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黑記的控訴


【撰文:言而】
 
只有在極權政治體制下掙扎的記者,才會被上綱上線定性為「黑記」嗎?
 
當今的美國總統Donald Trump特朗普,便在他競選期間通過Twitter指責美國的老牌報紙如《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及新聞頻道如CNN 等捏造是非詆毀他,雖然後來被揭發其實是他自己發放假消息。
 
在回教徒移民逐漸增多的德國,便出現了名為「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群體,參與者同樣也指斥德國公營及獨立傳媒為「謊言媒體」,聲稱是受害者。

在近半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記者站在最前線採訪,除了不時被防暴警察推撞和噴射胡椒噴劑等驅趕外,還被指罵是「黑記」。圖為部分採訪警察記者會的記者,截上頭盔,抗議警暴。美聯社

在過去,這些西方國家的新聞媒體一向受尊重為第四權的政府監察者,德國的記者更在1973年為同業立下了《新聞法》,特別重申強調記者絕對不可説謊,對任何事物或現象必須要驗證,陳述一旦出錯,必須公開更正錯誤。
 
在一間健全的報社,還有紥實的編輯部作記者的另一把關,例如德國知名的新聞雜誌《明鏡》就僱用了70名文獻資料員,專責從事查核將要報導的事實。可想而知,一份負責任的傳媒由採訪至發表的檢核過程,往往是讀者信頼的指標。
 
當然,傳媒多有其政治立場,主編會就議題撰寫相應的評論,但是,這些意見並不能干擾新聞報導的真實性,他的立場意見也必須是基於真相而發表。
 
然而,不幸地,近期即使在自由世界,這分野已開始模糊,特別是民粹主義的執政者,往往會將複雜的議題簡單化,大部分不關心真實性,焦點在於訴說民眾愛聽的説話,或是他們要民眾聽的説話。
 
這些政客或支持者很多時通過社交媒體直接訴諸群眾,不但可以繞過記者的追問和審檢,並且還能反噬記者報導的不是真相,進而動搖對記者的信任。因而,最多字數不可過280字的Twitter,常是特朗普及德國民粹主義者用來詆毀記者的工具,其簡短內容只要達到煽情效果便是成功的文本(text)。
 
或者,你會説,不是這些人的追隨者便不會受其社交媒體所誤導,可是,若社會內的群眾所接收的內容各異,處於平衡時空毫無共識,便很容易導致社會撕裂分歧。支持主政者或民粹派的市民,與相信記者獨立採訪查根究底的市民,若果互相對立,便會使自由世界中第四權的新聞媒體對政府的監督力減弱,負責採訪的記者因之而會失去了一部分人民的信任,甚至被形容為黑記。
 
當知新聞自由其實來之不易,記者的操守及專業守則,也是經過很多的爭取和試煉造就而成。若為了報導內容不合心意,又或者擔心會影響繁榮景象,而羣起斥拒記者的採訪和報導的權利,豈不是自動放棄知情權,為強權作打手而不自知?
 
有沒有想過,抹黑了記者之後,隨之而來,便是步入黑暗時代的先兆。人民若自動放棄守護記者,反斥為黑記踢下深淵,那麼,這一腳,就正正中了極權者的圈套,繼而可進一步把溫水加碼為沸點,盡煑裝睡之蛙。
 
那時,焦黑了的,何止記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