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理大留守者驚恐拒進食無法對話 籲警撤離、校方解決困局


 

理大圍困戰來到第八日,校內的留守者越來越少,兩名分別自稱代表留守者的人,今日在校內舉行記者會。他們估算校內留守者仍有約30人,指有部分人身體及精神已經非常虛弱、意志消沉,長期處於驚恐狀態,有人甚至開始拒絕進食,而且沒法與他人進行對話。他們形容為人道災難,要求警方立即停止圍堵理大行動,又呼籲理大校方主動與留守者多溝通,認為管理層有責任解決困局。

兩名理大留守者舉行記者會。曾港深攝

「被困市民代表」阿翔首先向傳媒讀出聲明,指今天區議會選舉是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的變相公投,呼籲大眾把握投票權。他提及,在理大的人同樣希望行使公民權利及責任,在區議會選舉投票,但他們被警方圍困在校園內,認為是變相等同被剝奪投票權利。他強烈譴責警方圍堵校園,令到數十人失去投票權利。

阿翔又指,今日是他被困的第8天,他每天清晨4時才能入睡,每一次有社工到訪時他感到提心吊膽,擔心會否是其他人找上門,因此這星期的情緒起伏非常大。他認為,長久下去,在理大的留守者會留下很大的創傷及心理陰影。

「被困學生代表」Ron則指,校內的留守者部份人情緒極受困擾,開始精神錯亂,無法正常溝通,經常驚恐自己人身安全,甚至有人開始不願進食,需要社工傳遞食物及協助,形容今次理大事件為「人道災難」,已對留守者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另外,他表示,絕大部分留守者均不相信會受到警方的公平對待,要求警方立即停止圍堵理大,又呼籲校方主動與留守者多溝通,希望給留守者作出不同的安排。

Ron又表示,現時無法評估仍留在校園的留守者確實數字,他們估算約30人左右,因為大多數人躲藏起來,「佢哋實在太驚出面嘅人,好大戒心」,大部分已不會於校園內游走。他指,現時的留守者對警方有極大恐懼,甚至擔心一離開校園人身安全便受到威脅,呼籲警方盡快撤離,「否則匿埋嘅人,可能永遠都唔會出嚟。」

警方今日於社交媒體再次呼籲逗留在理大的人和平離開,又重申希望以「和平方式」及「靈活彈性」兩大原則解決事件。警方又表示,為顧及在場人士需要,已安排醫護人員及臨牀心理學家為校園內有需要的人提供適切協助。

理大其中一個房間非常凌亂,有人築起帳篷。曾港深攝

單獨行動的留守者炳強(化名)向眾新聞表示「寧死不降」,他指,自己本來屬一隊五人小隊,可惜有一名隊員在上周警方清晨5時對理大的突襲行動中被捕,小隊的團結力及意志力一步步被瓦解,其他隊員們一個又一個向警方投降,最後只剩下炳強一人。

炳強明白到「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但心中仍覺得不是味兒。他苦笑說:「當初我哋五個人點解要行埋一齊,就係因為大家都擁有同一價值觀,擁有着同一嘅夢想,互相信任大家,先行埋一齊成為戰友。而家一句『唔好意思』就走出去投降,佢哋都真係好意思架啵,哈哈。」

他指,自己在戰友們都投降後,連日來多次嘗試逃走均失敗,現時尚未思考到解決方案,又指「就算我最後真係搵唔到路走,我都唔會向佢哋投降,呢度物資尚算充足,在我而言,捱多兩、三個星期都唔係問題,總之就唔會咁衰仔,行出去俾啲記者影住我投降啦。」

炳強補充,他曾看見有留守者失控地放聲嚎哭,認同某部份人情緒已經失控,而且對其他人的戒備心非常大,不論對方是留守者、社工或記者。留守者有的互相存在敵意,個人保護意識很強。他認為,這是因為警方派出臥底入理大進行「分化」及「造謠」,目的是為了製造白色恐怖,讓留守者不再相信身邊的任何人,從而一步步瓦解他們之間的團結,甚至藉此瓦解整場社會運動。

炳強又提到區議會選舉,他表示自己很想盡公民責任,選出一個心目中最理想的代議士,可惜事與願違,他仍被困在校內,未能投票,故只能夠以祈禱方式,祝願區議會選舉能順利進行,香港人能夠以手中的一票,表達對社會的控訴及意見,「希望香港人,真係可以票債票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