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制造理大慘案、所為何事?


執筆時,是11月19日下午,理大攻防戰已近尾聲。理大慘案成為香港歷史的重要一頁:以千計人被捕(包括聲援被困理大示威者的人士)、以百計人受傷。這是徹頭徹尾的人道災難。

按照政權的説法,理大慘案的責任當然是在於暴徒。他們堵塞道路,破壞設施,把大學變成兵工廠、軍火庫。這些違法行為當然要遏止,暴徒應該繩之於法。

周一(18日)清晨約5時半,理工大學A Core有速龍小隊成員嘗試進入,示威者不斷向入口樓梯投擲汽油彈,燃燒障礙物,試圖阻止防暴警察進入。EyePress照片

但堵路、破壞設施這些行為已經持續了一段日子,奇怪的是警方至今好像都沒有能力遏止。例如港鐵車站不斷被人破壞,但很少涉事者被捕,而警方包圍車站一定遠比包圍大學容易。難怪不少人懷疑這些行為是警方自己做,又或者是警方同路人做然後嫁禍抗爭者。如果我們不信這些陰謀理論,剩下的解釋就是或者是警方無能,或者是警方並不着緊港鐵車站被破壞,因為受影響的主要是市民而已,如果因此市民不滿抗爭者,正好符合政權所需。

我不是警隊行動專家,只能夠憑常識和邏輯來分析。首先,我不會低估警方的能力。其次,警隊執法一定有策略,什麼先做,什麼遲做,什麼盡力做,甚麼有限度做,有其章法,不會亂來。在中大攻防戰中,警隊曾經強攻,但明顯沒有「殲滅」中大內示威者的目標,為何在理大攻防戰中出手如此狠辣?

本來最正路的可能原因是警方向傳媒吹風的説法,就是理大校園內集中了大量最激進的示威者(即俗稱勇武),這次在理大圍捕,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而且警方聲稱會以暴動罪拘捕所有留守理大的人士。如果警方的説法確實,圍堵理大,成功拘捕大批勇武並判以重刑,是重大成績。

不過還記得三個月前,警方高層向外國傳媒吹風,曾經信心滿滿的説已經基本上掌握抗爭運動的核心激進分子的情況。但三個月以來,暴力抗爭行動愈演愈烈。最初政府估計勇武數目大約是千多二千。現在被拘捕的人數已經直逼五千。如果當時警方的判斷或者吹風説法並不可靠,現在的説法又怎能確定是可信呢?

 因此,除了行動上的策略考慮外,我們不能排除有政治上的策略考慮。在這方面有幾個可能性。

第一個最低層次的可能性是為鄧炳強升任警務處長助威。本來我也不大相信這麼低層次的政治考慮,但因為有親北京報章贊揚鄧比上任處長盧偉聰更強硬處理示威活動,這個原因不能排除。

第二個可能的政治考慮是政權或者其中極左勢力並不介意區議會選舉前有大量暴力場面出現。最極端的目標可以是取消整個選舉。盡人皆知紅磡海底隧道是重要的交通命脈,但被嚴重破壞的過程中警隊是不見蹤影。警方能夠以千計警力攻打理大,緣何不能守住一條紅隧?最近政府把交通不便作為推遲區議會投票的可能原因,是否狐狸露出了尾巴?

即使沒有那麼極端的目標,親政府候選人已經利用升級的暴力埸面來攻擊泛民候選人。親北京團體再加解放軍出街消除路障,便是競選工程文宣一部份。升級的暴力場面不會令到抗爭運動的堅定支持者改變投票立場,但對一些沒有既定立場或者立場搖擺的選民就不一定沒有影響。選舉可以一票定輸贏,即使這類人數目不多,後果仍是對親政府候選人有利。

第三個可能性是來自北京的要求。上星期中大攻防戰基本結束後,林鄭及主要官員開了一個深夜「普通會議」,未幾習近平在巴西開腔評論香港形勢,指明止暴制亂是最迫切任務。看來是北京對香港局面感到不耐煩,甚至會認為特區政府和警隊在中大攻防戰中不夠強硬,官媒亦毫不留情批評中大校長段崇智。特區政府和警隊要向北京交功課,理大是緊接下來的戰役,不容有失。現在再加上聲稱能夠拘捕大量勇武,交功課之餘還立了戰功。

上述三個可能原因並不矛盾,所以我相信它們同時起作用,亦因為如此才終於導致令人悲痛的理大慘案。而三個可能原因當中,最後一個是最令人擔憂。現時北京的主流想法為極左勢力所主導,認為香港當前危機要加強打壓才能解決。而在香港這一邊,特區政府和警隊不可能不知道過去五個多月的鎮壓只是令香港人更加憤怒,甚至為勇武源源輸送生力軍。他們只懂執行北京的指令,而不是反過來説服北京,是無能。如果他們甚至以理大慘案來邀功,則是無恥。

至於北京,亦應該實事求是計算一下當前對港方針有什麼成效。單靠警隊鎮壓不單止未能止暴制亂,還愈來愈亂。極左勢力力推的《禁蒙面法》,其實是對香港亂局火上加油。經過中大、理工兩場攻防戰,無論是特區政府和警隊太軟還是太硬,相信只會令更多學生投入勇武行列。以強大武力攻打校園亦已引動廣泛國際批評。停止鎮壓,撤換無能官員,與民共議出路,才是使暴力停下來的不二法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