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白話文聖經百年啓示:眼前充滿紛爭難成的事會在歷史洪流裡成就


2019年香港經歷比日本侵華、六七暴動更不堪的遭遇,今年的香港人抗爭必定寫在歷史冊裡,無獨有偶,100年前的1919年,也發生了多件對中國影響深遠的歷史大事,除了巴黎和會和五四運動,現在大家可以垂手拿來的《中文和合本聖經》也是於這一年面世出版,從此造福無數華人。

今天香港人的抗爭雖得到西方民主大國和人民的支持,可惜這場以年青人為前線的抗爭也是充滿爭議,悲觀的一方對抗爭的願景難以理解和認同,覺得雞蛋鬥高牆,看不到任何可能和出路。同樣,130多年前,當一班外來傳教士看到實際的需要,主張用當時被權貴看不起的白話文來著作一本統一的聖經中譯本時,也備受各方爭議和批評。那時,又有誰會想到仍當權的滿清政府將於幾十年後被革命推翻?推行了一千多年採用八股文的科舉制度又會在清末遭廢除?也有誰會想到當時的30多年後,中國會有一場新文學運動,代表人物胡適會主張推翻文言文而採用白話文呢?

當年誰會想到,推行了一千多年採用八股文的科舉制度,會在清末遭廢除?照片來源:《中文和合本聖經百周年記念》影片

把目光回到1870年代,當時中國已有超過10個不同版本的中譯聖經,事實上,第一個來華的基督教新教傳教士馬禮遜,於1807 已把製作中譯本聖經這項艱鉅工作視為首要任務。自此以後的70多年陸續出現來自不同教派、不同版本的聖經中譯本,可惜眾多譯本裡的語文用字卻沒有經過統一理順,對傳教工作做成嚴重障礙。所以來自不同宗派的傳教士於1877年在中國舉行的第一屆來華傳教士宣教大會中,便提出有必要統一出版一本權威的中文聖經,當時這批傳教士雖是外國人,但也深諳中文,他們也看到要廣傳福音,就必須採用平民百姓易懂的白話文來翻譯聖經,以取代一直以來只用科舉書生和權貴才懂的文言文來出版中文聖經。

可以想像,這種革命性的想法當時引發熱烈的爭論,反對的一方認為白話文不入流,不能與優美文雅的文言文相比,而且只迎合平民百姓,但這些平民以「市井走卒」居多,他們不能夠、也不願意去閱讀聖經,反對派對此想法十分反感、沒有信任甚至鄙視,所以有傳教士後來雖被邀請參與白話文翻譯工作,但最終卻要求不把個人名字刊出。

當年堅持用白話文翻譯聖經,是希望普羅老百姓也讀得懂。照片來源:《中文和合本聖經百周年記念》影片

多番爭論不休之後,在1890年,35個宗派445位傳教士在上海蘭心大戲院舉行第二屆宣教大會,達成「聖經唯一,譯本則三」的議決,即共識採用文言文、淺白文言文和白話文三種中國語文手法來翻譯聖經。

負責白話文聖經翻譯的外來傳教士前後有16位,在一些中國基督徒的協助下,於往後幾十年堅持在當時交通運輸落後且條件艱苦的中國大陸裡,定期從東西南北不同的省份匯聚商討琢磨聖經原文希伯來文的原意,裡面每字每句都要經翻譯小組嚴謹研究、達到共識才採用,好讓100年後的我們無論是用廣東話或普通話閱讀經文都覺得順暢易讀。

經過近30年嘔心瀝血的付出,翻譯團隊裡的16位傳教士,也有先後因病、受政治迫害、回國或各種變故而離開中國或離世,最後只剩下一位來自美國公理會的傳教士富善牧師,可以由始至終參與這項偉大工作,親歷這本世上首部採用白話文翻譯的、也是現在家傳戶曉的《中文和合本聖經》面世。

回看一百多年前宣教大會共識製作的三個中譯版本,又有誰會想到這個可能是當時最不被看好的白話文版本,終於因著之後歷史洪流的配合,而成為世代長存、備受廣泛使用的中文聖經?當初在爭論不休之中,有誰可知道歷史洪流會把八股文盛行的帝制時代轉化為辛亥革命、新文學運動後以白話文風行的現代中國呢?

基督徒相信凡事都是上帝允許和有祂的美好旨意。在不斷變遷的中國歷史裡,唯有靠著白話文聖經的出現才可以讓聖經繼續廣泛流傳於當今時代,造福世世代代的中國人,正如聖經所說「天地要廢去, 我的話卻不能廢去。」【註1】

照片來源:《中文和合本聖經百周年記念》影片

‭‭現在,當我們拿著垂手可得的中文聖經,又會否知道當初曾有一群為著照顧無權無勢、甚至大多是文盲的普羅大眾而提倡新事的時代先鋒,也受到爭議、攻擊和批評呢?反觀今天由「反送中條例」而演變成追求捍衛香港人的人權、尊嚴、平等的逆權運動,因著這半年的經歷而聯繫起來的香港人也好像當年提出白話文翻譯的傳教士一樣,為著行義的目的而堅持下去,而今天香港人如此紛爭難成的追求,他日又可否會在歷史洪流裡成就呢?這個問題只有留待時間去回答了。

註1:路加福音‬ ‭21:33‬ ‭CUNP-上帝‬‬

註2:上文是筆者看完香港教友製作的短片《中文和合本聖經百週年》所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