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刻下是最壞的時代還是黃金的年代?


網路照片

【撰文:遊子】
 
在現今的香港,有人認為昔日的繁榮安定一去不復返,獅子山精神不再,此城走向沉淪,是最壞的時代。
 
另外一些人卻在黑暗中看到人性的光輝,深覺是香港歷史上的黃金時代:香港人積極擺脫被再殖、被回歸的命運,努力爭取自決。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博士在其近作《我們的黃金時代》,正是述說這些無權無勢卻堅守信念的香港人,他們力抗強權壓制之韌力,乃他在香港有生之年從未看過的絕頂風景,而這樣的善性風光,也造就了此城的黃金時代。

2019這一年,佔中九子受審判後大部分入獄,18萬人出席「六四」30年的維園燭光晚會,二百萬零一位香港人走上街頭「反送中」、數以萬計的青年人賭上青春前途硬食催淚彈受警暴也持續要站出來,執意悍衛此城之核心價值,這樣的風骨,如此敢於追夢,周保松博士認為是活出人性尊嚴的黃金時代。
 
特別是這一代的年輕人,不再被「港孩」標籤定義,有些告别了窩在家裏打機作宅男、廢青的生活,有些從個人世界的「小確幸」鑽出來,有些放棄只追尋個人成就的利己思維,斷然走上街頭,拒絕認命屈從,堅決抗爭。
 
然而,這道周博士所讚歎的上佳景緻,卻被另一群人看作是最壞的時代,他們死抓著過去曾享受過的繁華安定生活,不單止無視新政權所帶來的蠶食破壞,更為禮樂崩壞百般思辯,切頭切尾自己做個認命又強迫別人同作犬儒之徒,力挽此城免於成為他們眼中最壞的時代。
 
當黃金時代中人遇上以上這類人,很多時都會受到雙重傷害。發聲行動者不但受到不公義體制的欺壓,還要面對要維護這體制的群眾之冷漠或唾棄。然而,在歷史進程中,在黑暗中亮起希望之光的,永遠起初不屬大多數。
 
佈道家唐崇榮牧師在《上帝的道與歷史的動向》一書中分析,歷史中大部分的人都是承繼前人奮鬥栽種之成果的,可是當歷史走向歪路時,他們除了繼續戀棧已日漸消亡的風光日子外,還視那些察覺警號的為眼中釘,斥責為乳臭未乾的悖逆者,以致這小眾常常要孤軍奮戰,賠上前途甚至生命以圖扭轉急促下墜的危機。
 
時事評論家李怡也説,刻下香港可以是最壞的時代,也可以堪稱最好的時代:人權自由法治受到史無前例的箝制,可是新的一代卻敢於和那個讓香港壞死的力量搏鬥。年青人刺破期望翹起二郎腿安享收成期之士的春夢,決心丟掉對專制政權的幻想,義無反顧地走向爭取自由之路。
 
我們要嘛擁抱昂首邁步黃金時代的人,要嘛力撐創造最壞時代的政體,這就是歷史的常規。沒有道德勇氣抉擇,常常掛著政治中立的貞節牌坊之徒,必然是最壞時代的沉默同謀,摧毀黃金時代的幫兇。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向所處的時代負責,歷史沒有政治潔癖者或専放馬後砲之流的空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