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煮完過理大 39歲廚房佬用「任劍揮」醫肚:我會留到最後一個細路離開


理工大學內估計仍有數十人留守,理大副校長(科研發展)衛炳江及副校長(學生事務)楊立偉等人,昨午視察環境,巡視到學校飯堂附近時,中年男子「廚房佬」(化名)手持美國國旗衝向衛炳江面前,質問他出現目的,並要求對話。廚房佬又要求衛炳江等人,隨他一起到學校飯堂清潔,獲衛炳江答應。

這位廚房佬與人說話時中氣及霸氣十足,聲線沙啞、粗口橫飛、大情大性,令人想起黃毓民。他是連日來在理大抗爭飯堂,為示威者準備膳食的廚師。有現場人士表示,擔心廚房佬一個人連日承受照顧青年的壓力,情緒起伏波動,祝願他平安、健康。

 

廚房佬的最佳拍檔是他身上的鐵湯勺,名叫「任劍揮」,也是他的抗爭工具。曾港深攝

39歲的廚房佬生於鶴佬家庭,父母從內地來港,基層環境長大,中四輟學,曾受牢獄之苦(不願透露因何事入獄及坐牢多久),之後加入飲食業,任職廚師12年,現是平民西餐廳廚師。他對於自己的廚藝很有自信,稱中餐西餐無一不精。

廚房佬留守理大一周,他的腰間綁着美國國旗、有個電單車頭盔、手上還有一個鐵湯勺。他說,煮飯是他的抗爭方法,「我係一個廚師,我淨係識煮飯,我唔識打人,只要佢哋仲需要我,我會繼續留喺度。」他有感廚師的天職是用巧手煮出美食,令他人不再飢餓,「總之一日有我喺度,佢哋都唔會餓親。」

廚房佬說,他為其鐵湯勺取名「任劍揮」,叫記者不要取笑他:「我是一名廚師,能夠揮灑自如使用自己的煮食工具,在戰場上就更加得心應手。他說,「任劍揮」是他的最佳拍檔,過去近兩周由中大到理大,「任劍揮」都助他烹調無數菜式,填飽數以千計人的飢餓,是名副其實的「生死之交」,「千祈唔好睇小佢啊,『任劍揮』唔係個個都駕馭到㗎,哈哈。」

「要令年輕人接納,首先就要同佢哋做一樣嘅嘢,班𡃁仔𡃁妹都夠膽戴住個頭盔出去抗爭啦,我點解唔敢啊。」

廚房佬說,他沒有上過前線,只在背後默默為抗爭者提供糧食,作為他們的最佳後盾。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他眼見很多未成年的少男少女都有勇氣穿裝備上陣,廚房佬認為自己不能再躲藏於年輕人的背後,他有責任也有義務,拿起他的「任劍揮」,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青年。

昨天在理大,廚房佬邀請記者品嘗他炮製的食物,他利用雞蛋、蔬菜、火腿、通粉及一些中式糕點,為抗爭者製作一個豐盛的brunch,有火腿通粉、蘿蔔糕、自助沙律、羅宋湯、多士等,菜色普普通通,特別之處是廚房佬加入他特別調配的醬汁,味道酸酸辣辣頗為醒神。記者詢問廚房佬特製醬汁的配方時,他神神秘秘反問記者:「你知道世界上最好味嘅醬汁係乜嘢?係肚餓,只要你肚餓,食乜L嘢都係好味㗎啦。」

廚房佬指,現時理大糧食充足,仍可吃一段時間,有感散播缺水缺糧謠言的人居心叵測:「其實佢哋成日話要捉鬼,在我而言,邊個話唔夠嘢食,邊個咪係鬼囉。」

 「作為一個廚師,我係唔會忍心拋低一班可能因為唔識煮嘢食而餓親,甚至病嘅𡃁仔𡃁妹,因為煮嘢俾人食,係我嘅天職。」

廚房佬昨天炮製的brunch。曾港深攝

理大校園變得荒蕪,很多設施被破壞,部份更被燒焦,垃圾隨處可見。學校飯堂內的廚房,衞生環境惡劣,傳出陣陣難聞的異味,還有不少昆蟲,部分洗手盆更有堵塞漏水的情況。廚房佬說,他只有一對手,難以在各方面都做得妥妥當當,而且在廚房內幫忙的人不多。不過,他有感一班阿仔已經盡量保持整潔,因為萬一食材被感染細菌或變質,後果不堪設想。他亦向其他在廚房幫忙的留守者表示感激,除了減輕他的負擔,也對他烹調的食物給予意見,讓他可作改善。

廚房佬憶述,反送中運動5個月來,他因為有正職在身,只在閒時參與一些和理非遊行,「嗰日雙十一(11月11日)三罷,我都有罷工,所以冇計啦諗住第二日開番工,點知第二日中大俾啲仆街警察強攻,仲好似話想困住佢哋,我驚啲細路冇嘢食呀嘛,放工咪即刻仆咗入去中大煮嘢食囉。」他在中大看見很多未成年的少男少女抗爭,甚至手持汽油彈等武器。他在中大渡過了數天,每一個影像都深深地印在腦海。

他語重心長說:「其實真係好慚愧,我講嘅唔止係自己,係全香港人都好慚愧。大佬呀,有啲講緊12、13歲咋,着住成副甲、成副裝去打仗,你估好L好玩啊,日日聞嗰啲仆街催淚彈,你估好過癮呀。喺我眼中,無論佢係中學生定大學生,佢哋都只係小朋友嚟,佢哋唔應該承受呢啲嘢㗎,有冇諗過係因為我哋呢一代人做得唔好,佢哋睇唔見有將來,佢哋先要夾硬行出嚟,對抗呢個共產黨啊。如果共產黨要將呢班年青人,全部標籤為『暴徒』嘅話,咁我都會陪住佢哋一齊成為『暴徒』,絕對唔會俾班後生孤伶伶抗爭。」中大一役上周五曲終人散,戰場轉至理大,廚房佬步出馬料水即趕往紅磡,同行還有很多中大的示威者。

廚房佬身上的美國旗,是他對自由的期盼。曾港深攝

記者覺得廚房佬聲線低沉沙啞,說話像黃毓民。廚房佬說,黃毓民是他的第二偶像,第一偶像是本地哲學家李天命。「細個唔鍾意讀書,但就特別鍾意睇李天命嘅書,基本上佢所有作品我都睇過,仲要係反覆咁睇,佢絕對係一個影響我好深嘅人,基本上我所有嘅思維同思路都係向佢學習;至於毓民就係我嘅政治啟蒙老師,我對香港政治嘅了解及對中國共產黨嘅憎恨,唔多唔少都因為成日聽毓民啲節目又睇佢寫嘅嘢,否則我只會係一隻『港豬』。」

「毓民佢唯一一樣弱點,就係佢有屋企人,佢有顧慮,凡事佢都唔可以做得太盡。我就唔同,我冇屋企人,我冇嘢需要顧慮,我認為如果我從政,分分鐘成功過佢。今次呢場運動可能真係一個契機,『承先賢之志,燃革命之火』,我係唔會驚共產黨架。」記者追問他的家庭狀況,廚房佬不願多談。

陸續有留守者離開,他會否感到心灰意冷?廚房佬說:「絕對冇,每個人都有自己嘅取態,總之而家學校仲有一個人需要食飯,我都唔會走,一定會同佢哋共同進退。」

政府多番說,所有在理大離開的成年人都會被捕。廚房佬輕輕笑了一聲:「監,我又唔係未坐過,革命係咁㗎啦,老實講句,我入得嚟就預咗㗎啦,我完全冇擔心過。總之,我會留到最後一個細路離開為止,否則我就一直住喺度。」

廚房佬向記者展示他綁在身上的美國國旗,他說,美國是自由的象徵地,他必須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追尋自由意志的夢想,緊握這個堅毅的信念,讓自己的抗爭之路得以延續。他明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八個字並不只是一個口號,而是一個信念,呼籲香港人毋忘初衷,謹記這5個月來發生過的事,讓香港人的抗爭之路一直延續。

廚房佬的熱通粉和蘿蔔糕,為留下來的人提供點點溫暖。曾港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