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才是真正的中曾根康弘?


中曾根康弘上星期逝世,享年101歲。美聯社資料圖片
中曾根康弘逝世後,日本傳媒的專題報道,列出當年自民黨「三角大福中」五大派閥。畫面截圖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消息公布後,「中曾根康弘」五個字在腦海縈繞不去,連串名詞跟着冒出來:三角大福中、竹宮安渡、田中曾根、風見雞、國鐵民營化、參拜靖國神社、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每一個名詞,都代表中曾根康弘在某一特定時空下,日本社會所熟悉的行止。出生於大正,成長於昭和,老去於平成,逝世於令和,101歲高壽,八面人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中曾根康弘?

對於中曾根康弘,應該是從歷史地位說起。戰後日本首相來來去去,可是,他是日本戰後第一個打着內閣總理大臣名號參拜靖國神社的首相,也是戰後第一個公開指東京審判史觀是「自虐史觀」、提出「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的首相。光是這些,就足以令中曾根康弘成為戰後日本最重要的首相之一。如果把他在七十年代冒起成為自民黨核心之一,其後輾轉成為自民黨總裁兼首相這一條路細算,在政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中曾根康弘,可與推動日本戰後經濟發展的吉田茂,以及「田中軍團」稱霸政壇田中角榮,並列日本戰後三名最重要的首相。

七十年代初,日本執政自民黨湧現戰後第三代的五大派閥,這就是所謂「三角大福中」。「三」是指三木武夫;「角」是田中角榮;「大」是大平正芳;「福」是福田赳夫;「中」便是中曾根康弘。五大派閥,勢力最弱是中曾根康弘,最大是田中角榮和福田赳夫。1972年自民黨總裁選舉,田中角榮大戰福田赳夫,是日本戰後政爭最激烈的一役,史稱「角福火山」。最後是沒有上過大學的田中角榮,擊敗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的福田赳夫登上首相寶座而結束。這一時候的田中角榮意氣風發,在自民黨內部的派閥人數壓倒其他各派,有田中軍團之稱。其他四派,福田赳夫是財政官僚,佐藤榮作擔任首相期間,日本於1968年經濟總量超越西德躍居資本主義國家第二位,僅次於美國,當時的大藏相就是福田赳夫。大平正芳則是福田赳夫的同路人,三木武夫是技術官僚出身,以務實見稱。

至於中曾根康弘,起初未能擠進大派閥俱樂部,所以那時不是「三角大福中」五派,而是「三角大福」。中曾根康弘善於鑽營,以接近田中角榮派而獲得政治利益,遂成為五大派閥之末。不過,中曾根康弘曾經事事以田中角榮為先,被日本傳媒取笑為「田中曾根」。此外,中曾根康弘還有一個綽號「風見雞」,這是日本舊日屋舍頂上的風向標,以此說中曾根康弘看風駛𢃇的伎倆。事實上,中曾根康弘確是憑藉田中角榮餘蔭走上台面:1974年田中角榮因為美國洛歇飛機醜聞下台,但是人不在影響在,田中角榮對自民黨仍是一言九鼎,中曾根康弘便是在田中角榮的支持下,一直在自民黨核心位置。當時,田中角榮對日本首相由誰來做是造王者,大平正芳、鈴木善幸都是他指任的首相。

到了1982年,終於輪到中曾根康弘踏上首相台板,不過田中角榮餘威猶在,中曾根康弘不敢造次,「田中曾根內閣」之說就是此時的事。1985年,田中角榮重病,逐漸離開政圈,中曾根康弘雖說失去靠山,但他長年二把手的經驗,讓他看到田中角榮和其他派閥大老的手段。他利用自民黨內部分裂的契機,自己在這些新時代領袖後面指點江山。新時代領袖是「竹宮安渡」四派,「竹」是田中角榮的嫡系竹下登;「宮」是精通英語與唐詩的宮澤喜一;「安」是安倍晉太郎,現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父親;「渡」是渡邊美智雄,《讀賣新聞》出身的經濟通。然而,這四派在那時說不上是獨霸政圈,亦需他人扶掖,中曾根康弘適逢其時,成為了四人都想得之的倚仗。中曾根康弘當然不客氣,儼如一代大老,周旋各人之間。當時有促狹的日本傳媒形容,這猶如中曾根康弘在澡堂洗浴,其他派系在外邊等着傳召。雖然未免尖酸刻薄了些,卻傳神勾勒當年中曾根康弘的權傾一時。

易言之,搖擺不定,望風而變,靠大吃小,就是中曾根康弘的政治伎倆。相對於此,中曾根康弘的右翼立場始終如一,分毫不動。中國官媒新華社有關中曾根康弘死訊的新聞,導言是中曾根康弘在東京一間醫院去世;第二段說中曾根康弘「在任期間,他力推鐵路、電信、煙草等國有企業的民營化改革」。第三段及第四段,是「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參拜靖國神社,成為二戰後日本第一個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在日本國內和其他亞洲國家引發抗議和批判。中曾根主張修改憲法,在任期間打破了日本防衛費只能佔國民生產總值1%的界限」。至於意欲推翻東京審判的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一事,至少在這一則新聞沒有提及。

然而,說到右翼理念,日本戰後首相右翼立場不只中曾根康弘一人,五十年代的首相岸信介,是安倍晉三外公,日本投降後岸信介被捕,列為A級戰犯。後來是美國網開一面,岸信介死裏逃生,之後重新參政,更當上首相。即使如此政治背景,岸信介也沒有以官式名義參拜靖國神社。中曾根康弘去世當晚,日本電視台的專輯,就有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康弘參拜靖國神社的一幕:當時他身穿燕尾服,走進神社參拜。之後離去時被記者問到參拜一事,中曾根康弘說這是「公式參拜」,之後說祭品上寫着「內閣總理大臣中曾根康弘」。當年中曾根康弘此舉,引起中國及南韓政府強烈抗議。

中曾根康弘參拜靖國神社,與他上任後提出的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有直接關係。在公式參拜靖國神社前兩個星期,中曾根康弘在自民黨的研討會發言,指戰前日本的是皇國史觀,戰後因為戰敗而流行太平洋戰爭史觀,說這其實是東京審判的「自虐史觀」。研討會舉行的兩個星期之後,中曾根康弘便到靖國神社參拜。至今,日本政界提出修改和平憲法,追本溯源,可說出自中曾根康弘的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至於其基礎,則是認為東京審判是戰勝國對戰敗國的審判,並不公平;日本和平憲法是戰勝國強加於日本的憲法,也不是日本想要的。這番話和想法,即使在今天的日本來說也是非常大膽,可是中曾根康弘早在34年前已經表達出來,不能不說,中曾根康弘於此一層次而言,可謂率領日本右翼政客踏出第一步。

於近二十年的日本社會,「三角大福中」與「竹宫安渡」,以至「角福火山」與「田中曾根」這種自民黨黨內形態,隨着自民黨四分五裂,像田中角榮那樣的派閥已不復存在。再說,這種多派閥各領風騷或坐地分肥的形態,在今天日本亦沒有昔日那種「盛況」。原因很簡單,現今自民黨細田派一派獨大,加之安倍晉三在黨內外無人匹敵,派閥之間的討價還價或權力分配等舊時之風,在日本傳媒稱為「安倍一強」的政治生態下,已不多見。「三角大福中」及「竹宮安渡」九名元老之中,中曾根康弘是最後一人去世,這一段日本的過去,如今是真正過去。留下的是這些元老的「二代」政客:安倍晉太郎的兒子安倍晉三、中曾根康弘的兒子中曾根弘文,不過,這都是另一個故事了。

必須指出的是,中曾根康弘一手揭櫫的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至今仍以不同形式繼續發展。安倍晉三的修改和平憲法、之前的小澤一郎日本正常國家概念,甚至中曾根康弘自導自演的日美比肩關係這些意念和想法,依然存在。於此一層次而言,中曾根康弘的國鐵民營化、電訊電話民營化,相比之下只是日本產業和經濟改革的中途站,與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此一延續至今的政治理念相比,孰輕孰重,還是很明顯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