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3歲廟街神父指揮交通:少少付出,但求和平


運輸署昨表示,自6月以來,全港各區共有約730組交通燈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經連月持續搶修,約650組交通燈已恢復正常運作。署方指,10月及11月交通燈的損毀情況比以往更為嚴重,多個控制器及機件遭破壞,甚至焚毀,必須更換並重鋪電線,因此影響維修進度。截至昨午4時,約有80組交通燈仍在搶修中。有關部門爭取在下個星期內完成維修約四成未恢復運作的交通燈,包括油尖旺區、深水埗及元朗區的主要道路路口。

10月7日中午1時半,佐敦道與彌敦道的十字路口交界,因交通燈損毀交通擠塞,行人過馬路左顧右盼,險象環生。73歲、人稱「廟街神父」的胡頌恆神父( Father John Wotherspoon),眼見老幼驚惶失措,不忍混亂,於是獨個兒走到路中心指揮交通。他戴上杏色漁夫帽頂着熾熱的太陽,在車輛間的夾縫, 舉起手指揮車輛先行或稍停。不少巴士司機向他舉起大拇指,又有人給他送水。

胡神父當日指揮了約30分鐘後,有數個警察前來叫他離開,指是擔心他的安全,但他拒絕。隔了90分鐘,再有警察來勸他離開,他跟警察說:「如果你們做這工作,我就會走。」後來,他因為手麻痺及腳抽筋,回到廟街的住所稍作休息, 之後再回到馬路繼續指揮。最終在約傍晚6時半,他見到有四個交通警到場指揮交通,他才安心回家。

胡頌恆神父10月7日於佐敦道與彌敦道的馬路十字路口交界指揮交通,照片在網上廣傳。網上圖片

胡頌恆神父當日指揮交通的相片在網絡廣傳,澳洲籍的胡神父來港34年,視香港為家,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多年來幫助在囚人士及露宿者。指揮交通這些少付出,他不覺得是甚麼, 只希望出一分力令香港回復和平。對於暴力、對於政權,甚少參與政治、專注基層社福工作的胡神父,半年來想了很多。

胡神父有參與反送中運動開首的和平示威,100萬、 200萬人的遊行,他都身在其中,但隨著示威活動漸趨暴力,7月1日後,他再沒有參與任何活動。他說,認同示威者的大部分訴求, 惟「實現真普選」因中央不會認同有感難以爭取到。他個人不認同的是暴力抗爭手法,「Violence makes things worse(暴力會令情況更差)」。

談到暴力抗爭,他多次合眼輕嘆並搖頭。深夜, 他偶爾會在廟街的家裡聽到抗爭聲音, 一發接一發的催淚彈聲令他難過,尤其上周一(18日) 救理大的行動中,佐敦成為主要戰線;連月來看到有人破壞港鐵等設施的畫面,他便心痛得不忍心看下去。他記得,以往會跟人說「香港很安全,小朋友、 老人可以在深夜閒逛」,但有感現在不能這樣說了。

胡神父在其網站曾發文評論香港的情況, 他不憤有人在中文大學二號橋掟磚頭落馬路、 譴責用弓箭作武器......不過, 他表示理解示威者愈趨暴力的原由。

「因為那麼多暴力,政府才取消條例,好像政府不聆聽幾百萬人和平表達的方式。」 他覺得,責任在於政府不願意聆聽,暴力才一直升温,9月4日才宣布撤回修例。直至9月26日,政府才舉辦首場社區對話,他形容為「too little too late(做得太小亦太遲)」及「superficial( 很表面)」。他亦批評政府訂立《禁蒙面法》,「有冇搞錯?makes everything worse,他們應該知道後果的,但為何還要做呢。」

胡神父記得,9月初的一個下午,示威者在旺角街頭堵路, 令路面交通癱瘓,他見到不少前往機場的巴士被堵塞,擔心巴士上的乘客錯過飛機, 於是上前試圖勸說數個身型魁悟的示威者, 希望他們利用和平的方式示威,讓機場巴士駛過。示威者向他解釋:「我們已和平了20年,平安的方法不再有用。 」胡神父一時語塞,沒有反駁甚麼,只道:「You got the good point(你也有道理。)」勸說不果,他幽幽回家, 坐在家中深思。

胡頌恆神父從澳洲來港34年,幫助在囚人士及露宿者,眼見半年來的暴力升級令他很痛心,同時也思考多了隱藏的政治暴力。

一方面示威者暴力升級,另一方面政府不願意聆聽示威者的訴求, 無力解決政治問題,運動持續近半年,形成一個難以解開的死結,「I think we need someone untie the knot. (我覺得我們需要一個人去解開死結。)Who will be respected by Hong Kongers?(有哪個人會被香港人尊重呢?) 但係香港人無人想做這個工作(特首)。」

「我們需要一個好像甘地和曼德拉的人。示威者要好像甘地, 他一次都冇用暴力。好像去獅子山、學生用human chain,這些平安的方法很好。」

「而政府要好像曼德拉,他坐了27年監,沒有打死敵人,還跟敵人一起談天。林鄭月娥應該這樣做,但是她不願意。」

除了政府及示威者之間的矛盾,警民衝突成為衝突源頭, 他指警察都有很多錯誤,同時, 他覺得警察未有正規的訓練處理大型而長期的衝突。

社會撕裂,家庭、學校、職場等都充斥政治紛爭, 要人政治表態及歸邊。但對他而言,作為一個天主教神父,是要時刻關心所有人,難以靠任何一邊,故會小心言行。

胡神父以往甚少就政治議題表態,今年他因為反送中,參與了維園六四祈禱會。資料圖片

胡神父來港30多年間,曾在馬頭圍邨、大嶼山、 廣東省肇慶等地傳道,最近10年在油麻地一帶服務基層、 協助更生人士,每周到不同的監獄探監。 他亦在5年前發起運動遏止非洲人運毒來港,又親赴非洲宣揚, 結果取得顯著成效,非洲人運毒來港個案大幅回落。

他表示,社會工作讓他忙碌,沒有閒餘時間參與政治。 30年前北京六四屠城當晚,他瞇著電視, 看到一位示威者擋着坦克的一幕,覺得慘不忍睹。 但之後他未有參與六四燭光晚會,他在網誌解釋:「I felt it was best for me not to take part since I had once worked in China(我覺得我最好不要參與,因為我曾在中國工作。)」 直至今年的六四,他首次參與了「民主中國祈禱會」, 今年他企出來,「因為我覺得今年香港的情況好嚴峻,那個amendment(逃犯條例修訂),所以我要企出來表示關注。」

他在6月4日的網誌上寫道:「But now the situation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 Hong Kong is in danger. If the extradition law is changed on June 12, a huge nail will be driven into the coffin of HK freedom. This is not a time to think about one's own convenience. 」(但是現時的情況有很大的改變, 香港正在危機當中,如果逃犯條例修訂在6月12日生效, 將會埋葬香港的自由。現時不再是考慮個人便利的時候。)

居港34年,胡神父視香港為家,感覺到香港一直變差, 令他感覺不舒服,「香港本來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城市, 在澳洲及美國夜晚行街不安全,但以前在香港,晚上11時行街都很安全,可是,現在,我們要看新聞知道甚麼事發生才放心走上街。 我好失望,好難明白這件事點解發生,點解amendment(逃犯條例修訂)開始,是誰人的意思?是否北京逼香港呢? 我不知道,但我哋要想點樣解決,找邊個的錯沒有用, 我哋要想將來。」

胡神父自製海報寫著「Violence Makes Things Worse」,隨身攜帶,遇到暴力抗爭時就拿出來冀警剔示威者。

胡神父自製了一張海報寫著「Violence Makes Things Worse」,隨身攜帶,遇到暴力抗爭時就拿出來冀警剔示威者, 當然在混亂當中沒人理會;他又定期到教會彌撒,跟教友一起祈禱, 盼望平安重來。

一個小小市民能夠做的,或許就是這麼多;始終政治問題需要用政治智慧解決。胡神父在示威者被困理大第二天的網誌寫道:「Not forgetting that this whole terrible situation was caused by a foolish government whose heartlessness and unwillingness to dialogue continues to fan the flame it originally lit.」(別忘記,這可怕的局面是由一個愚蠢的政府造成,政府的無情和不願對話,助長它點起的火頭繼續燃燒。)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