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科學博士生自發驗催淚彈 國產手擲式沒驗出CS殘留物「出乎意料」


警方由6月至今發射逾萬枚催淚彈,近月更開始使用國產催淚彈,惟國產催淚彈的成分一直沒有公開,公眾擔憂會否對人體健康造成影響。由一群科學碩士及博士生組成的「香城教育電視」科學團隊,化驗了中國製及美國製的催淚彈,並發表報告,發現中國製發射型催淚彈彈殼的CS殘留物,較美國製的少,而手擲式催淚彈彈殼更驗不到有CS殘留,形容結果是「出乎意料」。團隊又指,雖然化驗結果顯示中國製催淚彈CS濃度較美國製的為低,但令人不適的程度與美國製的相若,擔心是否代表當中還有尚未發現的不知名化合物。

團隊收集三款彈殼作樣本,包括由美國製造商「NonLethal Technologies」生產的MP-6M5-CS發射型催淚彈、中國製由北方工業(Norinco)生產的「NF01 CS Smoke Projectile」發射型催淚彈,以及中國製的「Jing An KF-302-20 CS Grenade」手擲式催淚彈。

兩款中國製催淚彈,左為手擲式,右為發射型。「香城教育電視」報告截圖

CS學名為「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2-chlorobenzylidene malononitrile),是催淚彈的主要成分。據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系主任、威爾斯親王醫院榮譽顧問醫生許樹昌引用美國研究指,若在超過攝氏275度高溫燃燒,會釋出山埃。有「香港化學教父」之稱的港大化學系博士鄺士山(Dr. K. Kwong)曾提出,CS在高溫下會產生鄰氯苯甲醛,當中的氧化鋁在高溫下有機會變成致癌物二噁英。

「香城教育電視」科學團隊以GC-MS技術化驗彈殼上殘留的CS,結果發現中國製發射型催淚彈彈殼的CS殘留物,較美國製的少,而中國製手擲式催淚彈,更未有驗出CS殘留物。樣本收集的時間不一,美國製的在化驗前約一個月收集,而中國製的樣本是化驗前一天才收集,較為「新鮮」,但當中殘留的CS份量卻仍比美製的為少。

就國產手擲式催淚彈彈殼未有驗出CS殘留物,團隊形容是出乎意料,估計可能是此款催淚彈內沒有CS,或者此款催淚彈的燃燒溫度過高,令CS完全分解,但同時指出催淚彈的內含成份不一定是CS,現階段不會胡亂猜測,以免產生不必要的公眾恐慌。

團隊指,從結果可推斷中國製催淚彈的CS用料比美國製的少,與美國製比較品質有參差,質疑政府為何仍會採購中國製催淚彈;另外,雖然化驗結果顯示,中國製催淚彈CS濃度較美國製的為低,但令人不適的程度與美國製的相若,是否代表其中還有尚未發現的不知名化學物。

另外,團隊早前發起眾籌,購入數部山埃氣體(HCN)檢測機,借予前線記者在現場檢測山埃濃度,並將結果整合成報告。報告指,結果證實催淚彈中的CS在發射後,可被分解成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山埃的一種),多次在現場錄得的山埃濃度超標,甚至有「爆錶」的情況。其中11月17日在理大現場的檢測,5次測試中有2次分別為28.6ppm及29.7ppm,另外三次則錄得「爆錶」,即超出檢測機上限30ppm。

根據美國國家職業安全衞生研究所(NIOSH),山埃的立即致危濃度(IDLH)上限是4.7 ppm,暴露時間為不超過10分鐘。如單看數字,理大現場錄得的山埃濃度超標近6倍。不過,報告提醒,國際上訂立的職業衛生標準,同時考慮了人暴露在氣體中的時間,因此結果不能直接推論濃度超出國際標準。團隊成員補充,雖然單憑一個數字難以斷定超出國際標準,不過由於山埃本身是劇毒,所以當數字超出國際安全濃度指標,亦值得關注。

此外,公眾亦憂慮催淚彈會否分解出致癌物二噁英,另一邊廂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卻表示,在露天地方焚燒垃圾,是產生二噁英的主要來源。團隊指二噁英的化驗技術極不容易,所需儀器亦較罕見,因此暫時未有相關化驗,但翻查了學術研究並徵詢學者意見製成報告。報告指出,所有有機化學物在燃燒過程中,都有機會釋出微量的二噁英,包括催淚彈及都市垃圾,分別只在於二噁英的份量及種類,而燃燒都市垃圾釋出二噁英的需要溫度介乎攝氏200度至800度。至於催淚彈經高溫燃燒後,會否釋出二噁英,團隊建議要再作研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