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民關係深淵


【撰文:西鄉】

很久很久以前,香港警察一直是市民依賴的英雄(不是7.21當日何君堯前博士對白衣人的稱呼那種)。警匪片亦一直是電視電影的題材,由80年代的《獵鷹》、《新紮師兄》、《公僕》,90年代的《刑事偵緝檔案》、《陀槍師姐》到2000年代的《學警出更》等等,一直影響著不同階層的人。筆者小時候亦曾希望能穿上警服,忠誠依法、不畏懼、不徇私、正直、誠實執行職務。

一場雨傘運動令警民關係出現裂痕,9.28當日的催淚彈射傷了不少香港人的心。但誰又料到,今天催淚彈竟已變成警方的最低武力,市民的家常便飯?當日的七警、朱經緯,換了今日的角度已是十分「輕手」了。其實,隨著七警及朱sir「落鑊」,警民關係已逐漸回復正常。可惜,一場反修例運動直接將警隊辛苦多年建立的形象毀於一旦。

防暴警察進入屋邨,被居民「趕走」。EyePress照片

筆者成為義務律師後,多番和前線警員打交(道),曾不只一次按捺不住破口大罵阻礙我們見被捕人士的警員,亦曾兩次在警署外遭防暴警員用攻擊性武器——強力閃光槍照射。我們見到被捕人士後,除了「我冇嘢講」外,最常見的意見便是「唔係落緊口供都好,唔好同差人講任何嘢,佢哋唔係你嘅朋友,有咩留番同律師同朋友講!」筆者亦多次見到警員和記者、社工、醫護人員等對罵。從前,有警員的地方會使我們安心,現在,即使問心無愧,見到警員都會不自覺地害怕。看來,警民之間的裂縫已是短時間內不可修補。

自反修例運動以來,大家談論的話題都是「點收科」?近日的一次法律探訪為筆者帶來一點反思。為了保護該名警員,我稱他為X(我好像變成撐警的一方)。由我進入警署的一刻,X一直對我們律師以禮相待,過程中亦十分幫忙,結果我們兩隊律師團隊於約四小時的時間內見畢19位被捕人士(平常通宵只能見到約4名被捕人士)。而每次X把被捕人士帶回羈留室時,我們都會在接見室內聽到X跟被捕人士說「做咩咁衝動啊?」「知唔知屋企人幾擔心你啊」等等的說話。

完成工作後,我忍不住和X攀談起來。X瀟灑地表示「做咩要搞到咁對立啫?大家都係做嘢啫!唔係淨係呢度見架嘛,大家幫吓手啦!」X更不諱言,邀請我們寫表揚信,我當堂嚇一跳,但卻被X的原因感動。X說「唔係叫你寫信表揚我啊,係我呢種處理手法。你哋寫信嚟俾我哋指揮官一定夠份量,連律師都寫,佢哋先會知道唔係吓吓都要硬碰,懷柔仲work啦,咁先係由根本解決問題嘅辦法!」

有警察出現,就有市民罵警,好像已變成香港常態。

可惜,林鄭政府鼓勵前線警員止暴制亂,多次認同警員濫暴濫捕,高層警務人員帶頭敵視示威者,都是令衝突升級的主因。上月,東涌警署的警署警長下令全副武裝警員「走」,並與市民握手溝通,最後獲示威人士歡送離開。由此可見,要修補警民關係,懷柔政策不可或缺。但知易行難,當警隊由上至下均充斥著仇恨情緒,重組警隊似乎是唯一出路。我們要的,是決策者及濫暴濫捕者為其行為負責。不然,有生之年香港人都不會原諒警隊,這並非任何人所樂見的,除非那不是人。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