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與幻聽妄念並存 「聲音」不一定是洪水猛獸


網路照片

一直以來,治療精神分裂症的重點都在於控制徵狀,醫護人員關注的是:當事人是否仍然聽到聲音(幻聽),又或者存有妄念,並以此作為病情是否穩定以至好轉的指標。
 
筆者工作多年,卻也見證過不少案主,尤其那些患病時間較長的,雖然轉換過不同種類及份量的藥物,可幻覺及妄念仍舊存在。不過,由於他們長時間面對上述情況,慢慢造就出自己一套應對的方法,能夠維持正常的生活作息,並不太受到徵狀的影響。
 
最近認識一位中年案主阿濤,二十多年前被診斷患上精神分裂症。當年他認定自己得罪了某位朋友,對方派人造衛星監視他的一舉一動,衛星甚至能穿透他的腦袋,將其想法向外散播。
 
多年來,阿濤曾服用不同種類的藥物,包括針藥治療,可幻覺與妄念從來沒有停止過。早年他是精神科病房的常客,因為受到徵狀的困擾,常感惶恐不安,按捺不住到急症室求助,被安排入院接受治療。
 
隨著年歲漸長,阿濤終於找到了與幻覺及妄念並存的方法。據阿濤自述,自己活到今天仍然「無穿無爛」,他領悟到人造衛星雖惡,也不能夠隻手遮天:在它的魔爪之下,他仍然有生存空間,例如可以工作及結交朋友,工餘時也可享受打機的樂趣。
 
阿濤強調,縱然人造衛星繼續肆虐,亦阻止不到他工作的決心,因他擔心自己日後年老時沒有依靠,極需要存款累積給予他的那份安全感。而由於工作本身他早已做慣做熟,即使聽到聲音也不會影響效率。

網路照片

另外,筆者年前在另一間中心工作時,也曾遇上另一位案主源伯,他患有精神分裂症足足50年,當其時每天晚上,他都會聽到一把聲音,叫他跳樓自殺。
 
筆者清楚記得,當年問他如何應對時,源伯面帶笑容的反問:自己領取綜援不愁衣食,又有社工關顧,點解要走去死咁儍?
 
阿濤及源伯的例子,反映不少案主都有一套應對幻覺妄念的方法,後者的存在,不一定阻礙他們過想要的生活。與其聚焦於徵狀,不如多關注他們的生活質素,例如是否過得開心,物質與精神生活是否足夠等。雖然對很多醫護而言,知悉他們的徵狀未消除,仍然會相當緊張,嚴陣以待,甚至當高危個案處理。
 
後記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西方社會已經出現所謂「聽聲運動」(Hearing Voice Movement),鼓勵受幻聽影響的朋友組織「聲音小組」,分享應對聲音的經驗,並探索聲音對他們的意義。
 
目前全球多個國家都有組織「聽聲網絡」,同路人互相分享及支持。而香港在數年前亦引進了相關概念,個别精神復康機構組織了聲音小組,希望令更多人明白,聲音並不一定是「洪水猛獸」,藥物治療也並不是唯一的應對方法。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