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歷史之懲罰》看反修例運動


【撰文:楒行】

已故哲學大師勞思光先生曾著有《歷史之懲罰》一書,道出一時代人類的錯誤與罪惡,必留下後一時代中人類的苦難。這種苦難就是上代人留下來的「債務」,我們必須向歷史還清。反之,人類之奮進, 即享得「歷史的債權」。反修例運動至今歷時半年,香港人活在一遍動盪當中,仿似欠下了歷史的債務般被懲罰,陷入苦海。

當代重要華人哲學家及教育家勞思光(1927年9月3日-2012年10月21日)。網路照片

《歷史之懲罰》原是勞思光先生於1962年間發表的一系列政論文章,書稿後於1971年輯印成冊,其時代背景正值國內大躍進、人民公社等動盪時期,其時他對中國問題正感到一片漆黑,看不到新出路,只有一個清償歷史債務的抽象主張或態度可以提出來。

作者通過幻想與欺詐兩個觀念,來說明當前歷史階段中人們所已有的種種錯誤及墮落,然後在「歷史的債務與債權」一配景下,將這一切已成的過失歸為債務,而提出長期努力,以清償債務,轉握債權的主張。人類(包括中國人和西方人)因為在思想、信念、行為三個環節上的錯失,分別造成了幻想和欺詐,因而不能真正面對困難、解決問題,成為苦難的根源。

書中指出,「人在任何歷史階段中,一方面他要承受已有的歷史條件的限制,一方面他卻可能根據其自覺活動創生新的條件,以改變未來的歷史。人是已往歷史之奴隸,卻是未來歷史之主人。在歷史的因果關係下,人只能承當一切已成立的歷史之果,但又能為未來種下果實。倘若人所處的歷史階段,正遇上已成立的歷史條件都給人類帶來苦難,則人對這種苦難只有承當,但人仍可以為未來留下種子,以待新條件成熟而使苦難解除。」

勞先生指出,「在人的歷史中,人的自覺性有一定的主宰功能,人既有主宰力,便也有責任,他不認為有所謂歷史的必然定向,而只強調人在自覺的價值意識引導下有應然意義的路向。而路向隨人之自覺的意志與智性活動,在不同的外在條件下,一次又一次地形成、改變和重定。這即是文化史的全幅景象。」

從《歷史之懲罰》所提出的觀點引伸到香港當下的情況,對應勞先生所指的當前歷史階段中人們的種種錯誤及墮落,我們可看到香港自回歸以來,並沒有向民主與自由的歷史方向進發,相反,中央對《基本法》的實施並未兌現承諾,一國兩制變形走樣,全面普選落空、人大釋法、一地兩檢、褫奪議員資格、銅鑼灣書店事件、言論與集會自由空間收窄等數之不盡的例子,多年來,普遍市民不免對一國兩制的構思和實行的幻想逐漸質疑。

及至林鄭政府企圖逆民意强行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其後的社會反彈,並透過警察以高壓手段濫捕濫暴,藉以平息風波,結果適得其反,只制造了市民對警察的仇恨,以及不計其數的死亡和受傷者的人道災難,政府並更進一步以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引發更多社會不滿,種種與普世價值相悖的措施和行為,在在證明當權者正帶領香港向着錯誤的歷史方向進發。當下的香港仿若正被歷史懲罰。港人為此日漸陷於歷史的債務當中而要去清償。

作者認為,要清償歷史債務,必須從創建新的制度著眼,否則新的文化秩序無由建立,那些作為罪惡過失之源的歷史問題無由解決,則我們便會長期留在承受惡果的狀態中,談不上償債了。至於時代的苦難,則只有承當,承當精神是主體自由之全面顯現。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已成為香港這場逆權運動的口號。

從目前由反對逃犯條例演變為反抗制度和警察暴力的激烈社會運動可見,示威者呼喊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最早是在2016年,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參選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的時候,首次提出該競選主題與口號。)便具有建立新秩序的意味。示威者為捍衞公義表現出承當歷史的責任和精神,以及拒作奴隸誓要當主宰未來主人的價值意識,雖然部分激進的社會行動引起部分市民𣎴便和反感,但其勇氣及捨己的精神喚醒了不少港人的良知,贏取了堅持和理非的港人支持。

社會對政府及警察濫權的不滿,直接促成變相公投的區議會選舉出現超高的投票率,港人透過發揮公民社會精神,讓泛民取得壓倒性勝利,重洗政治版圖,為影響特首選舉結果創造條件,冒起的政治新血為社會帶來新氣象和新希望,並使明年立法會選舉爭取過半議席成為可能,這外在條件的改變和重定,對左右歷史的定向意義具大。

勞先生在《歷史之懲罰》主張的民主理念乃必須要提倡權力之正當化,否則只是政治制度的欺詐,由暴力或欺詐取得的權力,都不是正當的權力,並與民主政治的理念相反。從民意調查可見,香港社會對並非由民意授權而缺乏認受性的行政長官及其管治團隊的表現普遍不滿,這正是權力非正當化的問題所在。

6.12香港年輕人走上街頭包圍立法會,阻止了逃犯條例這惡法的通過,也展開了一場波瀾壯闊、歷時半年仍未止息的逆權運動。周滿鏗攝

對回歸後出生的年青人而言,或許有一種生命似乎並不寶貴的感覺,生命一開頭就是一種債務。由「負債而生」,只覺其「奴隸身份」,其積極的影響是可以喚起一種突圍的要求, 以脫離生活債務之苦為內容。也許亦衍生出「復仇的要求」的感覺,這以有所破壞為主要內容,這大抵都以當前的社會制度為對象,兩種感覺皆為一種生命的力量。正正是時代的墮落,社會更需要年青人這份純粹的、無私的、不顧個人安危的正義感,展現生命的力量,喚醒沉睡的心靈。

正本清源,倘當下的亂局是《歷史之懲罰》當中所指的已成的過失並歸為債務,我們必須長期努力,以清償債務轉握債權。故此,政府必須尊重民意回應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讓主要官員問責下台並實行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由獲民意授權及具認受性的行政長官及管治團隊治理香港,政府施政全面向港人負責,以期逐步重拾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當權者倘能如此奮進並建立新的文化秩序,為未來種下果實,港人便可得享「歷史的債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