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迷航》中的一些思考(亲,民主是個好東西)


今年亞洲電影節中,一部《迷航》的紀錄片,片長近三小時,場刊介紹只提到「聚焦2011年中國南部農村土地問題和政治腐敗現狀」,所以我有點不以為意,至觀影之時,才知道是説當年烏坎村事件。當年在村內,發現村委偷賣農地,村民發覺已是有點為時已晚,但切身利益之所在,奮起反抗,聲討村委,上訪,遊行,圍倒,甚至和武警對抗,出現死傷,後來上級調停,最後准許以「民主」方式,一人一票選出新一輪的村委,算是中國大陸政權下第一次的「民主」選舉,當時算是大新聞,很多人都對事件略知一二,後來亦有紀錄片記載。然後,局勢穩定,外面的人跟進不多,偶爾一些消息,例如有新的村委被控行賄並收監,但都沒有去詳細了解。

紀錄片《迷航》劇照。

這部電影之所以有近三小時長度,便是將事件分成兩段,上半部是2011年的情況,下半部便是後續的發展。上半部的已知大概,不過已是近十年前的事,當作溫故知新一下。當年的抗爭,引致多人被捕,更有人在拘留期間死亡,這可能是令當局願意以一個所謂民主選舉方式來解決問題。在高幹入村向村民解釋時,便提到死者是心臟病發而亡,而引入一人一票選村委,以後村事情便由大家共同解決,既往不咎。於是一場抗爭風暴,有人死亡,偷賣土地事情未有解決方案,便不了了之。而大家興高采烈地籌備選舉事宜,一切由零開始,新鮮又刺激。更有人推舉死者女兒來岀選,繼承遺志,但以今天的標準來說,是吃人血饅頭了。

紀錄片《迷航》劇照。

能夠自由決定實踐選舉權和被選權,令村民都很雀躍,大家都認真地投下一票,被選出來的村委也頓覺被授權,替村民爭回公道,真有點磨拳擦掌,準備大幹一番的氣勢。可惜村內民生事務需要時間和人手處理,而被變賣的土地是向上級領導追討,他們被各種程序和文書工作一拖再拖,追討沒有寸進,村民自然失望和埋怨,再加上各種抹黑和謠言,出現分化,在三年任期屆滿,準備另一次選舉時,閙岀受賄的醜聞,其中兩個村委代表罪成判刑,另一個則去了美國,不打算回來,已被列為犯了叛國罪。原村委會主任林祖戀再次當選,領導村委。在2016年,他打算和村民上訪,追討土地時,被當局帶走,後來更被指控受賄而被判入獄,當年為了追討公道的「民主」選舉,蹉跎了七、八年,竟然是原地踏步,沒有寸進。是制度的不足,還是人的質素問題呢?

紀錄片《迷航》劇照。

影片沒有提供答案,只是將各人的說法,完完本本的展露岀來,由大家評價。可能大家會對民主制度質疑,甚至其理論也起了動搖。例如看緬甸的昂山素姬,她在坐牢時和受軟禁時,表現風骨崢嶸,不折不扣的民主鬥士形象,是不少人的精神領袖。但一旦入了體制,某些決定便令人失望,久而久之,大家對她的期望,已跟當初相去甚遠。是她個人的改變,還是制度上的制肘,她不得不妥協呢?

紀錄片《迷航》劇照。

看完電影後,我不禁聯想到一個陰謀論,當天上層領導願意烏坎村可以來個「民主」選舉,其實會不會是緩兵之計,轉移目標,讓村代表以為將舊的村委轟下台,可以當家作主了。於是新的抗爭由新的村委向上級追討土地,之前被指涉嫌非法賣地的人員早已退散,甚麼拘留刑事訴訟,傷亡人數,又既往不咎,當粉筆字抹掉。而上級官員更可能做些分化工作,利用程序和文件繁複為由,一拖再拖,到任期屆滿,村民看不到成績,自然大為不滿,再加上一些抹黑個別村委,好幾個再選時,已沒能再選上,於是遊戲又重新開始,一輪一輪下來,沒完沒了,既得利益者早已遠走高飛,原來熱情的村民,從此意興欄柵,原本的事件,就此不了了之。

不是嗎?看當年汶川地震,對小學豆付渣工程的群情洶湧,不少死者都是家中獨生子女,打擊可想而知,中央政府也聲言要徹查,但一拖再拖,官員都換了幾任,最後就是讓受害家庭可以再生一胎作「補償」,家屬漫長的追討,到這些地震發生後出生的弟妺都已經跟他們的兄姊差不多同䶖了,依然未有任何解決方案。甚至政府的思維是,你現在不是得回一個孩子,跟以前不是一樣了嗎?然後再以孩子的學業前途作要脅,事情至此,又只能不了了之。

回到香港的情況,其實中央政府大可以通過雙普選,甚至讓港人自由推選,甚至容許民主派以至本土派的候選人當選,就如上面烏坎村一樣,然後再慢慢在背後操作,分化,抹黑,令香港政府運作失衡,社會怨聲載道,在多一兩次選舉之後,親中央的一方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得到有認受性的管治權,澳門模式大概可以成立。當然,香港比烏坎村大很多,也複雜得多,但黨國機器的強大,就如最近前特務王立強爆料,不少黨員已滲透各種商業機構,大學和傳媒,甚至其他領域,可見這種事情不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而且我們已可以肯定他們會稱之為「民主」,有中國特色的「民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