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問題捐款只有三筆?


警隊有兩個會所,分別是銅鑼灣警官俱樂部和界限街警察體育會,設施齊備,位置就腳。聽過律政司的朋友説,回歸之前,部門中有律師建議向警隊提出,讓律政署(律政司在回歸前的舊稱)的律師可以用某種身份,使用兩個會所的設施。警隊的取態沒有機會表達,因為律政署高層在內部已經否決建議,理由是律政署作為檢控部門,應該與執法部門保持距離,彰顯獨立性,不能讓公眾有警檢一家親的印象。

律政司掌握檢控大權,保持超然地位,對維繫公眾對法治的信心,至為重要,所以律政司司長(回歸前職銜是律政司)一向保持低調,少公開在社交場合現身。

試想像有富商借出遊艇,讓刑事檢控科人員舉辦聯誼活動,恰當嗎?律政司應該接受嗎?有上市公司送出名貴禮物,作司法部門內部宴會抽奬獎品,法官們應該接受嗎?一聽都會感覺不妥當吧?

政治光譜上不同位置的人都同意,香港法治必須珍惜捍衛。廣義去看,我們的法治包括了各種典章制度,從司法獨立到公職人員避免利益衝突,從公開投標到審訊制度的設計,都是為了體現 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的原則。

向華強太太陳嵐早前代表演藝界,向「敬言仁基金」捐助的$7,777,777。蘋果日報圖片

為支援七警成立的敬言仁基金,連日收到不同人士的具名大額捐款,警隊眾多成員參與大型集會撑七警,手足之情盡見。我作為市民,想提出弱弱一問:警隊中很多成員對捐巨款支持七名同袍的社會人士,產生好感甚至心懷欣賞、感激,是否自然不過的事?日後捐款人萬一涉及罪案,警隊怎樣令市民相信,警方百分百秉公辦理?

先戴頂頭盔,我對警隊有信心,不相信警隊有人會對捐款者徇私「秤先D」,但問題是,為甚麽要讓警隊的公正性有受人懷疑的機會?為甚麽不做到只接受不具名捐款?如果有信心七警獲得廣泛支持,即使只收匿名捐款,也不愁缺錢,如果捐款者不可以具名便會不捐或捐少些,人們便有理由質疑,捐款是出於真正支持七警抑或有其他動機?

健康不會因為大醉一場或者熬一晚通宵而即時受損,公義和法治也不會因單一事件而崩塌,但不去杜漸防微,不緊守原則寸步不讓,就可能是千里堤防上的小小蟻穴。掌有執法權力的人,尤其需要謹慎。

一定有人會說,你這個法治膠,收些捐款援助家人,有幾大件事啊?好好好,大財團首腦被檢控,有陪審員持有些少該公司股票,法官與被告人同屬一個教會,有幾大件事啊?使乜迴避啊?高官食富商三兩隻鮑魚,收兩支名酒,有幾大件事啊?你覺得沒甚麽大件事的話,well,我不會説你沒有法治意識,只能説閣下的法治意識所屬種類,是優勢所餘無幾的香港所不需要的。當雄心勃勃的鄰近競爭對手都承認香港法治值得借鑒,我們要為 expediency 而鬆懈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