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大不是戰場之二──中大劫後目擊


【筆者按: 筆者17號回母校走了一趟,拍下一些照片,為校史留個紀錄。】

星期天上午天氣清朗陽光和煦,正合假日郊遊, 大埔公路卻靜得可怕,由火炭一直到中文大學崇基校門,遇上的汽車少於十架。進入崇基校園,在磚陣中有人闢出一條行車線,更亭有大學的保安員當值, 簡單查一查身份即放行,也不收泊車費。

崇基門

車沿崇基的斜路下行經池旁路轉到車站路,經過兩日的清理, 這路段依然不適合正常行車,地面有許多磚頭雜物。拐過去大學火車站那邊,情況更惡劣,大批桌椅放在路旁,垃圾一堆堆,幾個清潔工人在徒手執拾。通往澤祥街即沙田凱悅酒店那邊的通道已重開,可以走出去;儼如中大地標的民主女神像完好無損,屹立在車站前方。

由車站路掉頭北行,經過「一夜成名」的夏鼎基運動場,大約5分鐘車程終於來到二號橋。四處無人,只有無數的雨傘和水樽,地面還有幾枝箭和一些彈殼。刺鼻的氣味仍在,令人憶想起幾日之前這裡的催淚彈和汽油彈。偶然有一兩個似是學生的人經過,還戴著過濾口罩。

二號橋的兩邊剛被放了巨形石躉,有8呎高,車輛無法通過,但人要爬過去只需一分鐘,如果有梯的話30秒就夠。爬上石躉,看到橋上仍有雜物、大型竹架,橋下重開的吐露港公路,車很少。

走上二號橋後面的研究生宿舍,宿舍前面山坡的傘陣仍在,上周二段崇智校長到來時,警方突然發射催淚彈,就是射向這一片小山坡。進人宿舍,大堂的飲品機正常運作,但飲品全部售罄,宿舍各處沒有被破壞,有水有電,但一個宿生也見不到。

從宿舍高層遠看二號橋和吐露港公路。

離開二號橋,沿大學道上山,經過善衡書院、蒙民偉樓、邵逸夫堂、文化研究所,表面看不到有受破壞,只是檣壁上有許多口號標語;畢業禮的禮台還未拆,百萬大道空無一人。

經過李兆基樓轉上聯合書院、再到新亞,兩者都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和山下的景況截然不同,連標語也不多見。再到後山的逸夫書院、伍宜孫書院,也看不到異樣,只有一架壞了校巴堵住路面。

走出中大「四條柱」的正門,有一架警車停在對面馬路,警察沒有下車。離校前,特意到歷史系看一看,沒有人。過去這一個星期所發生的一切,肯定留在中大校史。這裡的歷史學者,會怎樣記載、如何評斷這一件事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