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這是一個對弱勢孩子關懷的政府嗎?


照片來源:特首林鄭月娥Facebook
我感受到你對基層市民不離不棄,以及對弱勢的關懷...

這是特首臉書展示一張聖誕賀卡的部分內容。這位寫卡的羅女士自稱是申領職津,並需要照顧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即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家長。她以賀卡表示對特首的感謝,並讚揚香港政府為有良心的政府。或許那位家長容易滿足,或許筆者為人「貪心」,不懂「感恩」,故此無法苟同羅女士所述,尤其特首對弱勢孩子——SEN學生的支援!
 
話說特首於2017年發表第一份施政報告時,曾承諾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常規化,希望達至學前康復服務「零輪候」。來到2019/20學年,特首終於「找數」,10月的學前康復服務名額將大幅增加至7,000個。特首更於9月17日,發表施政報告前,探訪一間提供學前康復服務的幼兒園時,分享「喜訊」。然而,這班孩子在接受學前康復服務後,是否已經「裝備」充足;能夠面對升讀小學,入學以後的挑戰?

特首林鄭月娥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探訪一間提供學前康復服務的幼兒園。照片來源:林鄭月娥Facebook

根據教育局年初對議員提問的回覆,現有機制會在家長同意下,於新學年前把學前兒童的進展報告通過社署送交教育局;教育局的專業人員亦會在新學年開始後的六至八星期內到訪有關小學,為相關的小一學生提供的支援服務,並向學校給予適當的意見。現時的支援服務看似「無縫交接」,但卻有不少家長經常反映,由幼稚園及學前康復服務過渡至小學及融合教育時出現支援斷層。

概括現時的服務情況:食物及衞生局為有需要的兒童提供評估和醫療服務,勞工及福利局負責提供康復和福利服務,而教育局則為公營普通學校提供額外的支援和教師培訓…不同政策部門提供各種服務,但有否落實跨專業共同協作,還是各自為政?SEN家長需要獨立申請各項服務,還是有人統籌協調?
 
這些年來,當局的確陸續推出多項SEN學生的支援措施,但這些都是「斬件式支援」。當局始終遲遲不肯訂立全面的「特殊教育法」。

教育事務委員會(文件):特殊教育及融合教育

其實早於2016年6月,張超雄和郭榮鏗議員曾以私人條例草案形式,向立法會提出特殊教育立法。可惜,私人條例草案必須經行政長官書面同意,立法會才能審議;結果這個《特殊教育需要條例草案》在梁振英政府下,沒有獲得被審議的機會。直到2019年的5月3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才開展首次討論。楊潤雄局長當時回應:「不覺得立法可解決所有問題,反而覺得應花多些時間加強宣傳,增加社會對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認同。」
  
儘管立法不可解決所有問題,亦未必可即時提升SEN學生的學習能力;但最少可讓大家有法可依,SEN學生得到應有的保障,老師及其他專業支援亦有指引條例遵循。教育局已經花了十多年時間推廣融合教育,成效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在實行融合教育的十多年間,不時有報道SEN學生因等不到政府資助的治療,白白錯過治療黃金期。如今,當年的SEN學生早已長大,需要面對就業或升學等問題 (詳見有關報導) 。難道現時的SEN學生,亦要在十多年後繼續面對相同的困境?
 
《特殊教育需要條例草案》的其中一重點:學校需要為每個SEN學生訂立及執行「個別學習計劃」 (IEP) 。現時,當局只規定公營普通學校須為第三層支援(即需要較多支援)的SEN學生制定IEP,而第二層或第一層的學生只有非正式的學習計劃,甚至沒有任何學習計劃。

如果訂立特殊教育法,學校需要為每個SEN學生訂立及執行IEP,為SEN學生安排合適的學習機會和提供針對性的支援;學校亦需要定期檢討SEN學生情況,不能在支援上敷衍了事。明確的立法要求,相信可改善現時部分學校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狀況,SEN學生的IEP有名有實,學習權利有所保障,學習成效亦有所促進。
 
SEN學生需要的,不是零散的支援,而是長遠的規劃,一個整全的教育支援政策!雖然特首曾揚言:「政府會繼續大力投放資源和推出措施,為兒童身心健康成長創造最好的環境」。然而,當局始終不肯訂立特殊教育法。在未有特殊教育法前,SEN學生的資源和支援不一定是恆常、持續的。SEN學生及家長仍要面對因領導班子換屆,或施政方針轉變,失去支援的風險。

孩子,是社會的未來。一個不願意對孩子,以立法作出「不離不棄」,長遠承諾的政府,一個對孩子提供隨時可收回的「小恩小惠」式「關懷」的政府,實在令人難以讚揚為有良心的政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