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無懼白色恐怖 中環金融佬「華爾街狠人」的覺醒


 
交通銀行前首席經濟分析師羅家聰「被離職」,白色恐怖彌漫著金融圈之時,有一位30多歲的銀行中高層卻無懼打壓,將抗爭放於生活首位,在網上開設「華爾街狠人」Facebook專頁發放訊息,現實生活更當上「家長」接送抗爭者回家,又會辦集會捐物資予前線手足。面對可能失去工作的風險,他淡然說:「知道自己做緊係有意義嘅嘢,揀咗就唔會返轉頭。」

「華爾街狠人」專頁版主(下稱「狠人」)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他說,由大學畢業起就在銀行工作,至今十多年。以他的觀察,類似羅家聰「被離職」的事件時有發生,主要因各大銀行,不論中資外資,最大的客戶也是來自中國大陸,「當大金主係紅色資金,唔夠奶(共)的人一定會被調走。」故此,銀行高層都不敢多言。

狠人曾聽過某些中資公司有政治審查,會查看員工的Facebook、社交言論,如他們覺得有問題就要「照肺」。在早前塞紅隧時,有紅色企業要員工去紅隧執垃圾,沒去的會留下紀錄;區選投票日,有中資在投票前跟員工說要投哪個人,投票後要員工逐個報告投了給誰。

狠人說,在中資公司工作的人,即使心裡不認同,但為了生活也沒辦法,只好去他的專頁報料,讓人知道哪些老闆會打壓員工。作為旁觀者,他無奈地說:「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嘅地方,就係佢無觸犯任何法例,而令到你個人屈服同埋驚。」

中環人在過去半年覺醒,為「中環價值」增添更深的意義。(相中人並非受訪者)美聯社圖片

大陸文化在銀行界瀰漫。狠人形容,十多年前入職時身邊很少內地同事,但現在各間銀行愈請愈多。不少銀行部門聘請實習生時,也偏向請內地生,「佢哋大多係尖子,有background、醒目又肯做、聽教聽話,銀行請佢哋有好處。」相較之下,港人要在行內發展愈來愈難。在反修例風波中,兩地矛盾更加明顯。「我呢個年齡層,或者細啲嗰班可以話九成都係黃,咁你話50、60歲收成期嗰啲,好多都藍嘅。深藍大多係內地人,或者一向奶共嘅。」

狠人指,在辦公室裡,除了公事外,他們避免談政治。他接觸到的內地同事,雖然口裡將香港說得很亂,但實際上又不會因此返回內地發展,「我諗身體最誠實,即係有錢搵嘅,有乜所謂。」

他說,本港銀行客戶和資金主要多自大陸,自反修例運動開始,中港矛盾升溫,不少生意都因中港關係轉差而下跌。香港人減少上內地傾生意,內地人也少了來港投資,情況在7月尾開始變得明顯。當時香港社會的討論由反修例,轉移至中共政權對香港的打壓,令港人反抗意識愈來愈強。同時,內地亦將香港人描繪成十分危險、會襲擊內地人、挑戰國家主權。漸漸地,兩地的合作就不再如以往暢順。他又補充,內地今年經濟不好,很多公司業績大跌,投資也沒以前容易。因此,香港經濟下行不能完全歸咎於反修例運動。

說起香港經濟轉差,也有不少人將矛頭指向抗爭者說的「攬炒」。作為金融人,狠人認為如果真的發生攬炒,其實也是政權漠視民意的結果:「如果只求經濟好,香港只會淪為一間大妓院,好多生意、好多人、好多資金,但就唔道德,大家只為開心,比起經濟唔好,結局更加衰。」

近月多間中資銀行被「裝修」,揭示中港之間的深層次矛盾。資料圖片

狠人這個金融佬因為反送中運動在8月開了「華爾街狠人」Facebook專頁,至今有逾16萬人追蹤,每日約有5至10個帖文,分享國際及本地新聞為主,也有不少人向他匿名報料,例如來自銀行、醫院管理局等機構員工、義載司機、示威者等。

雖然每個post動輒有幾千分享和留言,但狠人說從沒想過要做KOL,建立專頁唯一目的是想幫助抗爭成功,令香港成為有真正民主的地方。因此,他想說的都會說,尤其是見到抗爭的盲點:陣營內出現內鬨,他會叫人專注於共同敵人;同路人因區選結果興奮,他會警告當選民主派議員「必須要更有道義去支援眾手足」、「義士絕不是 condom」。

他會閱讀大量中外新聞、 評論、連登討論等;先吸收,後整理,再發文。同時,專頁每日都收到逾百個訊息,他都會逐一查看。說起放在專頁的時間,他笑言:「而家諗番都好多呀,都真係死啦真係,就嚟死都唔掂。」無論是上廁所、食飯、甚至工作,狠人的心思都放在專頁,「極多時都要扮工,如果唔扮工點可能做到呀,等放工先做就無可能啦。」

因為反送中,他發現不少辦公室日日相見的同事,原來都投入運動,有些走得很前。不少同事知道他是狠人後,都會為他補位,不會篤灰之餘,有時會幫忙做他的工作,更會提醒他保護個人身分。他憶述,經營專頁初期,曾在辦公室向外拍照,幸有同事提醒才頓覺要好好保護自己。自此,他大多借用別人的相片,又以太空卡處理專頁的事務;參與集會時也會戴上口罩,有意識地避開鏡頭。

狠人笑言,由於工作本身要閱讀大量新聞,上司沒察覺他有異樣。然而,在白色恐怖下,他也擔心會被發現:「唉,都有擔心過,始終高危嘅。但擔心唔到咁多啦,始終決定咗個priority係想一齊參與抗爭,知道自己做緊嘅係有意義嘅嘢,揀咗就唔會返轉頭。老土啲講,都係為下一代。」他坦言如果被發現,極有可能會失去工作,不過現時他見步行步,「就算而家plan完,可能過一個禮拜,成個香港都變晒,有時都唔諗得咁多,都係做應該做嘅嘢。」

穿西裝的中環人穿梭於路障,令金融中心多了一道金錢以外的風景。(相中人並非受訪者)美聯社圖片

狠人並非電影《華爾街狼人》主角Jordan Belfort那樣瘋狂,過去半年,他從一隻港豬由零開始建立他的「抗爭日常」。

有車、有幾層樓揸手的他,與妻子育有兩名小孩,平均一年去兩次旅行,生活寫意。他雖閱讀很多新聞,但以往從不關注政治、不發聲表態,甚至連投票也懶得投。「我工作都尷尬,我自己覺得一企邊,喺一定程度上對工作,或者對自己一啲社交圈子有影響。」

「我以往一直逃避政治。」直至721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他見到搭地鐵的平常人都會受害,才令他感到政治是會找上門。當晚,住在港島的他,看著直播,憤怒湧上心頭,立即駕車到元朗。他回想:「唔知去嚟做乜,總之係出咗去,希望做啲嘢啦。去到剛好有人喺個站度返唔到屋企,就車佢哋返屋企。」

一周後,港島示威的一幕深深打動了他:有示威者和小朋友中了催淚彈,一個黑衫青年上前幫小孩洗眼。後來,有人將這一幕整作文宣,寫著:「細路,希望哥哥今日嘅抗爭可以換嚟你第時唔洗再抗爭」。他深受感動:「我呢個年紀,亦可以話係啲示威者嘅阿哥啦,我都會諗,我又為佢哋做到啲咩呢?」

連番震撼下,他深感是自己昔日的政治冷感,縱容了今日殘暴的政權,「當我唔回應,班人就好似惡晒咁樣。原來我喺不公義面前保持中立,就係幫緊佢哋,其實係無中立囉。」

於是,狠人就在連登以〈一個政治冷感的金融佬都要響應8月5日罷工 〉為題發文支持罷工,得到很大迴響,更有朋友認出他,主動邀請他幫手籌辦金融界集會(8月1日)。

為了宣傳金融界罷工,他以連登的用戶名,即「華爾街狠人」為名開設了Facebook專頁。他覺得,「華爾街狼人」能顯示他在金融界工作,又想特別一點,就將「狼」變作「狠」。他指,三個月前也沒預期會經營專頁至今,但當愈來愈多人留意,他亦想付出更多,「好似打網球咁,你粒波打咗出去,有人打番比你,打下打下就打到而家。」

狠人看到這張文宣,深受感動。網上圖片

除了經營Facebook,狠人亦成了義載抗爭者的「家長」,希望將前線手足平安送回家。與同路人相處多了,他就更投入。

8月31日,他當家長時,遇到一個中了胡椒噴霧、哮喘發作的學生。學生被警察放走後上了狠人的車,卻不敢看醫生,狠人找來醫生為學生治療。送學生回家時,對方道謝後,便說要去機場繼續抗爭。「你問我,一個人領晒嘢,叫做大步檻過無俾人拉,個哮喘又搞掂咗。但係佢最尾臨落車同我講嘅嘢,係佢聽日會繼續,叫我唔使擔心。佢哋嗰種堅毅精神,我覺得好震撼。」

11月,中文大學二號橋之役,狠人也在場,遇到一位在中大留了幾日的應屆DSE考生。那名中學生與狠人分享他的人生觀、政治觀,當提到要考DSE入大學,眼前讀band 1學校的中學生回應:「如果香港無未來,咁入大學或者咁努力讀書又為咩呢?」年輕面孔裡的成熟和崇高理想,深深烙印在狠人心中。

當家長的時候,狠人聽到了很多由和理非變做勇武,甚至被拘捕後,繼續出來抗爭的故事。在他眼中,抗爭者都是「善良、純良嘅細蚊仔」,是真心愛香港、渴望香港有民主自由的人,「一班後生仔竟然個個都犧牲自己,覺得香港係自己嘅,香港嘅未來係有份嘅,咁我哋呢一班上晒岸、半上岸嘅,又點可以繑埋雙手呢?」

狠人加入了金融人的Telegram群組,幫忙籌辦集會、和你lunch、眾籌現金、飯劵、八達通等給前線有需要的人。他曾計算過,早在兩個月前,就花了50萬元於抗爭。這筆錢並非小數目,但他只想到前線的勇武手足:「我自問無咁嘅勇氣,屋企亦唔容許,佢哋先係真正嘅英雄,我哋呢啲都係充其量少少幫補吓。」

作為協辦者、參與者,他認為中環的快閃集會、日復日的和你lunch算是金融界破天荒行動,一群以往被標籤為搵錢至上的金融人,今日聚集起來向政權說不。「個政權PK到一個地步,係連政治冷感嗰啲都被迫出嚟去抗爭。我自己不嬲都係silence嗰班,但係今次係完全將所有人嘅潛能都激發咗出嚟。」

狠人的太太原來很積極參與社會運動,自6月起多次上街。狠人指,今日他會走上街頭,多少也受到太太影響。他成立Facebook專頁後,太太十分支持,更成為他的聆聽者,聽他分享出post的壓力和煩惱,更為他分擔更多照顧小朋友的責任。他甜蜜地道:「多年婚姻,佢都知咁樣係最支持到我。」

最感動華爾街狠人的,是前線抗爭者的堅持,「佢哋先係真正嘅英雄」。美聯社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