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之音報道中國網軍影響台大選 台學者:最終目的是併吞


台灣三名總統候選人,周日舉行電視辯論,左起韓國瑜、宋楚瑜、蔡英文。美聯社

台灣大選下月11日舉行,《美國之音》日前發表一篇報道,就中國大陸網軍被指影響台灣選情,訪問台灣學者、前情報官員以及網絡紅人。該報道引述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8年報告,提及中共統戰部的手段和目標,「中共積極對台灣發動信息戰,以壓制台灣獨立運動,削弱台灣政府 」。

在這篇題為 〈中共網軍之謎:美台專家解析壟罩台灣的信息戰疑雲〉 的報道中,引述台灣網絡紅人陳之漢的說法:「台灣媒體被中共買的這些紅媒,他們報道的方式、他們傳輸的東西通通都是錯的。」報道指,陳之漢「一語點出台灣面臨的假信息威脅和他所說的『紅色洗腦』」。

健身與練武出身的陳之漢開設連鎖健身館,人稱「館長」。身材壯碩、胳膊紋滿刺青的他,談吐間夾雜普通話和台語,草根味十足。他對《美國之音》說,「我是一個運動員、生意人,也是個愛國者,我是三個身份合在一起」。報道說,陳之漢罵人音量大,但無法與中國網軍對他進行留言攻擊的力度相比,他曾經在一次直播中遭到超過3000網民的圍攻,「他們攻擊我,我就攻擊他們...... 他們每次都得到了教訓,被我罵的遍體麟傷」。

台灣網紅「館長」陳之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照片來源:美國之音網站

中國網民翻牆圍剿他是分裂中國的台獨分子;另一方面,在支持者眼裏,他不只是企業家和直播主,還是站在抵抗中共假信息前線的鬥士。陳之漢說,「我覺得支持自由民主這件事情,是在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加上中共政權一直不斷地用各種方式入侵台灣,越來越誇張」。《美國之音》說,陳之漢面對的網絡攻擊,可能只是來自一群散打的「自乾五」,即是「自帶乾糧的五毛」,這與今年8月被Facebook和Twitter停權、並被指疑似受中國政府支持的網軍有所不同。報道說,但是,近年每到台灣選舉前夕,中共是否主導生產假信息影響選情、中國網軍如何滲透社交媒體發動留言轟炸,以及中國官方及其「五毛」是否和如何在台灣製造輿論亂流等議題,不僅將中共信息戰帶入公眾視野,也進一步使台灣信息專家和西方學者深入探究這個議題。

信息戰在台灣又稱「資訊戰」,專門研究中國信息戰的專家、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表示,「資訊戰爭的設計本來就是要製造混亂、要引起對立、要破壞民主」。「中國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它最終目的是要併吞」,沈伯洋補充說,信息戰是「用科技方式打統戰」,因此,研究中共如何將信息作為武器,與對台灣進行統戰的攻擊模式密不可分。

美國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客座研究員莊宛樺(Jessica Drun)對《美國之音》說:「這(信息戰)的確與中國的吞併目標有關。」 她表示,來自中國的不實信息,在台灣不同群體之間起到挑撥離間的作用,加劇了現存的政治分裂。

非營利組織《初稿》(First Draft)研究中心主任沃德爾(Claire Wardle)將misinformation與disinformation作出區分,misinformation是不實或不準確的信息;而disinformation是有意傳播的不實信息,而且還有意傷害特定對象。她表示,「假新聞」 (fake news)不足以代表假信息所涵蓋的語意系統,因此不能交替使用。

沈伯洋則將信息攻擊分為線上(online)與線下(offline)兩大類。他說,線上攻擊,是指利用網絡進行不實信息的傳播,包括透過社交媒體轉發錯誤信息、網軍帶風向、Twitter機器人大量留言,以及「內容農場」產製偏頗新聞等。「內容農場」是藉由張貼大量網絡文章而取得高流量、高點擊,得以獲得廣告收益的網站。至於線下攻擊,是指人與人之間進行實地的信息傳播,或以一些地方中心當作信息傳播窗口。利用通訊軟件、比如台灣民眾喜歡使用的Line,透過其群組進行假信息的傳遞也列於此,原因是Line群組是封閉、不公開的空間。

沈伯洋認為,線下的攻擊效果遠比線上更有效,「藉由地方滲透,比如黑道,或者是地方宮廟、地方宗親會,這些團體在自己的圈子裏面傳遞虛假信息時,這種線下的模式是比較有效的」。

來自美國、台灣專家,亦談過中國對台信息戰的多個部門,其中三個機構引發高度關注:解放軍、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

美國國防部2019年向國會遞交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提到,解放軍在2015年底成立戰略支援部隊後,正式將信息作戰(Information Operation)整合進入中共現代化作戰的一環,並利用心理戰、輿論戰和法律戰「三戰」當作戰略基礎。從目前公開的資訊來看,直接提到戰略支援部隊的新聞,多與太空科技有關,但鑽研解放軍的林穎佑教授在研究論文指出,解放軍在2015年底的軍事整改,使戰略支援部隊結合情報單位與網軍單位,以增強網絡作戰的效能。

沈伯洋說,「戰略支援部隊下面,本來就有對台攻擊的311基地,它就是網絡直接攻擊,包括黑客攻擊,還有直接把信息丟到台灣去。」他說,傳統的作戰方式是武力對抗武力,現在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將觸角延伸至對「大腦」的掌控,藉由形塑對它有利的敘事方式,試圖用信息改變想法,「畢竟中國的這些不實信息,百分之八十都不是假新聞,是narrative(敘事方式)、story(故事)」。

在與國台辦相關的信息攻擊方面,沈伯洋說,主要有兩種途徑:第一種,是將台商作為中介,請台商付錢給台灣的行銷公司從事信息攻擊;另一種,是透過國台辦經營的中國台灣網,將不實或偏頗新聞,藉由內容農場轉發至Facebook社團或政治人物的後援會。

《美國之音》的報道說,國台辦是否直接主導「內容農場」生產假新聞,沈伯洋說目前「無法證明」。但他補充,很多時候是反向作業,由下游的內容生產方主動提出,借以邀功或獲取資金,「不一定是中國在下指令,是它(假信息生產方)自己靠近,說我來做,那我可不可以拿到一些費用。所以這些不一定是國台辦直接主動發起的,但跟國台辦有關係」。而國台辦多次在例行記者會表示,「從來不介入台灣地區的選舉」。

第三個信息攻擊路線是統戰部。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2018年報告點出中共統戰部的手段和目標,報告寫道: 「中共積極對台灣發動信息戰,以壓制台灣獨立運動,削弱台灣政府 ,中共還招募台灣和第三世界的政治人物來支持中國所希望的兩岸結局:台灣與大陸的統一。」

根據沈伯洋的研究,由於中共統戰部的業務繁雜,缺乏網軍支援,於是將信息攻擊「外包」給外部群體,「金流方向,可能是從統戰部到台灣被統戰的團體,被統戰的團體再把錢(拿)去製作YouTube頻道,或是做播客」。

沈伯洋說,對信息戰發動者來說,搜集個人資料是一大關鍵。掌握每個人的資料,如年齡、性別、職業、收入、政治傾向和教育背景等,能夠使信息攻擊打得精、打得準,「一個比較成功的假資訊攻擊,你必須知道是誰比較脆弱,因為你搜集的隱私信息越多,你越可以知道哪些族群是容易受到網絡的影響」。

他表示,2017年出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對搜集個人信息起到很大作用,其中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這使中共能透過黨支部要求中國企業交出手中掌握的個人資訊。不過,沈伯洋說:「中國式的(信息)攻擊就是散,很多地方就是砸錢,也沒什麼效果,也不知道怎麼辦。」

台灣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對《美國之音》說,「假信息足以操縱選舉」,他擔憂的是,假信息攻擊的時間點。他舉例,如果假信息在選舉前一天晚上突然散播,由於第二天就投票,無法核實,而且在密閉式傳播等情況下,很容易會左右選民投票意願和傾向。

美國智庫外交關系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早前發布報告指,中國的策略似乎在2018年台灣地方選舉上起了作用。這份報告稱,當時在親中媒體推波助瀾下,為沒沒無聞的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一職。但是,支持韓國瑜的台灣輿論認為中共網軍助戰之說是無稽之談,指這是綠營操作話題,給政治對手「抹紅」。韓國瑜本月初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說,他的競選對手給他捏造親中形象。

翁衍慶說,台灣內部存在一種以政治化操作中共網軍議題的現象。他稱:「台灣有一些政治人物,利用網軍打擊某一個政黨、打擊某一個政治人物,把一切政治責任推到中共網軍身上,導致中共一方面對台灣進行攻擊,影響台灣的民心士氣,另一方面也被台灣的政治有心人物利用。」

但是,沈伯洋指中共網軍涉入台灣政治並非空穴來風。中共發動的假信息攻擊,鞏固的是既有的意識形態,使對立加深,造成內部混亂。不過,他認為這距離進一步影響選民行為,像是徹底翻轉政治立場,還有一段差距,「現在不管是哪一個黨,我覺得內部的對立都變得嚴重,這跟中國脫不了關係」。

台灣2020年大選合併總統副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莊宛樺表示,外界將過多的重點,放在中共能否利用假信息干預總統大選上,忽略了地方選舉的脆弱。她說:「在地方層面,中國的影響力運作將有更大的潛力產生效果。」

《美國之音》的報道最後說,分析人士指,鑑於現任總統蔡英文目前在民調領先、台北致力於打擊假信息,以及北京強力壓制香港抗議等綜合因素,中國的努力在2020台灣大選上可能會適得其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報告總結說,「北京在明年1月可能無法得到它想要的結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