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既然不可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我們可以選票來作祝福嗎?


「不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倒要祝福;因你們是為此蒙召,好叫你們承受福氣。」(註1)這句話是來自聖經對信徒的教導,意思是若信徒能在面對受苦和受難時,謹記上帝的教導,把血氣驅使去還擊敵人的怒氣轉化爲對敵人的同情和理解,選擇依靠著上帝的大能去用大愛和祝福來取代憤怒,放下仇恨,這樣信徒的生命也可得到祝福。

美聯社照片

這是不容易明瞭和實踐的命令,但放諸於現今香港,當我們處於如同戰爭、充滿仇恨的處境中,大家若能放下憤怒仇恨,在今天這個區議會選舉日裡,走入票站使用我們唯一擁有的投票權,去表達我們真正所相信和所想的,那不就是選擇了用和平的方式作為「祝福」,去回應我們於過去五個多月裡親身目睹或經歷到的「惡」與「辱罵」 嗎?

我們經歷到的「惡」和「辱罵」從612正式以有型有聲的警察暴力開始,數目之多已不能盡錄,但概括一下可以是包括自中大被強攻、理大被圍城後,已有達數以千計的人士(以年青人為主) 在不依法規濫捕的情況下被拘捕和起訴;也有數千年青人在被御準的殘酷警察鎮壓手段下被重刑對待,在鏡頭前也有無數被打得血肉模糊、失去知覺,更莫論在被拘留時,在私下受到酷刑的受害者。他們都不是打家劫舍的大罪犯, 他們不少也只是在街上被操動的警察濫捕帶走的。他們只是勇敢地走出來表達不同意見和要求, 卻未經法庭公義的審判而得此殘酷無情的對待,面對他們為社會公義而所受的「惡」和「辱罵」, 我們可以把他們遺忘嗎?

到底這些為公義而犧牲的年青人的真實數目是多少,現階段是不能查實,因為縱使自六月以來出現無數可疑的屍體發現和自殺個案,負責打壓示威者的警方總說案件沒有可疑。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11月13日對傳媒公布,6月起至9月期間,香港有2537宗屍體通報案件(比去年同期多出311個)和256自殺個案,數字顯示此兩種情況的出現非常頻繁,惟10月至今一樣頻繁出現的個案還未被收錄在這統計內。

無數可疑個案包括令全城深深不解的:

15歲游泳健將陳彥霖被發現成為全裸浮屍;
22歲科大學生周梓樂被發現在將軍澳停車場離奇墮下死亡;

除了這兩位可以有身分、姓名給我們哀悼的,還有無數不知名、沒有身分的受害者,例如:

831 在太子地鐵站內被打至失去知覺的示威者;
1110在又一城商場內被手持警棍防暴警群毆至血肉模糊、 腦漿溢出、失去知覺的示威者;
還有無數已經被制服在地上的示威者,慘被防暴警不人道地用他們的膝蓋按壓著頭部和頸項部位, 很多都已貌似失去知覺;

照片來源:Richard R Liszt Facebook 

還有在無數被視頻記載到,當場被防暴警群毆至奄奄一息,甚至毫無氣息的示威者,就如Now TV剛於上周二拍到的視頻:

對於凡此種種的違反人權公約和國際規定的警暴行為,國際人道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早於九月已經實地調查蒐集資料作出報導,指香港警察在鎮壓示威者時採用了不人道的手法、 甚至有報復性虐打的情況。

在日益瘋狂的戰爭狀態中,城中傳媒都已經無暇追查每一個可疑個案的下落,讓疑問殘忍地傳留於市民心中。面對傳媒的提問,李家超解釋,死亡個案均經「死因裁判官」審核,檢視警方做出的調查報告,以及法醫、臨床病理學家開立的驗屍報告,若裁判官認定案件有深入調查的必要性,警員就必須遵照吩咐作出報告,裁判官檢閱後有權視情況召開死因研究。

但現在獨攬大權的警察既然可以廢棄所有警例,在執勤時濫打濫暴,在送疑犯上庭時連搜證和做調查報告的重要程序都可以不守,李家超以官腔口吻背誦出來的既定程序還可會被遵從嗎?

千百個可疑的屍體發現和自殺個案在愛權多於愛民的統治者眼裡只是 冷冷的數字,莫說他們大多是沒有遺書和沒有名字的。

但面對每一個失去的生命都感到極度不解、心痛和執著要尋找真相的我們,會輕易把他們遺忘嗎? 我們今天可以用選票作「祝福」去回應這些不能承受的「惡」,對警暴說不嗎?

(註1):‭‭彼得前書‬ ‭3:9‬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