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如何欣賞一首音樂作品


【撰文:簡兆明】

《願榮光歸香港》極短時間內贏得香港人認同,絕非僥倖,背後成功的因素還沒有人深入分析,卻引來不少反對聲音。批評向來易過讚賞,批評者有說歌詞庸俗,拉低香港文化水平;有說榮光兩個字宗教意味太濃,似聖詩;更有人說進行曲風似服務強權的革命歌。為作品辯護讚好的人只能說「旋律悲壯,歌詞激奮人心」,有「國歌的風格」,所以大家都深受感動,自發大合唱響徹各區,連黨媒都點名《願榮光歸香港》是頭號大毒草,但究竟樂曲本身好在那裏,有沒有方法用理性去了解創作者的意願,用感性從純音樂角度去欣賞?

有關作曲構思和理念,創作者 Thomas 一早講得好清楚:

* 一首理想的抗爭進行曲,旋律應該類似古典音樂;
* 旋律建構於全曲最後一句「我願榮光歸香港」;
* 榮光二字也曾出自李白、魯迅,解作榮耀光彩,實非宗教意味;
* 歌詞分四段進行:自由被打壓/堅決不退後/黑暗中喚起勇氣/祈望榮光重臨。

詳見 〈「香港之歌」誕生? 《願榮光歸香港》創作人:音樂是凝聚人心最強武器〉

偏偏,批評者完全忽略這四個重點,你一言我一語不停詬病,忽然間全港多了許多填詞人和樂評人。即管拿一位作者的歌詞來比較示範:

《以香港為榮》

洋裡創天地立我萬
華粹釀革命靖國難
維港風雨揚帆 踏上獅山掛直幡
我義民於香港誕

旗幟悄升落遇赤患
亡政叛我城群怒已犯
齊反奸惡暴殘 冒彈雨一起開傘
捍自由光輝璀璨

衛我港自治同來協力
齊自覺 哪怕再吹來號-角-聲
我義民 齊沉着應對 齊明辨錯對
理智勇武 永遠不懼

毋忘曾說 抗爭淚 莫再流
難忘同你 混戰下 蒙面約定
流如水衝破障礙 烈似火光亮復興
以建立香江為榮

求學時期我們都知道寫文章切戒「以詞害意」,填詞亦然。歌詞不是文學修養高或低的問題,要訣是傳情達意,尤其是寫給現代人的歌,有必要這㨾詰屈聱牙嗎?好幾處不看歌詞根本不知道在唱甚麼。

淺白流暢切合當代就是好詞,辛棄疾有闕詞《清平樂・村居》:

茅簷低小 溪上青青草
醉裏吳音相媚好 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 中兒正織雞籠
最喜小兒無賴 溪頭臥剝蓮蓬

這簡直是南宋時代的流行曲,淺白活潑,從來沒有人懷疑辛棄疾的文學修養,八百年前都可以這樣口語化填詞,今天我們反而不可以?

原創人 Thomas 與連登仔女修訂的四段歌詞一直保留「起承轉合」的設計原素:自由被打壓(起),堅決不退後(承),黑暗中喚起勇氣(轉),祈望榮光重臨(合),意境層層推進,情感逐漸凝聚,有故事,有鋪排,有前後呼應,有上文下理,所以背唱更容易。雖然有些少字抝音,小疵不以詞害意。反觀那位作者的歌詞,倒像一大幅合拼板,段與段之間完全沒有起承轉合,純粹是搜刮了抗爭運動以來的字眼,拼合復興建國的宏願。對不起,這不是填詞,是砌詞。而且結句「以建立香江為榮」,只得頭四個字協律,尾三個字全部抝音,不堪入耳。

Thomas 的原作歌詞其實有一個精心設置的 device,可能 Thomas 漏了沒講,他應該不介意我代為補充,那就是第一段的「何以… 何以…」,與第二段的「何以… 何以… 何解」。大家經歷過雨傘運動至今年入夏以來的挫折失望,黑白顛倒,法治被極權騎劫,包庇黨棍警暴,香港人心裏鬱憤難解,無語問蒼天,於心何太忍!大家每天都在喊、在問點解!?「何以」這首歌一聽便扣人心弦,正是因為這個「何以」道出了幾百萬人心聲,喚起幾百萬人共鳴。

第一段的「何以」,和第二段的「何以」不同。第一段是 "Why?"「何以這土地淚再流?何以令眾人亦憤恨?」第二段是 "This is why!"「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何解血在流但邁進聲響透!」前者是提問,後者是確定,而且還加上第三句何解,音域由前一個何以的 CF 再跨高至 CA,強調更加堅決的意志,不懼、不退、邁進,逐層逐層推展,一步一步進迫,結構緊扣。不求甚解的人以為重複是因為無字可用,胡亂去改,反而破壞了一氣呵成的氣勢。Thomas 也知道歌詞有沙石,歡迎大家集思廣益,但要改也請顧全大局。

至於針對音樂本身的批評,最惡毒的要算以下一段:

// 聽了《願榮光歸香港》。啊,那是史太林很喜歡的曲風。 銅管:Da—da—— 大鼓:咚咚咚咚! 你知不知道蕭斯塔科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作曲半生,等了多少年才不用寫這種蘇式凱歌? 宏大、莊嚴、媚俗 —— 能誘使每一個頌讚國家的人民都能在眼角擠出一滴感觸的熱淚,的確是大部分國歌的德性。…//

作者將《願榮光歸香港》與史太林劃上等號,再拖出蕭斯塔科維奇如何在極權的白色恐怖底下陽奉陰違。亂打良知道德牌,胡說香港人應該有 Shostakovich 式的作品,根本就是轉移焦點,離題萬里。1943 年 11 月發表的蘇維埃聯邦國歌雖然在史太林親自監督之下完成,充滿俄羅斯民族色彩的旋律,喚起人民對抗侵略(納粹德國)的歌詞,完全符合時代任務。這首蘇維埃聯邦國歌有 battle hymn 莊嚴堅強的大格局,用來取代進行曲風、誓要鬥倒全世界的《國際歌》,是一大改進。Stalin 逝世,蘇聯解體,國歌改了又改,到 2000 年 Putin 上場又用回 Stalin 版本修改歌詞,是因為音樂捕捉到俄羅斯的民族精神,對事不對人。

《願榮光歸香港》正是具備這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大格局,捕捉到當代香港人的民族精神,所以被聯想為國歌。它與英美俄國歌同屬 battle hymn,雖然管弦樂合唱版是進行曲節奏,但它可以不是進行曲。因為它的旋律結構有豐富感情和演繹自由度,鋼琴獨奏不一定是進行曲式。網上有無伴奏的長笛獨奏,淒美飄然,哀怨痴纏,令我想起 Ennio Morricone 的 Gabriel's Oboe from The Mission。

請闔上眼,想像一下你最熟識的進行曲(葬禮進行曲除外):Mozart 的 Turkish March, Strauss 的 Radetzky March, Verdi 的 Aida Grand March,Arnold 的桂河橋進行曲,這些曲無論怎樣演繹都是進行曲。《願榮光歸香港》可以是進行曲又可以不是,演奏風格多變,那是最獨特、也是最值得欣賞之處。

最後要辯正宗教意味太濃、似聖詩的批評。四個字:有何不可!一百天的民主運動,和理勇武經過煙火水炮實彈洗禮,鬥志更加堅振,大家信守承諾,不割席,不篤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為信念不畏犧牲,這是對香港的篤信,對香港的敬愛。民主運動發展至這一刻,毋須任何義理教條,凝聚力已超越任何宗教。中共對任何宗教都存有先天恐懼症,當然要出盡辦法唱衰《願榮光歸香港》,香港人一定要繼續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