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沒有留守至最後 理大廚房佬:任務完成


理大遭圍城時一直守護抗爭飯堂,堅持用自己專業為留守者提供膳食的「理大廚房佬」,因身體及精神狀況欠佳,於上月23日離開理大後因情緒問題送院,此後音訊全無。其後網上有消息指他被困在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精神病房,並禁止離開醫院及用手機上網,情況猶如坐監,事件隨即引起公眾關注。最終廚房佬上星期五(20日)由家人接出院,並於網上平台向外界「報平安」。

眾新聞追訪到廚房佬,出院後的他精神抖擻,說話聲如洪鐘,身穿黑色西裝外套,感覺上與他粗獷的形象格格不入,不過口裡依舊時常咬着口煙,講話還是粗口橫飛。他向記者憶述自己沒有留守到理大最後一刻的原因,以及這28天在東區醫院精神病房的經歷。 

廚房佬與記者會面時精神抖擻,說話聲如洪鐘。曾港深攝
廚房佬的最佳拍檔是他身上的鐵湯勺,名叫「任劍揮」,也是他的抗爭工具。曾港深攝

11.21:中大煮完過理大 39歲廚房佬用「任劍揮」醫肚:我會留到最後一個細路離開

廚房佬在理大被圍第六日(11月21日)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曾揚言自己會堅持與示威者留到理大最後一刻,並講過「總之,我會留到最後一個細路離開為止,否則我就一直住喺度。」不過就在理大解封前的一星期,他聽從「袁師母」陳錦美的游說,決定步出理大登上救護車入院接受治療。廚房佬解釋自己沒有留到最後一刻,有三個主要原因.....

 一)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離開校園

「因為佢走之前,聲稱佢已經知道晒所有理大生嘅下落,我唔知佢究竟點搵啦,但佢係咁講。佢都有話的確仲有人決定留係入面,但仍然留得係到嘅,我就相信佢哋有能力照顧到自己,而且佢哋係專登留低嘅,嗰啲我覺得已經唔需要我去照顧。加上佢哋都唔會再出現係飯堂,煮嘅嘢都冇人食,我已經發揮唔到作用,感覺上自己亦已經任務完成。」

二)發現有臥底多次混入校園及飯堂

「其實我一早已經發現,但後期我係搵到證據,證明真係有Undercover入過嚟!例如一箱箱全新未開封過嘅汽油彈,無啦啦會出現係飯堂嘅角落,而且入面係perfect ingredients嚟!最底層係砂糖,然之後係電油,再係油精,每一支都係七、八成滿,比例係一樣,每樽都係一模一樣!𡃁仔嗰啲係好隨意,有啲多有啲少,絕對唔會咁專業!重點係我基本上都冇離開過飯堂,但我係唔知佢哋幾時放低呢啲嘢,嗰一刻我認為啲警察可能變緊陣同打法,因為開始好多一啲自稱係律師、傳道人、社工、家長嘅人入嚟,我亦開始覺得理大入面越嚟越危險。」

三)袁師母苦口婆心及身心上筋疲力盡

「師母佢其實已經勸過我幾次,我都冇聽。不過見到啲嘢食開始冇人食,覺得班小朋友好似已經唔再需要我咁,而且我知道出面仲有好多𡃁仔冇飯食,我覺得自己有必要出返去幫多啲人,所以先開始考慮師母嘅建議。」

廚房佬認為自己在理大已經「任務完成」,因此沒等到解封提前離開了。美聯社

原來廚房佬當時的身體狀況已欠佳。他說,當日被送到伊利沙白醫院急症室後,驗血發現肌酸激酶指數高達5900 U/L(一般人介乎於18.0-198.0 U/L之間),醫生指若延遲醫治會引致肝腎衰竭等嚴重疾病,生命危險,幸好及時入院得到適切治療才免於惡化,更向廚房佬指袁師母是他的救命恩人。

廚房佬對自己病情一笑置之,又強調「眼瞓咗少少啫!」他向記者表示自己在理大的八天,加起上來也只睡了七至八個小時,每次都只是淺睡一小時,因為他需要自己長期處於戒備狀態,萬一有留守者向他索取食物,他也能隨時可以準備食物予他們,而且因為情緒受困,很多時都無法入睡。所以他在理大的時候也不敢吃太多東西,因為吃飯後會容易感到疲倦,增添他的睡意,反而饑餓感則能讓他繼續保持清醒。

影片:廚房佬在理大遇上副校長衛炳江,曾激動詰問對方

廚房佬說,他沒有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院方診斷他為躁狂抑鬱症(躁鬱症),轉送至東區醫院精神科病房,在那裡接受長達七日的靜脈注射(吊鹽水)。他形容東區醫院精神科病房仿如監獄,長期重門深鎖,病人不得私自決定離開,必須由家人簽名才有機會離開,而且他的手機等通訊設備亦遭沒收,能與外界接觸的途徑,就只剩下一部多人共用的醫院電話。他形容自己被困28日,就好像被「未審先判」,對他非常不公。

廚房佬從不認為自己罹患躁鬱症。他憶述每日要服食多種精神科藥物,眼見同房病人因為藥物副作用,導至皮膚潰爛,他想到自己繼續留院有機會落得同樣下場,故他嘗試向醫院入紙申請出院,不過被拒。由於不清楚藥物類型,故他在出院申請被拒後,開始拒絕服藥。他指留院初期每日下午3時至5時,親友可自由地前來探望他。但後來,因為有人曾經在探病期間攜帶違禁品(香煙)入內,於是醫院限制他的訪客人數,只有直系親屬,以及名單內指定的4名人士才可與他會面。留院28日,他只能透過閱讀醫院的報紙,以及觀看電視新聞了解外界消息,無法以手機或電腦與外界聯絡。

後來,他開始以醫院電話聯絡友人及傳媒求救,嘗試引起公眾關注,希望得到外界的協助,他指,自己可以在限定時間內撥打給親友,但友人若要找他,則要先致電醫院,並留下姓名及號碼,等待他的回電。結果事件在連登討論區及Facebook引起熱烈關注及討論,廚房佬隨即由俗稱「大棚」的十人病房,被調往一人病房,並有特定看護照顧他。

廚房佬向記者展示了一張他在東區醫院精神科以英文手抄的病人日程表,由早上7時起床到晚上10時入睡的所有日常作息。

曾港深攝

以下是綜合記者訪問廚房佬的日常作息時間表

0700-0730 起床,廁所開放,身體檢查(驗血糖和量血壓)
0730-0830 早餐,服藥時間
0830-0930 品茶時間,做早操(八段錦)
0930-1200 個人護理及職業治療時段,沖涼房及小食櫃開放(星期日會作為額外的探訪時間)
1200-1300 午餐,服藥時間
1300-1330 小食時間
1330-1430 康樂活動(下棋和看電視)
1430-1500 下午茶
1500-1700 探訪及服藥時間,沖涼房開放
1700-1800 晚餐
1800-1900 康樂活動
1900-2000 服藥時間
2000-2030 宵夜
2030-2200 電視時間
2200-0700 睡眠時間

因為網上有言論猜測他在醫院受到不人道對待,例如被注射懵仔針及被直接插喉灌藥等,廚房佬想藉此澄清,他沒有受到任何不人道對待,日常作息與其他病友無異。廚房佬只是認為醫院無理拒絕他出院的要求,將他強行留醫,感覺上等同於「未審先判」將他收監,扼殺他的人身自由,他又指主診醫生的權力過大,包括可以決定病人一切的去留,認為病人有權選擇自己是否繼續留醫。

離開理大至今一個月,廚房佬沒有被警方起訴及拘留,甚至沒有警員與他接觸過,只是上星期五離開東區醫院時,曾經有兩名軍裝警員出現過在精神病科的樓層,但都沒有與廚房佬正面接觸。被問到會否擔心警方在未來秋後算帳,廚房佬豪邁地回答:「要驚我就唔會入理大煮嘢食啦!我係入面都唔驚,出到嚟點解要驚?」他指自己現階段只會考慮如何能夠再用自己的能力,為這場運動出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