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什麼「冚家剷」不見了?!


今天中午一點半,大把西裝友、短裙美女企滿畢打街。照片由筆者提供

盲炳坐正做CP(警務處長),當然要做吓嘢。

每天中環的──和你lunch,中午一早十二點幾就喪派防暴黑警,佔據畢打街路面,以免好像前幾天那樣,成個中環心臟區被西裝友、黑絲美女佔領咁樣衰。

然而人群絕對冇退縮喎,一邊站在行人路上,一面痛罵馬路上的黑警,其實防暴又何嘗不是佔領了馬路面!

這條全世界,最繁忙的畢打街被黑警截停,變成不能過的馬路。照片由筆者提供
這些防暴警也佔領了很多路面,一樣是阻礙交通。照片由筆者提供
師奶勁鬧黑警,這種場面天天都見到。照片由筆者提供

不斷有人罵──「黑警死全家」,我突然想起,我們的廣東話世界級咒語──「冚家剷」,在這次運動中,卻從來未聽過。Why?估計是由於聲韻學,「死全家」三字,遠比冚家剷響亮,對不對?各位研究一下指教指教。

理工大學一役,我們中了招,被黑警圍困,看來我們還是繼續用這種,中環食兩啖就出嚟和你lunch,機會成本甚低又吸引全球傳媒,一定要繼續繼續。

坐在警總42樓,白衫,警帽上條金邊有腳趾咁粗的盲炳CP,請你馬上就落吓畢打街,睇你的兄弟日日受苦,夠膽你就企喺度幫佢哋頂番更!

這個防暴警死啤住我,我一影完呢張相佢就衝向我。照片由筆者提供
我目不轉睛看著防暴警的胡椒噴霧,用胡椒噴霧前必定chok兩chok,咁我就馬上走啦!照片由筆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