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國際人權日遊行的一鱗半爪


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遊行,有點時空錯置的感覺,恍惚回到6月至7月那個光景,卻又有所不同,故此記下當日一鱗半爪,並筆者一些未有統計數字支持的觀點或觀察。
 
先回望遊行之前的互相「叫陣」。鄧炳強12月6日出發到北京前,呼籲民陣與警方合作,遊行期間如發現暴力行為,需要拿出勇氣譴責。民陣召集人也不示弱,指出現時市民不信任警方,呼籲在場警員克制,減少與市民直接接觸【註1】。雙方隔空較勁,就是欠缺了始作俑者一同起哄:包括硬推逃犯條例的政府,並為此推波助瀾的中聯辦。
 
香港政府及中聯辦作為被告,其實沒有缺席,只是繼續隱藏在原告席中,扮作受害者,恬不知恥地指點江山。

扶老攜幼化成Full Gear

12.8 國際人權日大遊行,有市民一家大細參與。EYEPRESS照片

6月至7月期間的遊行,相對上「家庭」一點,老幼齊來,揮汗如雨。近日遊行,即使已獲不反對通知書,朋友間已不會呼朋喝類、扶老攜幼出席,皆因遊行日益危險,而危險來自警方的胡亂執法。還膽敢出席大小遊行的,通常是「戇男群組」或者自信「跑得快」的女士們。12月8日所見,仍見童叟伴隨,只是數目不及「逃走得快」的青壯年。但令我更驚訝的是:年輕人固然多,他們的「外觀/裝扮」與前線抗爭示威者漸近趨同,Full Gear或半Full Gear型態示威者舉目皆見。
 
背後純粹是這種衣著外表很「潮流」、或者大家因為害怕催淚彈隨時亂丟,做好準備、還是他們的心態認同等等已經在轉化中?我說驚訝,因為披掛上述「外觀/裝扮」的群眾,其「密度」明顯比6月至7月間的遊行高!

筆者大膽推斷/武斷:大量拘捕、濫捕、橡膠子彈、傷害,非但鎮壓不了反抗者的意志與憤怒,反而激發起更多人在外表上模仿、行動上做準備、甚至心態上同仇敵愾,為日後另一浪大型衝突埋下種子。

12.8 國際人權日大遊行,Full gear的示威者不少。EYEPRESS照片

抗爭的氣味

還有街頭的氣味,文宣的氣息。前沿示威者在街頭噴字塗鴉,噴出各種標語及「咒詛」字句,一陣陣濃烈的溶劑味道四處撲面而來。其實這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氣味的濃烈,反映出更多人更大規模在街頭書寫憤怒,是筆者過往廁身大型遊行其間所未「聞」。沒有一起噴字的半Full Gear、或謹作蒙面的示威者,就拿著街招到處張貼。
 
當然,筆者可能錯判,例如6至7月期間因為遊行人數較多,稀釋了Full Gear/半Full Gear型態示威者的數量,造成觀感上的差異。另一方面,筆者沒有走到遊行隊伍最前端觀察,亦經常脫離大隊,游走於內街,故此發現似乎風景有變,其實民情依舊。

12.8 國際人權日大遊行,示威者在街頭噴漆塗鴉。EYEPRESS照片

民變

可以如何形容12月8日的街頭境況?是民變。運動持續半年,憤慨不減。也許絕大多數民眾都怕事,未有決一死戰之心,但稍有裂縫,民眾就會釋出怒氣。這不單是筆者一家之言,張炳良近日一篇小罵大幫忙的文字,也得出「...這樣的民心大逆轉,對政府而言才是大問題,它不是政變,但肯定是民變!....」【註2】這個結論。
 
按筆者觀察,民變其實早已萌芽,在七一遊行及7月14日沙田區遊行已見端倪。七一遊行當日上午,已經有群眾衝擊立法會。遊行接近政府總部一段,很多遊行人士把雨傘、食水等物資,傳遞向立法會方向。7月14日沙田區遊行,屋苑內有人把雨傘、保鮮紙(用作擋一下胡椒噴霧)等物資,拋給遊行群眾。還有這半年來其他類似景象,例如同區坊眾與警察對罵等等。見微知著,區議會變天、12月8日人潮如海,有始有因。

可悲的是:特區政府,面對民變而毫無警覺。而中國政府往往會用「清洗」群族方式處理民變,而非考慮疏導妥協。這也難怪,一個表面行現代憲政,骨子裡擁抱滿清「君臣之義,滿漢之別」的政府,那會容忍民心思異?
 
註:
(1) 〈盼12.8遊行和平有序鄧炳強籲民陣「拿出勇氣譴責暴力」〉(明報,6/12/2019)  
(2)  〈爭奪香港之戰?〉(張炳良,明報,3/12/2019)
 
聯絡作者
https://medium.com/@jianwen
https://vocus.cc/user/@jianwe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