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在理大累了 少年想家:原來要返到屋企,唔係一件簡單嘅事


周二凌晨近2點,紅磚屋被包圍第29個小時,第一批在中學校長陪同下撤離的學生,從理大校園步出。黑夜裡,學生緊隨張達明、林大輝以及部分中學校長走著,沿途有其他示威者問離場者:「你又俾啲教畜帶走?同學你唔好咁樣啦。」學生們不發一言,默然離開。

數十名中學校長,在校園正門的噴水池等候學生,包括身穿白袍的修女、戴豬嘴穿花裙子的師長,個個翹首望向門口路障堆,看走出來的是不是自己的學生。其中一位穿白襯衫、披紫色絲質頸巾、著牛仔褲的男校長李建文,整夜奔走協調,為學生找校長、找口罩、聯絡未出來的「仔女」,然後又陪著同學行去警方防線。不少學生一見師長便哭訴內心擔憂,說:「誰誰誰未走」、「係咪可以帶埋我朋友走」。李建文由昨凌晨2點到5點未曾停下來半分鐘,其後仍斷斷續續送走學生,直到昨午3點左右才回家,那時候的他,雙眼與臉部均見發紅。

年約17歲的允行(化名)是其中一個隨校長團離開的中學生,他坦言過去在理大不時「忍唔住喊」,「我唔想朋友、屋企人擔心,我覺得,我經歷咗呢幾日之後,即係原來屋企係咁緊要,即係、即係原來要返到屋企都唔係一件咁簡單嘅事。」

中學生與戴著豬嘴步入理大的師長,抱頭痛哭。莊曉彤攝

李建文是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校長,也是註冊社工、香港學校訓輔人員協會副主席。他整夜站在噴水池旁,每每見到學生走下來,就「阿仔、阿女」逐個問是哪間學校,學生說出校名,他就知道那校校長在不在、用不用打電話叫校長來。有些學生篤定說校長不會來接自己,李建文就看哪位在場校長方便「領走」,因為警方與校長們協定可以由其他學校校長代為接走學生。有些「阿女」擔心地問可否穿著黑色外套,又說:「我唔想掉黑色衫呀......」李建文即說:「著住佢啦,凍呀。」

學生們見到校長或老師,不少人哭訴內心擔憂,問得最多的是「誰誰誰未走」、「係咪可以帶埋我朋友走」,一些學生更與師長抱頭痛哭。走在離開理大的路上,兩個女生邊哭邊抱著對方,說:「點樣面對班手足」、「我唔想咁樣完」。

及至近凌晨5點,離場的學生仍陸續聚集在出口,其中一位是年約17歲的男生允行(化名)。他早前與戰友阿風(化名)接受了記者訪問。允行與一位女生一同離開,阿風未有同行,允行說:「我哋都掙扎咗好耐,佢哋(阿風等其他朋友)決定留喺度,但我真係好掛住屋企。」

李建文周二中午估計,隨師長離開理大的有近400名中學生,來接學生的校長/老師則有上百位。

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校長李建文(面向鏡頭者)奔波一整夜。莊曉彤攝

允行於周一傍晚向記者透露,上周起在理大留守,已經寫下遺書並交摯友,「首先我(喺遺書)同朋友講對唔住先,因為好似辜負咗佢哋咁。大家都知道我被困喺Poly之後,我都收到好多電話、WhatsApp,即係叫我一定要小心(保命)。」遺書內容還提到:「如果我真係為咗香港去死嘅話,會覺得係值得,最起碼啲人會醒。即係可能對於我嚟講係輸咗,可能輸咗成個人生,但係,我覺得我會喺歷史上面贏,因為革命點都會有傷亡、點都一定會有人死。」允行認真說出一字一句,眼裡時而泛起淚光。

他又憶述,寫遺書那時候是周日凌晨一、二點,「嗰陣時出面煙霧彌漫,又水炮車、好多催淚彈,即係我、唔係好識講,呢啲情況係前所未見。」他形容被水炮射中之後「好攰、好嗱」,但又因為太累而未有再次衝上前線而深感內疚,覺得自己未有幫其他人分擔。允行指,知道有記者被水炮擊中致後腦骨折及腦出血,情況不樂觀,「其實我會諗,佢哋(警方)最終想達成嘅目的係咩?佢究竟係想驅散人,定其實諗遠啲或者陰謀啲嚟講,佢係咪想殘害我哋呢一代香港人。」

允行來自「淺黃」家庭,家人知悉他在理大,有跟他電話聯絡,他也感覺家人很擔心,過去兩日不時「忍唔住喊」,「我唔想朋友、屋企人擔心,我覺得,我經歷咗呢幾日之後,即係原來屋企係咁緊要,即係、即係原來要返到屋企都唔係一件咁簡單嘅事。好多手足,噚日(周日)話可以喺Y core嗰邊撤離,但結果50個告晒暴動。然後頭先啱啱有幾次要推去佢個防線,好多手足被人拉咗。睇住啲手足犧牲,無論係識定唔識,你都會替佢好心痛,你唔知道佢會去咗邊、你好難明白佢個一刻嘅感受。」

被困逾30小時後,允行最後決定隨校長團離開理大,坦言掙扎良久,但又想到可以平安回家實不容易,惟有懷著對戰友的歉意離開。17歲的他,對未來有期盼,雖然眼下學業受耽誤,仍希望可以考入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在理工大學被圍困的年青人(非受訪者)。周滿鏗攝

同行受訪的阿風接話:「佢嗰一刻係,被咁多警察圍住個一種無助嘅感受,應該係多過我哋好多倍。」阿風表示沒有寫遺書,但有寫不自殺聲明。二人指,並非中學同學,只是周一凌晨在理大結識,之後就一同行動。問到這兩天在沒有補給情況下如何生活,阿風說:「一枝水幾個人濕下口咁樣,之後就,都係大包有獨立包裝嘅餅,頂一頂。係餓少少,但都無計。」

二人曾經幾次探路嘗試離開,結果都不成功。阿風有「黃絲親戚」,「屋企人都保持聯絡,佢都call咗啲黃嘅親戚,如果有車嘅都call出嚟,睇下附近(有無機會走)。其實我都好多謝佢哋,我留咗喺度咁耐,佢哋就喺出面等咁耐,到而家都仲等緊。至少(令我)知道,佢哋係無離開過我,係真係會等到我去到最後一刻。」

周一下午別過之後,記者沒有再遇到阿風,未知他是否已離開。

少年人,累了,可是時候先休息一會?黃思銘攝

不願走的,有17歲的飛鷹(化名),他是應屆的文憑試考生,已經連續第7晚沒回家。先是中大,再到理大,他形容每一晚都是「不眠夜」。「其實根本瞓唔到覺,每一晚都係咁睇住部手機,了解出面有咩新消息,每一次見到有手足被拘捕、被虐打,甚至被自殺的新聞,就會非常嬲同心痛,邊可能瞓到。而且老實講,我真係唔知下一個會唔會就係我,個心真係好怯,我哋只係學生嚟,我真係唔明個政府點解要咁樣對我哋。」

由於政見不同,自6月起,飛鷹與父母的關係急轉直下,但飛鷹仍表示很想回家,因為他很想念家裡的床,這星期他未試過能夠一覺瞓到兩小時以上。「每一次都要同手足輪流休息,一來真係驚佢哋(警察)隨時會攻入嚟,二來大家都真係好攰,最重要喺我哋唔想因為鬆懈咗,而失去大家(手足)。」

飛鷹指,自己其實有兩次機會能夠選擇回家,但他最終決定與手足共同進退。第一次是中大學生撤離夜,他與手足眼見大勢已去,人數已不足繼續鎮守二號橋,決定黯然收隊。但此時卻收到理大告急的消息,他們商討後隨即往理大出發,他字字鏗鏘說:「我哋絕對唔會放棄任何手足!」

第二次機會則是周二凌晨,他中學的校長來到理大接他走,卻被他一口拒絕,因他認為政府並不會特赦中學生,相信警方必定會秋後算帳,所以不願「投降」,而且他對校長一向沒有太大好感,故決定留低與其他手足共同進退。

對於有其他中學生決定隨校長離去,飛鷹感到失望,但並不會責備他們。他指,身邊的手足越來越少,走的走,被捕的被捕,人數越來越少,動搖的人又越來越多,他也不肯定自己能夠支撐到何時,但認為人各有志,而且秉持着這場運動的最重要精神,「不割席、不指責、不分化」,所以他絕不會對離開的手足有任何微言。

被記者問到會否擔心,未來或許承受牢獄之苦,對於一個應屆文憑試考生來說,代價會否太大時,飛鷹斬釘截鐵回答:「香港都沒有未來了,還枉論自己的未來?假若不能拯救香港的未來,無論我未來升讀什麼大學、從事什麼職業,或者當一個如何的人,我看到的未來都只是黑暗的。」

張達明(左)與曾鈺成(右)到理工大學找「守護孩子」成員對話。莊曉彤攝

警方表示,截至周二晚上11點,共有近800人和平離開理大,接受警方調查,當中近300人未滿18歲。這批未成年人士,相信大多是經是由中學校長陪同下離開,包括允行。這次撤離行動當中,有多名建制派人士參與,包括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理大校委會主席林大輝、實政圓桌田北辰。另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同樣有份與警方協調。

曾鈺成到達理工大學現場時,遭質問「點解咁遲先嚟」,又有義務急救員表示曾鈺成等人難保現場人士被捕後不會受虐打。曾鈺成與「守護孩子」成員對話,並安慰在場的中學生、為他們寫信,有學生激動痛哭。現場又有學生要求與曾鈺成合照,曾來者不拒,學生個個舉起五指影相,比喻「五大訴求」,曾則神情肅穆。林大輝到場時,「守護孩子」成員明顯與他「割席」,在林大輝靠近時紛紛離開座位。曾鈺成於昨日凌晨3時許離開,只有張達明、校長李建文與其他校長一直在校內,直到周二下午才離開。有幾個中四、中五的女生說「唔信曾鈺成」,所以未有隨之離開。

荒誕歲月,有人卻從中體會到家的溫暖。黃思銘攝

一位青年獨自坐在椅子上,身體不斷抖震,不斷詢問記者張達明等人的來意,語氣十分急速,不知所措。他指,自己從澳洲畢業返港,在7月開始投入運動,已數天沒有睡,雖早有被控暴動罪的心理準備,惟擔心被捕後遭警方暴力對待,自己會「被消失」,而最擔心是家人也「被消失」。他一邊發抖,一邊說:「我連身份證都掉咗,我被消失真係無人會知,唯有希望傳媒會影到我被捕時嘅相。我最擔心係累埋屋企人,我唔想佢哋變咗陳彥林啊媽。我真係好想返屋企!」他吸著最後一根煙,似要盡量冷靜自己。

由於手機沒電,他問記者借手機打電話給家人。記者擔心聽到他的私隱準備行開時,他卻說:「有人坐喺我隔離,我先講得出口。」電話接通其間,他不斷敲著手機屏幕 ......「喂,老豆,我一定返唔到屋企架啦。我想同你講,我真係好愛你,好對唔住啊。就算我死咗,你唔好唔記得我嘅存在。」他哭得抽搐,斷斷續續地說這番話。然後,他又再打給不同的人,把想說的話一次過說清。語畢,他把手機還給記者,決定去找張達明討論應否跟他出去。對他而言,他只求活著,回家再見爸爸一面。

協力:記者   曾港深、黃思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