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星火義務律師黃國桐:6月至今沒收費用 續與港人同行 


支援示威者的「星火同盟」,其籌募捐款的滙豐賬戶上月被終止運作,星火4名成員上周被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罪名拘捕,相關公司總值7,000萬元的資產遭凍結。民間昨晚發起名為「星火不息 燃點國際」的聲援集會。

「星火同盟」義務律師之一黃國桐出席集會時表示,他自2016年起與星火的團隊合作,接觸過不少抗爭者。他認為,義務律師所做的事,萬萬比不上抗爭者的犧牲。對於有星火成員被指洗黑錢被捕,黃指,其他慈善組織也有巨額資金流入和流出,質疑為何未指控有關團體洗黑錢,但警方卻以洗黑錢罪名將星火的戶口資金凍結,批評是以法律手段打擊異見人士的聲音和資產,製造白色恐怖。黃說,他所認識的法律團隊自6月以來沒有收取任何費用,如今即使被打壓,也會繼續與港人同行。

「星火同盟」義務律師黃國桐(右)與一名抗爭者(左)上台發言。港台直播截圖

集會由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前成員張崑陽、候任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民間集會團隊發起,周一晚7時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邀請「星火同盟」義務律師之一黃國桐上台發言。

黃國桐表示,接觸過不少抗爭者,對於他們每一張臉、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歷歷在目,「我哋義務法律團隊所做的事,萬萬比不上抗爭者的犧牲。」、「我只係覺得欠咗佢哋好多,能夠盡量做,去還番份欠佢哋嘅情、欠佢哋嘅感覺。」

他形容,義務律師與被捕人士的生活一環扣一環,「我哋大家一齊喺休庭嘅時候飲啖水;每日散庭的時候係巴士站食一口煙;每日放飯的時候,一個飯盒大家分開來食,我同佢哋大家係換命。」黃國桐的身邊站著一名黑布蒙面者,沒發一言。黃表示,至今仍有其他抗爭者在其他地方「聽緊電話」(警察打來)、「因為警方喺背後不停咁拉緊人,佢哋無企上來,係不停咁抗爭緊。」

黃國桐表示,他屬於星火的法律團隊,對於星火的行政工作並不清楚,但當他從新聞得知星火成員被捕的罪名是洗黑錢,他看到警方所說的理據時,第一個想法就質疑:「東華三院、仁濟醫院係咪好多現金流出流入,但係點解你唔會話佢哋係洗黑錢?我一啲都唔明白。」

黃又質疑,警方以搜出防具指控星火,他反指是警方的拘捕手法令人感到恐懼,「如果你唔噴TG(催淚彈),我使唔使買防具,如果你係咁嘅手法來講,我使唔使戴豬咀、佢使唔使戴面罩?」他指出,警方只有以控告洗黑錢為由,才能申請將戶口資金凍結,批評是以法律手段打擊異見分子的資產和聲音,「香港法冶仲有幾多,大家諗一諗。」

他最後表示,所認識的法律團隊自6月以來,沒有收取任何費用,如今即使被打壓,義務律師團隊仍會繼續支援被捕人士、繼續守著信念和獨立法治精神,「我哋捱咗6個月,我可以答應大家,(如果)你捱多6年,所以義務律師一樣同你捱落去。」

候任元朗區議員、佔中九子之一的張秀賢表示,過去與星火提供的被捕支援有合作。他表示,早已預計有一天星火會被打壓,「事實上喺威權政府下,遲早會發生,大家唔好諗住可以僥倖過關。」、「元朗區好多黃店,佢哋願意唔賺一兩日錢,捐晒啲錢去星火,星火嗰7000萬有1、2000萬可能就係來自黃店,就係咁被香港政府扣咗啦。」他說,匯豐銀行可以有恃無恐地終止星火戶口運作,是因為其大部分的生意在中國大陸,他呼籲大家要堅持「黃色經濟圈」,支援同樣信念的同路人,相信辛苦得來會有回報。

集會也邀請了新成立的工會代表發言,包括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主席Easy,他對星火成員被指洗黑錢感到十分愕然,他解釋,洗黑錢的意思是指所得金錢來自非法途徑,另一說法是指金錢用作支援國際恐怖主義活動,「吓,黑錢?市民的捐款,白到白雪雪,一分一毫都係自己血汗錢,全部有血有汗。」

Easy說,今次事件令到不少有意進行人道支援的投資者卻步,銀行亦不敢開戶口予提供人道支援工作的基金,「仲有無金融機構夠膽來香港做生意呢?今日可以係匯豐,聽日可以係花旗,後日可以係法巴。香港仲剩番乜嘢?仲可唔可以係國際金融中心。」集會晚上約10時結束,大會宣布約4.5萬人參加。

警方在周一的記者會上,被問到星火案件的調查進度時,稱上周已交代沒有補充。警方說,留意到網上出現很多假消息,指控警方沒有證據就拘捕,回應指:「我哋執法,一定根據證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