行動。
 
值得商榷之處:
A. 文中未有說明由「政見分歧」延伸發展成「戰爭」的臨界特徵;
 B. 文中未有說明香港發生了哪些「廣泛的軍事衝突」,而且「政治群體」未有嚴格定義;
 C. 文中未有說明那個要以暴力取得管治權的「群體」究竟與對手有何政治理念的差別,而且「取得管治權」隱含奪權、政變或革命的含意,這是大多數抗爭者認同的嗎?
 
2.    類型:「內戰」
羅先生的論點如下:
A. 衝突持續發生;
B. 這些「武裝衝突」因政治爭議而起;
C. 這是兩個「政治群體」之間的衝突,「是香港絕大多數市民與中國共產黨這兩個政治群體的衝突……有些人把香港市民的抗爭描黑為『爭奪特區管治權』,但香港抗爭市民的政治要求很簡單:還我中英聯合聲明內的承諾,還我一個原汁原味的基本法。這場衝突,是雙方就香港如何管治之爭。衝突的焦點不是港獨,而是現在的中國政權,是否該尊重三十多年前鄧小平同志帶領的政權之莊嚴承諾?」
 
值得商榷之處:
A.   衝突持續多久才叫做「內戰」?黃背心運動不是持續了更長時間嗎?但我們仍稱之為「運動」。
B.   「武裝衝突」一般指有完整軍備的部隊之間的衝突,當前香港出現的仍屬於治安層面的警民衝突。政府依然憑藉警察對付抗爭者,未有動用軍隊。
C.    「還我中英聯合聲明內的承諾」是建制之內的終極訴求,其他的「五大訴求」或「六大訴求」並非要推倒特區政府取而代之。

程度:「半戰爭」

羅先生認為,從7 月中到該文發表前,「香港都在一個半戰爭狀態中。還好,這不是一個全面內戰。」他的論點如下:
 
A.「與全副武裝的警察不同,示威者沒有攜帶武器;在不同的示威現場,示威者只是掘起行人路上的磚頭,或偶爾在路旁發現的鐵支,投擲警察。有極少數的示威者,帶備汽油彈,但沒有什麼殺傷力。」
B.「雙方都小心翼翼,不敢在眾目睽睽下打死對方一個人,因為會有極大民憤。」
C.「示威者對付警察的方式,頂多只是拋汽油彈進警署外牆內,對警察或警署沒有任何損傷,也沒有主動襲擊警察。他們只是在街頭示威,設路障阻路,影響交通;警察來驅散或拘捕,他們就逃走。有手足被捕,才主動襲擊作拘捕的警員,以營救手足。所以他們通常只是被動式與警察衝突。警察不來,現場完全平靜。」
 
值得商榷之處:
A. 形勢發展至11月上旬,即羅先生截稿前的日子,現場衝突的激烈程度遠遠不是這個樣子了。
B. 同上。
在鏡頭下,警察毆打被捕者;眾目睽睽下,抗爭者「私了」異見者;已有市民因警民衝突或政見分歧而傷亡。這算「雙方都小心翼翼」嗎?
C. 同上。

再者,如果真的「警察不來,現場完全平靜」,這還算是「戰爭」嗎?抑或任何政見衝突都可以稱為「半戰爭」、「三分一戰爭」、「三分二戰爭」並因此而判斷它們都是「內戰」?「黃背心運動」可以稱為法國的內戰嗎?

小結

一般而言,內戰的特點(註6)包括:
1. 必須是只在一個國家領土內部進行,涉及相當規模的該國人口參與。
2. 對抗雙方均存在組織、規範和可辨認性(絕大部份情況下是對抗雙方均有自己的軍隊)。
3. 可能有外國軍隊介入,兼具反侵略自衛戰爭的性質,但戰爭首先肇因於本國國內兩股或多股勢力的對抗。

按此定性,香港這一場「維權抗爭」真是「奪權內戰」嗎?
 
答案不但關乎同路人怎樣下去,更可能影響對方對形勢的判斷。
 
「維權」是公義的,「奪權」就很難說了──國共兩次真正的內戰對國運的衝擊正是前車之鑑!

註釋:
 
1.    羅秉祥,〈香港內戰是如何形成的〉
2.    羅秉祥,〈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3.    劉細良,〈醜陋的香港內戰〉

4.    Philodora,〈很多人不知道,香港內戰早已爆發〉
5.    兔主席,〈香港實質已經陷入「內戰」〉
6.    維基百科,內戰的特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