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英上議院奧爾頓勳爵撰文:英國應重新考慮林鄭家人公民權


Hong Kong Free Press刊載奧爾頓勳爵的文章。Hong Kong Free Press網頁

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撰文,提及收到香港學生電郵當中講到香港近期成為煉獄的感受。奧爾頓勳爵說,英國應該走得更前,包括重新考慮特首林鄭月娥家人的英國公民權(The U.K. Government should go further and reconsider her family’s citizenship rights)。他最後說,作為英國國會議員,必須比聆聽香港民眾的歌聲做得更多,亦必須願意與港人他們同行。

奧爾頓勳爵上周聯同另外兩名上議院議員去信劍橋大學,要求褫奪林鄭月娥的劍橋沃爾森學院的榮譽院士名銜。昨天(17日),奧爾頓勳爵與英國前外相聶偉敬及上議院議員貝內特,聯名去信林鄭月娥,要求她直接下令警隊克制。

香港傳媒網站Hong Kong Free Press刊載奧爾頓勳爵這篇文章,題為〈Lord Alton: As a slow motion Tiananmen Sq unfolds, will you stand with Hong Kong?/奧爾頓勳爵:天安門廣場慢動作打開,你會與香港同行嗎?〉Hong Kong Free Press刊登奧爾頓勳爵的全文如下:

看着香港的大學和學生遭到天安門式的攻擊,我再細看一遍最近收到一名香港學生的明信片。它上面有來自《孤星淚》的經典插曲歌詞: Can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Will you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這不僅關乎香港人渴望見到的未來世界: 這關乎他們正眼見滅亡的熟悉世界。

一名來自香港一間大學的學生發電郵給我說:「昨晚,催淚彈可説射個不停,強度之大前所未有;我後來才知道警方一夜之間發射超過一千枚催淚彈。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那種窒息的感覺、眼睛和皮膚的灼熱,還有來由傷者和恐懼的尖叫聲;這就是煉獄。是的,是煉獄⋯⋯在我們前面是被橡膠子彈擊中眼睛、頭部和胸膛的學生⋯⋯」

香港是亞洲一個偉大的城市,一個自由之城,事實上正在戒嚴,在一幕幕之前難以想像的情景中抽搐。三個月前,在深受《孤星淚》的Jean Valjean和學生的激發下,香港一些學生在早會高歌反鎮壓反獨裁,而非唱國歌。

中國以其慣用的獨裁、鐵腕方式回應,在音樂平台移除這首歌。正如獨裁者的所作所為總會帶來反效果,這個做法倒使歌曲愈禁愈受歡迎-廣東話版和台語版。當中最受歡迎的是《問誰未發聲?》

英國是國際1984年《聯合聲明》的兩個簽署國之一,協議保證香港自治、法治、司法獨立、人權和基本自由。這正是不被聆聽的香港人,有一切權利追問英國。

那些噤聲及未與香港同行的人,應該仔細仔想一想箇中利弊。

我想起身死的周梓樂,他因着催淚彈、警棍和警方的封鎖而死亡,是遭遇警察暴虐的千千萬萬人之一。我想起被警察近距離實彈射擊那個男孩,他仍然命懸一線。

我想起6月起和平示威的300萬人,以及已經被捕的逾3000人-他們三分之一的人仍未滿18歲。

我想起林鄭月娥的固執、她甘當傀儡,對扯線人怯懦服從、她的緊急法、她的多項法庭禁制令和實際的戒嚴,全部都旨在扼殺奉行法治、熱愛自由的香港人的聲音。上周末,在英國的學生在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集會,要求褫奪她榮譽院士的名銜。

英國政府應走得更前,重新考慮她家人的公民資格-倒過來向那些持英國䕶照、尋求逃離其暴政的人給予公民資格。英國政府應追究那些昨晚在香港的大學校園發射1000枚催淚彈、令超過60名學生嚴重受傷的人的責任,實施針對制裁。我也想起黑社會、地方流氓、卧底挑釁者和被收買的幫兇,他們串謀威嚇挑釁,為戒嚴、押後選舉及紅軍鎮壓提供藉口。

想起像黃之鋒那樣勇敢的年輕領袖-他最近獲提名西敏寺人權、人類生活及人類尊嚴獎(Westminster Award for Human Rights, Human Life and Human Dignify ),上周已獲知得獎。

我很榮幸能在國會大廈為之鋒主持會議,他會上被讚揚追求民主、法治、非暴力抗爭、人權及民主。

之鋒參選資格被取消,也因推動民主而被監禁,至少國會一些人明白,由跟他有共同價值的人奬勵他,正是給他的最好回應。

林鄭月娥不支持率達82%,死不悔改認為之鋒那樣的年輕人「在社會中無份」,堅持不會對主張民主的人讓步。她形容他們「與市民為敵」,輕則令人不安和不敏感的,重則深具冒犯性。

北京的橡皮圖章政客及他們的警察,公開將這些優秀年輕人妖魔他,叫他們「曱甴」,聲言「打死」他們。警司韋華高則把一名昏迷的被捕急救員貶低和侮辱為「黃色物件」。

哲學家斯克魯頓(Roger Scruton)上周在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發表評論,提醒我們,在某些圈子裏,暴虐的共產威權主義的「魅力」,很少會被它造成的巨大人類苦難所泯滅。

作為英國國會議員,我們必須做得比聆聽民眾的歌聲更多,也必須願意與他們同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