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撰文:素心】

回顧過去幾星期,在催淚煙和汽油彈交煎的慘烈場面後,天可見憐,選票上的「剔」號成了抗爭轉捩點的象徵,讓大家稍歇一歇。

這場代價沉重的「勝仗」讓抗爭者一洩胸中憤鬱,的確大快人心。然而一個星期後,勇武依然,後續發展還有許多不明朗的因素,而抗爭陣營也出現了種種「錯位」現象,稍稍歡慰之餘,實在不容忽視。

「錯位」是不對應、不吻合、不銜接、不自然、不合理或不如所願的意思,至於是非判斷的對與錯,就要視乎處理得是否及時、是否恰當了。

儘管不少意見認為這場運動的激烈程度跡近戰爭,甚或稱之為內戰,但筆者相信大部分參與者都認同它是爭取應有權益的「維權抗爭」,而非問鼎輕重的「奪權內戰」。比喩式的論述很易產生煽情效果,在敏感的政治語境下會引起危險的誤會。如果加上「噓國歌」、損毀國旗和「天滅中共」的塗鴉,將會授人以柄,令抗爭之路再添凶險。

再者,如果說這是一場內戰,數算那被捕的六千「子弟兵」,誰人堪稱「項羽」?!

特朗普的擺佈

美國總統特朗普低調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事有湊巧,在抗爭者區選報捷之後,特朗普有點出乎意外低調地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他的表態當然引起感恩鳴謝的歡呼,然而他的言辭和姿態實在耐人尋味。

他說簽署法案是出於對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香港民眾的尊重,希望中國的領導人和香港的代表可以友好地化解分歧,從而為所有人帶來長期的和平及繁榮。這樣的外交辭令隱含下列幾個重要的信息:

1)以「尊重」一詞作為「介入」的掩飾,禮貌地預設習近平也有意以文明手段處理香港亂局;

2)將中國領導人和香港民眾的代表視為出謀劃策處理危機的對等持份者,特區政府形象掃地,香港民眾的政治實體形象登場;

3)將香港民眾升格為「老虎」後,再將處理危局的責任交還中、港雙方,儼然置身事外,其實坐山觀虎鬥,既自保,又等待收成;

4)預期中港雙方在該法案的挾制下都放棄暴力手段,「友好地」化解分歧;

5)他要為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人」帶來長期的好處;

6)「所有人」的終極關注是「和平」及「繁榮」──人權、民主、自由都是可以友好地協商的彈性(!)項目。

12月1日,有參加尖沙咀「毋忘初心大遊行」的民眾,披上美國星條旗,以示感謝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EYEPRESS照片

他大筆一揮,「香港民眾」得到加持,一夜之間成為美國的寵兒,可是,高舉星條旗的「美」少年看懂他的語言藝術嗎?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忝為中美貿易戰親美的馬前卒,香港的命運如何,還需看三方主其事者的涵養和謀略。參詳往跡,香港隸屬的是一衣帶水的共產主義威權大國,而支援者是越洋發功的資本主義帝國梟雄,兩者各有各的難題,各有各的盤算,而香港民眾卑微的抗爭目的只是維權而已,忽然在國際博弈中扮演「遠交近攻」的角色,如何周旋應對,必須從長計議。何況「香港民眾」在當前的社會狀態下,已撕裂成壁壘分明的兩大陣營,本身就需要「友好地」縫合,治療彼此的創傷後遺症!

「維權」與「授權」的落差

這次區議會選舉接近300萬選民投票,非建制候選人得票六成,大約164萬。這個數目可理解為號稱「200萬」的遊行人數減去未成年參與者的結果。這次只問立場、不問政綱的變相公投,大致反映抗爭運動的成年參與者或同情者約佔有資格(包括未登記)投票人口的三分之一、就業人口的四成。反逃犯條例的抗爭運動本意是要維護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益,但原來仍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對這個議題持相反或保留的態度。在選舉裡獲得授權的非建制議員日後要處理地區事務,並在生活現場與真正的街坊相處,甚至面對他們的詰難和謾罵,要深耕細作贏取民心,必須調整心態,對他們包容體諒。

根據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的學說(註1),人類有不同層次的需求,包括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實現和超自我實現等。一般人當然以生理需求為首要關注項目,所謂「民生無小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而抗爭者要滿足的,肯定是較高層次的需求。樂觀地說,當選的非建制議員可透過相關的活動或宣傳,啟發那些一般見識的市民,提升他們的人生願景。不過在目前社會撕裂、彼此敵視的氣氛下,放下心結,不蔑視對方為「港豬」、「毅進仔」已是個頗有難度的考驗了。

拓展初心的契機──
依然是那「五大訴求」嗎?

12月1日「毋忘初心大遊行」,市民舉起五大訴求的海報。EYEPRESS照片

抗爭運動的代表人物獲得授權進入議事堂,必須關注甚麼是當前社會的最大危機,甚麼是大多數香港人關心的首要之務。

歷時半年的抗爭運動規模龐大,牽涉廣泛,動員靈活,節奏急速,但紀律鬆散。期間內外的相關形勢陰晴不定,社會各界的反應千姿百態。所謂「五大訴求」已是多月以來的口號,到了區選成功取得壓倒性議席之際,必須審時度勢修訂內容──展望抗爭的後續發展,加入新的元素,將各項訴求整合延伸,調整力度。一方面恰如其分做好基層代議士的工作,另一方面為未來更高級別的議會工程打好基礎。

義士與苦主的身份區間

苦主是身受其害的無辜者,義士挺身而出,仗義執言或見義勇為,是同路人的信靠和希望。前者哀痛欲絕之時,呼天搶地或言行失當我們都能理解,但踐行公義的勇者如果欠缺自律,會貶損抗爭運動的正義形象,甚或流於意氣衝動,自亂陣腳。天使與魔鬼交鋒,一旦丟失頂戴光環,最後的勝利者肯定是魔鬼,或者魔鬼的新丁。

期望新生代的義士儘快確認自己的身份,放下苦主的角色,超越「篤灰」、「私了」這種幫會的言辭和行徑,至於粗言穢語,就更不用說了。

表態文化的災難──蔡元培悖論

一個有擔當的校長就不能繼續做校長!

「殺君馬者道旁兒」(註2),表態、歸邊的文化殃及池魚了。

每個社會,每個時代都有種種問題、種種危機,不同的文化範疇當然可以作出與社會角色相稱的承擔與回應,但每個範疇的底蘊應該得到充分的保護和尊重。儘管抗爭議題是當前急務,然而若非到了真正的生死關頭,我們還是要守住那些脆弱的文化載體,讓它不受侵擾,從容地成就百年樹人的千秋大業。

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合大學(註3)是個很好的文化座標,值得參考。

公義與憐憫

堵路、驅散;衝擊、逮捕;挑釁、「還拖」;破壞「黨鐵」、封閉港鐵;你放催淚煙,我擲汽油彈……甚至這邊廂打碎錄影鏡頭,那邊廂申索錄影片段;今天說「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要改善」,明天、後天、大後天依然故我。一切都以「公義」之名得到同路人的肯定而被異見者批判,這是社會亂局的荒誕所在。

「行公義,好憐憫」,前者是回應處境的行動,後者是觸發行動的初心。如果沒有後者作為底蘊,所謂的「公義」只不過是無底線的技術主義的操作──可以打碎甚麼就打甚麼,可以圍攻誰就圍攻誰,結果就是強凌弱、眾暴寡!

憐憫先於公義,就如傳統說的「仁、義、禮、知」,套用在抗爭倫理上,可解讀為「本於惻隱,踐行公義,恪守規範,善用智謀」──主從關係一旦崩潰,「公義」就如水底月、鏡中花,眾生都成為虛幻理想的陪葬品。

銀髮族與「童子軍」

烽火現場沒有你們的位置,請回到大後方吧!

英國的童子軍是不准上前線的。

來日大難,有心人要做好當下保護孩子的工作,盡力讓他們在常態的生活裡領鑑抗爭行動的初心,做好成長規劃,日後成為智勇雙全的接班人!

想起那些冒險犯禁的少年,那些錯位的青春,不忍說下去了……

註釋:

1.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

2. 殺君馬者道旁兒:殺你那匹馬的,就是那些在路旁給牠喝采歡呼的人。原典見應劭的《風俗通義》:「長吏馬肥,觀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馳驅不已,至于瘠死。」

3. 西南聯合大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