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區選打大佬】曾替九巴女車長搞工運 公關劉卓裕挑戰田北辰吸荃灣中產票  


荃灣地鐵站外的連儂牆日夜更替,早上有被撕掉的紙碎,傍晚會有中學生帶來海報、膠水膠紙,換上新的文宣。在連儂牆旁邊,連接愉景新城的行人天橋,有位「官仔骨骨」的中年男子,獨自一人拖著師奶買餸車,在連儂牆前擺街站、派傳單。

他叫劉卓裕,是公關公司行政總裁,去年曾為九巴女車長葉蔚琳的工運做幕後軍師。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他今年7月成立社區組織「荃民議政」、加入民主派協調機制民主動力,出戰今屆區議會選舉荃灣愉景選區,在中產區挑戰當區建制派大佬、一直努力經營開明親中形象的田北辰。

43歲的劉卓裕認為他比田北辰(69歲)年輕,是他吸中間派選票的優勢,又批評田北辰做區議員離地。田北辰則反駁劉卓裕以往「乜都無做過」。在當前的社會局勢下,田北辰自覺有幾大勝算?他說選情嚴峻,「新聞話(建制)民情有啲反彈,我覺得同紅隧(被堵塞)都有啲關係,因為全港市民有好大衝擊,煩咗好多好多人。」田北辰又說,他是建制派「最中間嗰個」。爭中間游離票,將是明天區選的關鍵。

劉卓裕空降荃灣愉景中產區,希望取得「中間偏黃」的支持。周滿鏗攝

劉卓裕在荃灣港安醫院出生,荃灣公共屋邨長大(沒有透露具體是哪條邨),畢業於荃灣聖芳濟中學、嶺南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大學時期曾做過一年民主黨屯門區議會競選助理。他參選申報職業是公共政策顧問,2013年創立公關公司A. LOUD ASIA,2017年有份成立香港青年總裁協會,擔任創會理事兼秘書長,協會現任主席是隆基泰和智慧能源執行董事、董事會副主席兼聯席行政總裁袁志平,協會2018年就職典禮邀請過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和中聯辦副主任陳冬做主禮嘉賓。

究竟劉卓裕是建制定民主,抑或中間無立場?他說,以往選舉都投予民主派,但個人甚少觸及政治,專注生意業務。他由以往一個無甚公開立場的中間派,變成如今參選政綱寫著「爭取雙普選,將真正代表市民的聲音帶入議會」,又在Facebook指「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當中他比較明確贊成的是獨立調查。他說,可以有先後次序實行五大訴求,「但係無大台,好難講邊樣前後,嗰樣嘢唔係我哋去講,係政府搵出來。」

去年2月,劉卓裕首次以公關角色參與社會運動,眾新聞去年曾報道九巴女車長葉蔚琳的工業行動,是由任職公關的葉蔚琳叔仔劉卓裕擔任幕後軍師。劉卓裕表示,今次參選並不是因為九巴工運,更不是以此事作為他的主打政績。他說,其轉變是在反修例運動初期,在網上看到一田百貨前行政總裁莊偉忠呼籲登記做選民,他私下問莊偉忠會否參選,但對方指不會,他就開始反思,自己作為社會上的一分子,是否可以多走一步、多出一分力。

劉卓裕指,7月26日出席機場集會,在現場見到一幕畫面,令他下決心出戰區議會:「去咗機場見到有個後生女,好熱情咁派傳單出去,好想話俾遊客聽香港發生緊咩事,我覺得好感動,上前同佢講咗句,我話:『對唔住,20年前無為你哋爭取啲咩』」。

在決定參選初期,劉卓裕估計他勝算極低,「100個人有97個都覺得我輸,另外嗰三個係我、我阿爸同我阿媽。」但運動發展至今,近月看到對手的反應和居民的迴響,令他感到勝算大增,「而家我好有信心,居民俾我嘅反應係極度良好,對手(田北辰)出街站的次數多咗,『四寶』都出現埋。」劉卓裕所指的『四寶』是「網絡打手、抹黑、跟蹤、恐嚇」,意思是有打手會在他的facebook製造輿論導向、指他是「假黃」;抹黑他是「連登話事人」、「黃絲領導人」等;發現被人跟蹤;身邊一些具地位的建制朋友勸他退選等。劉卓裕認為,以上種種跡象顯示,他在今次選舉逐漸威脅到對手。

九巴車長葉蔚琳和丈夫去年的工運戰,「叔仔」劉卓裕是幕後軍師。資料圖片

劉卓裕在報名參選前一個月,其母確診患上癌症三期,劉卓裕曾萌生退意,但母親在病床上卻鼓勵他繼續選舉,「佢話如果開始咗,咁多市民對你有期望,你應該去行,無論贏輸,我哋有句家訓係『只要肯堅持,凡事可成真』(點解咁相信呢句家訓?)我本身係公屋仔,我覺得自己已經超額認購咗所謂的成就,我意思係事業上已經OK,點解可以做到,就係因為我一路主動同埋堅持,先有而家的成就。」

愉景選區包括愉景新城及荃景花園,屬中產區,田北辰上屆以1,654票之差大勝對手,今屆更是競逐第三度連任,田北辰在今年2至3月曾是評分最高的立法會議員。近乎零從政經驗的劉卓裕,為何敢硬撼這位高民望的建制派「大佬」?他批評田北辰做區議員任內只靠「政治化妝」,多年來主打的鐵路噪音問題仍未有改善,「呢樣嘢係好難解決,但唔係無得解決,你唔係去到選舉之前就話俾大家聽,我去地鐵站換機油啦,呃得幾耐呢。」他又批評田北辰區議會出席率雖然是100%,但逗留會議時間只得兩成,「既然分身乏術,不如退位讓賢,俾啲真係成日standby的人去服務社區。」

劉卓裕昔日做過公關,學會機關算盡,與今日的社區工作方式可會截然不同?「公關你係諗緊點樣令老闆開心,做一個活動你會諗聽日活動有無人來,多唔多人來,係咪要記者寫啲要寫嘅嘢,最驚記者寫啲唔應該寫嘅嘢,你要布防,由第1去到第4個step唔會錯,你要計算,但我而家做呢樣嘢,係好pure,係無錢嘅involvemnt,而呢樣嘢唔係為咗賺錢而做。」

他記得有一次,街坊在荃灣連儂牆附近被捕,他協助被捕家屬找律師、社工等,後來家屬向他表示「好warm,好多謝你」,頓時令他發覺「原來可以咁做人」。劉卓裕說,因工作認識來自商業、社福機構、演藝、學術等不同界別的人士,能夠靠自己的人際網絡在社區民生問題上發揮作用。

田北辰一直經營開明建制派形象,獲一些保守中間派支持。資料圖片

荃灣區在反修例運動中發生過多次衝突,包括8月25日荃葵青遊行入夜後,有警員向天開槍示警,並擎槍指向示威者及記者;10月1日防暴警察在荃灣大河道,開實彈射撃18歲示威者。

劉卓裕認為,問題源於警方自覺所做的事是正確,故現在首要做的事是安撫警員情緒,為警員進行大規模的心理評估,其後必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佢哋要rationalize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老實大部分做警察唔會想係伸張正義,我無識一個係咁,從來無係咁,無非都係人工好、穩定、福利架構入面最高囉,相對社會地位唔差,有宿舍、長糧,但突然遇到社會衝突,佢哋搖身一變做咗政治警察,好明顯睇到佢哋已經無受到合理約束。」

做公關多年的劉卓裕,有感10.1開槍事件後,涉事學生就讀的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該校校長的回應十分差。翻查當日片段,校長謝潤明被問到警方使用的武力是否合適,他認為需要多點時間去了解事情,至於會否譴責警方行動時,他僅稱:「我唔答呢個問題。」劉感慨道:「你發現公關術係害死咗香港政府,簡單來講即係無用心,個校長係行出來讀新聞稿,讀完行返入去,但外面有500個人包圍,哈哈哈......佢淨係見到個position可以做step A,成個社會無用個『仁』去諗。」

10多年來置身於中環精英主義,劉卓裕身邊有很多離地建制朋友,如今貼地做一個社區主任,他對外界所指的「黃絲藍絲」有一種新看法,「你會認同警察執勤可以扑人個頭?十幾歲𡃁仔,塊地已經成灘血,然後捽佢塊面落地,你會贊成咩?如果你唔贊成你已經唔係藍絲,我唔信呢個世界上仲有人做藍絲。身邊無人答到我呢兩個問題,如果你覺得咁係啱,我唔會同你做到朋友。」

10月1日防暴警察在荃灣大河道,開實彈槍撃中五示威者,全城嘩然。港大校園電視片段截圖

眾新聞向田北辰查詢,他認為近日衝突令民情有些微反彈,但相信選民早已下決定,變數不大,「新聞話(建制)民情有啲反彈,我覺得同紅隧(被堵塞)都有啲關係,因為全港市民有好大的衝擊,煩咗好多好多人。」、「都唔知搞一個月定兩個月,個民情肯定會變,對呢班人的支持各方面肯定有減弱的趨勢。但姑勿論點,會唔會有好大的改變,至少我今朝同昨日睇,好多人似乎覺得已經決定咗,因為呢兩日事件而轉,會有但係唔多囉。」

被問到如何評估選情,他說,「選情梗係嚴峻啦,今次有咁嘅政治議題,坦白講,雖然我係建制之中最中間嗰個,我修例都反對,我提出『港人港審』,如果其實做到都唔會係今日嘅版本啦,我由6月都嗌要獨立調查啦,無論點,都有政治標籤喺度,而4年前係無嘅,咁所以我選情一定係嚴峻。」

至於如何評價他的對手劉卓裕,田北辰回應:「我一向對事不對人,我好少講人哋啲嘢」。如何回應劉卓裕對他的批評?田北辰僅說:「佢完全乜都無做過,咁我又無得問番佢,(我回答的話)好似唔係咁公平架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