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最「鵪鶉」?


「鵪鶉」是一個很獨特的香港詞語,像說人家「爆呔」、「走光」一樣,表面詞義跟約定俗成的意思完全不是那回事。原本是名詞的「鵪鶉」當用作形容詞(attributive noun)時,是形容「傻吓傻吓」、「烚吓烚吓」的人,延伸意思就是沒有主見。

最近幾年澳門政府常常說,利用本身曾經是葡萄牙殖民地的葡語優勢,跟葡語國家發展商業。表面看來很合情理。不過,其實是一個餿主意。大家先來看看有哪些以葡語為官方語的國家和地區:

葡萄牙、巴西、莫三比克、安哥拉、幾內亞比索、東帝汶、赤道幾內亞、維德角、聖多比普林西比、澳門、馬德拉、亞速爾。除了資源豐富,比較富庶的巴西外(GDP超過2兆美元),其他非洲國家的GDP基本不值一提。

澳門只有一些建築保留著葡萄牙的特色,但在生活上使用葡語的人根本不多。

澳門究竟有多少人說葡語?大家先看看那裡有多少學校;澳門一共有77間中小學校,其中中葡雙語的只有7間,純葡語的一間。能說葡語的人只佔人口百分之0.5。澳門人口有62萬,就靠那幾千人跟葡語國家拓展貿易關係,是不是有點貽笑大方呢?更何況澳門除了賭之外還有什麼值得人家花錢的大買賣嗎?

再者,誰都知道國際語言是英語,縱使母語是英語的人只有3.7億人,但能說英語而母語非英語的人卻有6.11億人。母語是葡語的只有2.2億人,能說葡語而母語非葡語的人更少得只有1千1百萬。這就是為什麼澳門父母寧願讓孩子學英語也不學葡語了。

雖然筆者有很多馬交(澳門)friends,但在政治方面也要得罪說一句,澳門人真的很「鵪鶉」,連說句真話都不敢,只懂得唯命是從,年年收一萬元的維穩掩口費,只敢不滿而不敢言。

澳門人真的沒有主見到香港人無法理解的地步。話說筆者有一位有選委資格的朋友說,2009年澳門政府展開《維護國家安全法》(23條)所謂立法諮詢討論,在一次立法討論會裡,法例莫名其妙地通過了。大會結束時宣佈感謝個各位選委時才如夢初醒。

澳門候任特首賀一誠日前率領候任新主要官員亮相。照片來源:《論盡》傳媒

如果筆者是澳門新特首賀一誠,一定婉拒中央政府打算把澳門發展成金融中心的好意。不過,比賀一誠更「鵪鶉」的當然是那位被香港人搞到一頭煙的「皇上」。本來大灣區發展藍圖已經規劃好「狗屎」(九市)發展為科技中心,香港為金融中心,而澳門為消閒娛樂中心。

老實說,這個安排很合理,因為是按照各地的條件繼續發展,不浪費彈藥,不自傷殘殺,是一個win win win的方案。沒想到,忽然有人「烚吓烚吓」對澳門作出金融中心的構思,又有人「傻吓傻吓」同意了,再配上一隻「鵪鶉」特首,撮合這件無厘頭的事。肥媽話齋:得嘅、得嘅、得嘅?嘥氣!

將來的澳門金融中心用人民幣結算是很憨居的事,因為澳門幣MOP不算是流通貨幣,人民幣更不是。澳門買房、租房、租車位都是以港幣定價的。在澳門,銀行隨時可以提取港幣。一個金融中心其中一個最重要條件就是貨幣流通。上海、深圳的股票市場不能通往國際就是因為資金不能自由流通,賺了大錢也不能隨便匯到國外。明知道有這個問題還要提出在澳門搞金融,看來決策人可能比「鵪鶉」更「鵪鶉」了。

再者,就算澳門高薪聘用香港的金融精英發展金融業,但法律體制、會計制度不配合,誰敢相信澳門的金融市場。澳門基本上是一國一制,說了算的是中聯辦。大陸的法律體系在澳門推行,誰都害怕。

還有,大陸從來不尊重合同,就算不說《中英聯合聲明》,而看看合和實業的港深高速的25年建造、運營、轉移合同便知道。明明簽了25年合同,而且可以每年按雙方同意的公式調整路費;但運營了十年後,大陸政府卻要合和實業減價,理由是:你們賺回成本了,後來更買起合和的公路公司。

一個沒有誠信的國家,誰敢相信、誰敢投資、誰敢買債?!

香港確實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好地方,是一個能為國家生金蛋的城市。如果因為香港奔放自由的特殊性而打算用其他城市取代,這個決策人如果不是白癡,也大概有病了。香港人愛香港是理所當然,但連外國人都喜愛這個城市,那就是香港的魅力所在和寶貴之處。在此,為愛香港的人送上經典歌曲《Hong Kong We Like Hong Kong》。
香港人,爭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