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大不是戰場


11月11日,因示威人士發起三罷,城市硝煙四起,12日下午一位中大師妹忽然傳來訊息,說要「救救中大」, 因為警察在校內瘋狂放催淚彈,要請大家找校友出頭, 出聲明或什麼都好,叫停警方的行動。

正在了解事件,就看見校長親自去調停,鏡頭前的校長雖然有誠意,但示威者和警方互不信任,結果無功而還。到晚上前校長沈祖堯出現在橋頭勸退,警察才退下,不過示威者之後再佔領二號橋,拋下雜物甚至汽油彈,堵住新界東的主要幹線──吐露港南北行車線都沒法行車。

至於大埔公路,示威人士也用樹幹堵住,令沙田往北行的道路全封了。

示威者由二號橋上扔下雜物,截斷了吐露港公路的交通。

這種情景從未發生過,道路截斷了,連鐵路也遭破壞,是全方位斷了新界東北的連接,除了用腳用單車,根本沒法往來。示威者的做法癱瘓了整個地區的交通運輸,達到他們的效果,但對區內居民的影響,特別是上班一族和莘莘學子,實在難以形容,人人叫苦連天。但吊詭的是,很多市民仍傾向同情示威者,因為這個政府太差了,警察也太過份。但示威者千萬要記著,再如斯下去,民意是會轉變的。

當天晚上,我一位中大教授朋友由外地回來,根本沒法返回中大校園,只好來我家小住。聽到大學的情況,他說心情很差,也很悲憤,連東西也不想吃了。

第二天,即13日,我們嘗試駕車回中大,過了九肚山不久,車已沒法前行,教授徒步回去,但在崇基入口被黑衣人要求查證件和隨身物品。

不知身份的黑衣人,在校園入口檢查進入者的物品才放行。

之後我們才知道,中大校園被一些校外人士佔領了。門口把關的說不讓進,就連運載食物給校方師生的車都不能進,那怎麼辦?唯一通往沙田凱悅酒店的行人路,也同樣被人用水馬封了,中大保安和學生會沒法控制場面,究竟是誰人在管理中文大學?

這個疑團後來解了,段校長在15日的聲明說得很清楚,就是大學給蒙面示威者佔領了,他要求所有外來人士即時離開中大,以解危機。正如校長說大學是求學問的地方,而不是解決政治紛爭、使用武力的戰場。

當晚中大同學先行撒走,之後是外來人士。他們願意和平離開,中大的危機暫過,短短5 天,部份校園已遭破壞,相信要花一些時間和金錢去維修和整理。示威人士常掛口邊說這些是死物,並不足惜,然而中大的一樹一木,一樓一牆,都是很多前人的心血。至於有說香港正在打仗,但戰爭也不應傷及平民,不應胡亂破壞,這個標準,對警隊也合用。

二號橋被大石躉封住,現場仍留有很多雜物。照片由筆者提供

星期天回到中大,除了二橋被大石躉封住,其他入口都通了,二橋附近仍留下很多汽油彈、雨傘及雜物,還有那陣陣催淚煙及燒焦味。清潔工人不停清理。大學圖書館及山上的書院都沒受大的影響,只是牆上留有不少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塗鴉。

照片由筆者提供

想當年我們在中大新亞書院唸書求學問,為將來投身社會做準備,真是幸運,而今天的大學生卻要為革命而戰鬥,「艱險我奮鬥,困乏我多情,趁青春,結隊向前行。」各位大學生,你們的訴求,連國際社會已經聽得很清楚,與其無止境的打,不如想想下一步如何,這個星期日區議會選舉,就用票投走他們。暴力一定不是出路,也不會獲大多數人支持。

還有也請你們為憂心的父母親想想,有一位父親因為在中大讀工程的孩子兩天都沒有覆call,在酒樓放工後獨自摸黑走到中大山上找人,最後都找不著,要在宿舍留下字條。隔一天孩子回家了,父親才舒一口氣。他說孩子一連睡了三天,差不多不醒人事。  

一度有崇基校友不滿段崇智校長在事件中的表現,想發動聯署罷免他。EyePress照片

(後記:危機剛過,竟有崇基校友發起罷免段校長,如果林鄭及其班子都不用下台,那段校長為何要?中大人不是要多謝校長,帶領中大安全渡過這一劫嗎?幾小時後,聽聞崇基校友為團結起見,叫停了聯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