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賣旗都有DQ制 反修例風波下「蚊」型機構籌款更難


【撰文:陳健佳】

近半年社會氣氛不穩定,有不少社福機構取消賣旗日。繼續舉行賣旗活動的機構亦誠惶誠恐,一方面找義工較以前困難,人手不足,賣旗的善款也可能受影響,另外現時社會福利署就申請賣旗也有DQ制,若社福機構賣旗籌得款項未能達到「指標款項」,下一次就未必再能申請賣旗。

服務肢體傷殘人士的自強協會,上周六完成賣旗。該會沒有政府資助,大部分經費靠慈善基金及公開捐款,賣旗成為重要的善款來源。不過,他們當日籌得的款項,未能達到社署指標,最頭痛的是,可能連下一次申請賣旗籌款的入場券也沒有。

自強協會上周六賣旗籌款。照片由筆者提供

賣旗抽籤制 機構要大抽獎

根據現行制度,申請賣旗的機構,可按照人手及規模,選擇申請「全港」或「分區」賣旗,每年合共有116個賣旗籌款的名額,經抽籤後,機構才有機會選擇周三或周六賣旗。

自強協會好不容易,經過抽籤,再成功選得較搶手的星期六,在九龍區賣旗。賣旗日是12月14日,協會早三個月前已開始招募義工,「我預先跟學校打招呼,但無論中學或小學,都給我們吃了閉門羹,因為社會環境不太安全,他們不放心讓學生或教職員在街上做籌款工作。」以輪椅代步的嘉星說。

協會每星期有兩日,為輪椅人士免費檢查及維修輪椅等。嘉星稱,近半年道路、地鐵站升降機被破壞,他們的輪椅耗損得快,零件換得很頻密。有專誠從港島到九龍灣會址維修輪椅的人士稱,外面很少這類維修輪椅服務,而且協會提供免費服務,對他們幫助很大。

協會主任吳恩兒稱,有些年長的輪椅人士,上街不方便,協會組織義工隊,進行家訪及替他們買餸菜。不過推動這些新項目,也涉及行政開支。協會1999年成立,十年前有九龍灣會址後,燈油火蠟開支也增加了。

賣旗是他們的重要籌款項目,未計今年,過去賣旗四次。吳恩兒稱,慘被DQ的一次記憶猶新,「因為颱風前夕,天氣差,好多報名做義工的人沒有出來,最後不達標,我記得當年籌得30多萬,欠幾萬元。」他們向社署上訴也不果。吳恩兒說:「如果作為一間機構,我們已經盡力去籌款,而輪椅朋友下雨天出入都有困難,為何不給予我們一次豁免,而要停賽呢?」

自強協會已招募不少義工幫忙,但社會氣氛明顯影響了善款的數字。照片由筆者提供

今年度自強協會得到賣旗機會,協會招募了五百多個義工,但遇上社會環境低氣壓,賣旗當日,他們稱市民的反應明顯比之前冷淡,仍不斷重複說「盡力做」。

到點算善款一刻,趕及在銀行關門前送過去的旗袋,銀行提供免費點算服務,但有趕不及送到銀行的,協會會找義工點算,以省卻行政費。「若這批旗袋要交銀行,規定要僱用解款車送去,這筆錢也不少。」吳恩兒稱,特別找來金管局的「銀仔車」,加快點算銀幣的效率,幸好「銀仔車」免費服務,他們可多留一點善款投放入服務。

金管局的「銀仔車」服務免費,讓協會留多一點善款投入服務。照片由筆者提供

未能達標 真的被DQ?

下午三時多,義工反覆計算善款數字。吳恩兒宣布點算數字,「250個旗袋送到中心點算,總收入不超過8萬元,約7萬5千多元,若把銀行及其他捐款一併計算,大約20萬元。」失落的表情掛在一臉倦容的吳恩兒臉上,「距離34萬元還有很大距離!」

社署所定的指標金額,是如何計算呢?社署回覆稱,會按對上一個年度賣旗日,先扣除最高及最低淨收入的機構,大約佔賣旗機構的百分之五,將剩餘的機構淨收入總數,計算出一個平均數,經調整後,再得出指標金額。以2019-2020年度為例,指標金額參考了2017-2018年度賣旗淨收入,扣除必要開支,例如: 旗袋,旗紙等,「全港」賣旗的機構,至少要籌到103萬元;「分區」就要有33萬元。機構申請賣旗時,承諾的籌款金額不能少於社署指標,自強協會的目標額是34萬元。

社福界的「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自強協會的善款不達標,會否被DQ呢?根據社署規定,賣旗後九十日要交核數報告,自強協會仍可在交報告前,邀請公眾人士捐款,並送贈全張旗紙,俗稱「金旗」的形式籌多些善款,希望達到34萬元目標,逃過DQ劫。

吳恩兒對社署這種劃一的指標,覺得不公平。「對一些大機構來說,先天條件容易達標。他們的號召力,知名度越高,越容易找義工。」但變相產生一個「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狀況。細機構越籌得少錢,就可能被DQ,喪失機會再申請賣旗,營運就更艱難。 「是否對於公眾來說,你沒有能力,就不要浪費時間去籌錢,阻礙公眾,還是留給其他機構?」

對於近期社會事件可能影響賣旗日收入,社署建議機構保留有關文件及記錄,下次申請賣旗時,交代原因,社署會考慮合適安排。

更多關於自強協會賣旗日過程,請看港台節目《早辰‧早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